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处女国的永恒烦恼(二)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处女国的永恒烦恼(二)   
芦笛
[博客]
[个人文集]

论坛管理员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31423

经验值: 503723


文章标题: 处女国的永恒烦恼(二) (1026 reads)      时间: 2009-2-15 周日, 下午1:21

作者:芦笛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海滩上春意融融,欢乐通宵。三艘船上一共二百一十七名海员全都上岸了。那阵子消息还没传出去,海滩上也就只有百多名姑娘,海员们这边堪堪能敌住。忙碌了一晚,双方都觉得疲惫,海滩上横七竖八地躺满了熟睡的人,齁声打破了黎明的沉寂。

一声悠扬的螺号响起,有人随即威严地喝道:

“起来!不愿做性奴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奉皇上严旨:着所有的西牛贺州来客速速进宫面圣去者!”

接着海客们就被人一个个拖了起来。他们揉着惺忪睡眼,这才看清礁石上站着位顶盔贯甲的女将军,周围则是许多同样顶盔贯甲的女兵,正把同伴们从沙滩上一个个拉了起来。

女将军站在岩石上指手画脚地指挥着,让海客们排队报数,确认人已经到齐之后,又向他们重复了国王的谕旨,随即将带来的御林军分为两个纵队,将海客的纵队夹在中间,向王宫进发。

走了没多远,海滩上的姑娘们也醒过来了,纷纷追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士兵们要把海客们带往何处。听说是要带进王宫去,姑娘们一下激动起来,不顾一切地推开士兵,挤到海客们身边,一把抱住再也不放,大做其吕字,更有性急的竟不顾一切把心上人推倒在地,意欲重温鸳梦。

士兵们看得目瞪口呆,便问姑娘们这是什么意思,姑娘们一边上下其手,一边叽叽喳喳地传达警幻所训。士兵们既是女人,当然就不免女人的好奇,于是便也七手八脚地加入了性骚扰的革命行列,有的性急的竟然把头盔除下,动手卸下身上的铠甲。

自我英勇的黄色娘子军成立以来,还从未出过这种严重违反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事,也从未见过军爱民、民拥军、军民团结鱼水情被打破的怪事。女将军大急,连连发令,要士兵们把拦阻冲击戒严部队、干扰军队执行任务的姑娘们拖出去。士兵们立刻遵令行事,使出武功来,粗暴地揪住百姓们的发辫,连踢带打地将她们踢出革命队伍。女将军刚刚舒了一口气,却又见士兵们在赶走老百姓后竟然取而代之,一个个抱住海客们大作吕字,接着便纷纷脱衣解带,准备在皇上享用之前先尝尝新鲜再说。

女将军连连吆喝,但士兵们竟然充耳不闻,拒绝一切行动听指挥,屡禁不止。眼见女王规定的时刻马上就要到了,女将军大急,当下抽出龙泉,冲上去抓住一个女兵的头发,一剑就把那秀美的头斩了下来,接着又将另一位已经卸去盔甲的女兵拦腰挥为两段,厉声喝道:

“军令如山,谁再敢抗命,这就是下场!”

这铁腕镇压果然立见功效,士兵们眼见血溅当场,立刻给慑服了,乖乖穿上盔甲,捡起了刀枪,又恢复了原来的队列,把海客们夹在中间,列队向皇宫行进。只是有的士兵实在忍不住,不免要顺手牵羊,因势利导,为海客们殷勤掌舵,引领革命航向。将军走在队伍前面,偶尔回头看见,也只好装作没看见,心想只要能进了宫就上上大吉,生活问题是小节,路线问题才是最重要的。

队伍走到城门那儿时,女将军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再回头看看,却又立刻变色:海滩上的姑娘们唧唧喳喳地追上来了。如全世界的女人一样,姑娘们走路时,脚动嘴也没闲着,而且舌头运动的比脚还快。这就等于红军长征一样,成了播种机和宣传队,凡是她们走过的村镇的全体居民都为好奇心攫住,加入了革命队伍。于是那队伍便如同雪球一般越滚越大,等到女将军走到城门那儿时,已经是黑压压地看不到尽头了。

女将军不敢怠慢,命令部队跑步进城,自己拔出宝剑来断后,等到全队冲进城门后,她才跑进去,一边大叫:

“关—城—门——!”

却说女王受用了船长一宿,船长已是再衰三竭,女王却兴犹未尽,当下想起还有其他海客,便命令辅国大将军去把他们统统抓进宫来。待到将军将海客们带入宫时,已是晌午时分。女王也顾不得责备将军行动迟缓,当即令海客们在殿前排好队,她巡视一过,挑出了七八个伟男,带着他们进了后宫去颠鸾倒凤。她前脚走,辅国大将军后脚就从剩下来的人中也挑了五六个伟男伺候自己,从战争中学习战争,从游泳中学会游泳,从变革梨子、亲口尝一尝中寻找宇宙运行规律。

如此君臣同乐,胡天胡帝,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天,女王和将军基本把所有的海客都变革过来了,可狄德罗说的“两段肠子的淫荡摩擦”,并未让她们发现 “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生万物”,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以及“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伟大真理。这原因很简单:她们就算悟出了太极图原来是牝门的拙劣写真,而万物是从那儿出来的也白搭,盖处女国的女性和人类其实不是同一个物种,因此不能有后代,既无法按老子规定的自然级数繁衍,也无法按八卦规定的几何级数繁衍。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了许多天,宰相不顾侍卫的拦阻,闯进宫来了。她一面好奇地偷看女王的垫上运动,一面焦灼地向皇上禀告,四乡暴民已将都城团团围困,城里和城外已经断绝交通旬月(按,“旬月”一词最能表现古文的模糊混乱,可有“十天到一个月”、“一月”、“十个月”的不同意思,此处说的是一个月),城里的垃圾运不出去,城外的食物拉不进来,长此以往,恐城内发生民变,党国岌岌可危哉。

“那有什么关系?勿要危言耸听好伐?听‘偷着乐’的疯话!据他说,六四非杀人不可,因为城里的垃圾运不出去,城外的蔬菜运不进来,据说只有杀人才能恢复正常供应。这不是活见鬼么?学生们不就占了个广场不是?连长安街都从没阻断过,那是戒严部队首次阻断的。哪有什么蔬菜运不进城,垃圾运不出去的鬼话?这人到底在没在北京呆过?谁有本事阻断那么大的城市的对外交通?再说市民堵的是军车,阻断这种交通干什么?自断粮道?中国人再蠢也不到这个份上吧?真阻断了又怎么样?当年武斗,我在的那个城市,全城被对立两派分为东西柏林,加以武装占领,战斗无日无之,持续数月,也没见饿死谁谁。中国老百姓生存能力举世无双,大家自然会去找来三轮车,冒着枪林弹雨去郊外火车站去拉煤,去城外买麦子来自己磨面!”

宰相默然,女王却又问道:

“四乡暴民为何造反,团团围住京城?”

“陛下须恕微臣无罪,微臣才敢直言,那些大胆刁民罪该万死,竟然在城外鼓噪,要陛下与民同乐,与她们分享那些娈童,说那是《共夫党宣言》揭示的伟大真理,叫什么‘各尽所能,按需分配’……”

“大胆!”女王气得粉面通红,厉声喝道。宰相吓得一哆嗦,不敢再说了。

这时只听得宫外传来一阵喧哗,声音越来越大,开头还是叽叽喳喳,最后却变成了有节奏的反复呼喊:

“我们要见毛主席!我们要见毛主席!……”

“什么毛主席?她们要见谁?”女王不解地问。

“这个……”宰相犹豫了俄顷,才吞吞吐吐地说,“毛主席么……微臣还无幸见到。只是听得有人言讲,这物事乃是西牛贺州来的娈童们特有的,能使人欲仙欲死……”

女王气得推开娈童爬了起来,宰相这才看了个亲切:

“敖,我说怪不得叫毛主席呢!那意思是长毛的物事主宰了枕席啊!”她秀目炯炯发光,好奇心使得她忘记了臣子的拘谨,“陛下,真是让人欲仙欲死么?……”

“放肆!”女王再度气得粉面失色,丞相再度吓得一哆嗦闭上了嘴,只是双目仍然不离方寸,死死地盯着毛主席。

良久,女王才又喃喃地说:“奇怪,城里的百姓是怎么知道的?城门不是已经关上了么?”

“回陛下,那是奉命去抓那群海客的士兵泄露出去的,她们回城后就窃窃私语,传播反革命谣言。锦衣卫已经抓了好几个现行反革命,现在已经转给刑部,打入了秦城天牢……”

她还没说完,辅国大将军便气急败坏地跑了进来,嚷道:

“陛下,大事不好!微臣听得喧哗,立即去命令御林军出宫驱散暴民,不料将士们都不听指挥,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还在传阅反革命传单《共夫党宣言》,只怕要发生兵变,陛下须得小心……”

她还没说完,一群御林军便冲到了殿前,女王立即站了起来,厉声喝问:

“你们想干什么?要造反么?”

她虽然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语气中仍然露出不可抗拒的气势。御林军们气为之夺,不觉双膝一软,跪了下去。

“怎么样?还不给朕乖乖滚下去?跪在这里干什么?”

军士们乖乖站了起来,弓着腰后退,刚要退出去,其中一个最大胆的姑娘还是觉得不甘心,复又跑上前来,跪在阶前,叩首道:

“求陛下恩典……”

“你们犯上作乱,还要求朕恩典?!”

“我等罪该万死,不过还求皇上恩典,我们实在想看看毛主席……”

“哟,把朕的皇宫当成了毛主席纪念堂,上这儿来瞻仰他老人家了啊?那你就看吧,这丑八怪又有什么好看的?”说完,她把那娈童拉了起来,推着他走到阶前,向跟着那带头羊跑回来跪在下面的军士们展示了一番。“恩典过了,该滚下去了吧?”

军士们直勾勾地看着伟大领袖,却不起身。女王吆喝了几次,那最大胆的姑娘才讷讷说道:

“请皇上再大发慈悲,把所有的毛主席都放出来,让我们‘各尽所能,各取所需’,过上两天共夫主义的幸福生活……”

“反了!……”女王气得花容失色,浑身乱战,“来人哪!把这群逆贼拉下去砍了!”

许多军士闻声而来,可她们没有遵守女王的谕旨,却把那娈童团团围住,七手八脚去跟毛主席握手。女王傻了眼,宰相把她拉到一边,悄声说:

“如今军心有变,看来陛下只能因势利导,不能硬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依微臣愚见,陛下不如干脆作个与民同乐的高姿态,忍痛割爱算了。有如让逆贼强抢,不如主动送出,倒显得陛下体恤民艰,情为民所系,毛货与民共享……”

那女王既能做国王,当然天纵英明是不用说的,当下觉得宰相说的很有道理。于是高声宣旨道:

“尔等所言,简在帝心。朕既为国君,当以民之休戚为念,视民之性饥饿如己之饥饿,与民同乐,共享性福。尔等索要的物事,朕涓滴不留,全部赐给本国所有军民。尔等这就退下,待朕召六部尚书前来,与丞相合议出个办法来,务要使分配均匀,雨露均霑。若任由尔等乱刮共夫风,有人势必要恃强霸占,引起械斗,国无宁日。尔等这就下去吧,一面派人传六部尚书上朝,一面出宫宣告圣旨,弹压骚乱,劝说良民回家,静候佳音,钦此!”

说完,她就仪态万方地转身,精赤条条地走入后堂,只听得身后欢声雷动: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人民的大救星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未完待续)

作者:芦笛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上一次由芦笛于2009-2-15 周日, 下午1:45修改,总共修改了1次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芦笛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99632 seconds ] :: [ 29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