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同性恋者王丹近日正在台北配合民进党及“台湾二二八基金会”抹黑马英九政府!---- 染“绿”的六四“人血馒头”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同性恋者王丹近日正在台北配合民进党及“台湾二二八基金会”抹黑马英九政府!---- 染“绿”的六四“人血馒头”   
有奶便是娘
[博客]
[个人文集]




性别: 性别:女

加入时间: 2008/09/11
文章: 73

经验值: 5238


文章标题: 同性恋者王丹近日正在台北配合民进党及“台湾二二八基金会”抹黑马英九政府!---- 染“绿”的六四“人血馒头” (876 reads)      时间: 2009-5-26 周二, 上午5:09

作者:有奶便是娘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王丹是一个遭民运界人人鄙视、嘲笑、唾骂的人格变态的同性恋者

近日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王丹的最新消息》,颇有同感,浮想联翩,不禁唏嘘。作为一名老民运人,不得不一吐为快。

提起王丹,不能不令人想起二十年前的天安门前,王丹头缠布条振臂而呼,可谓山呼海应,举世瞩目,其名声如雷贯耳,民主斗士之光环令人目炫!何其风光乃尔!

反观今日之王丹,却令民运圈唏嘘之余,又莫名所以。王丹当年历尽“磨难”始得出国时,在“中国人权”举行的记者会上当众表示,他不会参加海外的民运团体,而要做“独立知识分子”,以示洁身自好,不趟民运这潭浑水。此举让海外民运团体深感失望。你有权不参加民运,但何必这般贬损海外民运呢?!

后来,王丹走访台湾并接受阿扁总统的接见。紧接着,台湾谍报部门也倾力资助王成立“中国宪政协进会”,并委派其出任《北京之春》的“社长”,以此作为“北美地区民运的活动平台”。期间,更不知何故偏偏赢得阿扁的格外青睐,特地私下奉送二十万美金(此即阿扁所谓“国务机要费”的一个出处。当然,王丹开始是一口否认,而后又不得不承认)。这些年来,王丹与曹长青、阮铭等人以“大陆民运人士”的身份隔三岔五往台湾跑,成为台独势力的座上宾,却与海外民运渐行渐远,甚至对杨建利、徐文立等关于整合民运、联合举办“六四”纪念活动的一再呼吁爱理不理,暗中却自搞一套,与魏京生一样依然做其“民运独行侠”。除了王军涛、陈小平等几个铁杆兄弟不离不弃外,众多民运人士对其是嗤之以鼻,避之唯恐不及的。

然而,两年前王又突然跑到台北宣称“海外民运已彻底失败”,此举又让所有的海外民运人士由失望变为愕然、愤怒,纷纷拍案痛斥。既然“已经彻底失败”,你为何还要盗用“海外民运”之名争夺经费资源?既然“已经彻底失败”,为何你还要以“海外民运”之名筹办一系列盛大“六四”纪念活动?是纯粹虚张声势沽名钓誉?还是欲将阿扁那笔美金洗白白以掩人耳目,洗刷与机要费案的干系?!

由此可见,王丹只是被台独势力所利用的一颗棋子,充其量是走狗一条,而不再是推动中国民主的“民运斗士”了——尽管他当年确曾在方励之夫妇的指点下一度参加过六四学潮,并蹲过共党几年大牢,但难道这就可以一本万利吗?

王丹自称“独立知识分子”,而实际上,他既非“知识分子”,且毫无“独立”可言。王是靠着父母的关系,以“北大教工子弟”的特殊待遇,而保送进入“北大”国际经济系的,才读了一学期便读不下去了,然后又走后门转到了历史系,混了几个月便卷入“六四”,接着被关了四年,实际上没有正而八经地读过什么书。令人称奇的是,他到美国后,却由台湾的金主出巨资送进哈佛大学直接读“硕士”、“博士”。读书期间,他没怎么在哈佛上课,而是四处参加由台湾资助或主办的各种会议以及“民运活动”,并定期在 “自由亚洲电台”发表“时事评论”,为台独势力助纣为虐、推波助澜。俗话说得好,“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不劳而获的王丹何来“独立”的人格?更令人作呕的是,王丹还经时常留连台湾的同性恋场所,直至被媒体曝光而成为丑闻。从这一点来看,他还缺乏起码的做人基本品德。

由此我们不但看到了王丹鄙劣的人品、低下的人格,而且同时可以管窥出当年那些头上罩着五彩光环的民运精英“领袖”们,不过是一些谋求私利、心理变态的魑魅魍魉,玷污民运的卑劣小丑而已。

如此小人,实乃民运之悲哀也!


王丹同志的屁后玩手是王军涛

都说民运症有三:仇,瘾,病。其实还有二症:仗着民运挣大钱,靠着民运玩女人。谁要想把民运症状发挥到极致,那可得看本事了。君不见,转眼二十年来,有多少玩了民运但赚不着钱的踮儿了;有多少靠民运拐人家媳妇儿又把人家甩了,有多少举着民运招牌四下骗钱,上骗美国,中骗台湾,下骗祖国难民,可就是不想推翻中共,断了自个儿财路的…;放眼一望,掰指头算算,叫出名儿的,喊出姓儿的,还真不少。

可话说回来,玩儿坏也分等级。你瞧人家布希,打了阿富汗还打伊拉克,吊死个萨达姆不说,还把石油弄个大恐慌,金融市场大崩盘,可临了,人家还是拿着总统俸禄回家养老了,遐意自得,这算是上等级。再不济瞧瞧人家陈水扁,耍了八年台独,骗了八年百姓,贪了八年巨款,到临了人是进了班房,可还是吃香的,喝辣的,出书会见,每日新闻,磕头的不断,说不定哪天给个大赦出得狱来,那满世界藏的美钞几辈子也用不完,这么一看,陈水扁多少也算个中等级吧。要说下等货,那就得属玩弄民运的了。暂不提那些碎芝麻烂谷子,跟着瞎起哄的,就说眼下活跃异常,自信精通厚黑操弄术的王军涛来说吧,就属这类。

王氏自九四年来到海外,就打着中国战略研究所的旗号弄钱,大把大把的钞票都进了自己户头,黑心自贪引来了群愤崩发,让人家赶了出来。王军涛眼见在海外没钱难混,光靠唱两句民主自由不顶事,赚不着钱,干脆就投靠了台湾,用自编的宪政改革把一帮子台独蒙得团团转,而且还和“基佬”王丹一道,哄台湾情报机构弄了个“二王专案”,骗了一堆钱。不过台独政府的钱可不能白拿,得跟着吆喝才行。王军涛就拱着王丹嗲声嗲气地猛唱台独,唱得王丹连他自个儿是哪根葱都忘了,完全浸入找不着北的状态中。王军涛自信从此操纵了王丹,私下里就和王丹合计。他比王丹大几岁,今年要是共产党自个儿下了台,那就先让他当两届总统,王丹年轻,又没成家,晚当几年不迟。可没成想,“基佬”王丹也不好惹,拜见了几次陈水扁细腰变粗了。自打89年起,王丹就懂得拼个名儿,骗人蒙事,嘴炮闯关,玩儿假的不要紧,要不让他在民运里头排名第一可不行。结果王军涛只得小忍,不乱大谋,退居幕后,继续握杆儿操纵了。

玩儿坏玩儿过头,真的会忘乎所以。王军涛常吹他在美国要见总统随时可见,是他不愿见总统而已。白宫算个屁,他王军涛想进的话,谁敢拦着,谁不知道他当年为了朝见胡耀邦,在人家门口一蹲就是大半宿儿。这回王军涛见薛伟把台湾军情局密件卖给了共产党,说他和王丹都是台湾特务,于是起身就告中共诽谤,但他不向法庭递状子,而是冲着麦克风喊。可台湾那边确实给了二王大笔钱,而且是陈水扁的国安会签下,让台湾军情局执行的,王军涛想耍赖,人家台湾那边儿也不干哪。

王军涛见王丹独吞阿扁捐款,连个钱渣儿都不给他,心里那个气啊。生活虽然落魄,架子可不能倒。没折儿,只得暗中帮着讼棍儿打黑工,在祖国难民身上挖点儿避难生意,能骗一点儿是一点儿。

说真的,什么出名不出力的便宜王军涛都想占,他唯一愿意撇掉的是那红杏出墙的发妻。可没了女人晚不尚儿在床上翻饼睡不着。怎么办?花言巧语骗女人呗。要说王的骗功就是厉害,现今的王军涛虽说流浪在外,四处乞讨,可小巢已重筑,而且还在遥远的南半球勾引了几位半老徐娘,权当他临时出访的压床夫人,据说在新西兰有两位,是对陈姓姐妹花儿,另一位在澳大利亚,是位法轮功勇娘,名叫杨真是也。

人们总闹不明白,王军涛和王丹争名争利,高谈阔论,怎么一到干真格的了,就都当了缩头乌龟呢?奥运闯关数他俩喊得响,可就不见动静。为啥呢?很简单,他俩都底儿潮!瞧瞧他俩在共党狱中所写的揭发认罪材料,洋洋数十万言,就什么都明白了,关键时刻他俩掉链子也就没什么希奇了。

追查國務機要費案去向
特偵組要傳訊王丹

【台北消息】特偵組在偵辦陳水扁國務機要費案和海外洗錢貪瀆案過程中,所遇到的困擾之一是無法查核每一個替扁在海外洗錢的人頭帳戶。據消息人士透露,在台灣情治單位向特偵組提供的資料中,先後領取了近千萬台幣國務機要費的大陸民運人士王丹也名列其中。由於事涉敏感,特偵組就是否有必要傳訊王丹來台說明原委,仍在研判中。

大陸民運人士王丹透過民進黨黨工和情治單位協助,從陳水扁那裡領取了大筆金錢資助,這在檢察官陳瑞仁的起訴書中已得到證實。不過,既然是資助大陸民運人士反抗共黨政權的資金,怎麼會與洗錢人頭扯上關係呢?問題就出在王丹嘴上說是為了民主打拼才拿了這些錢,而實際上他並未將錢的用途和管理情況向其領導的大陸民運組織作任何交代,也從未拿出一分錢用於民運事業,或辦民運的事,而是將陳水扁轉來的錢,通過他在美國的私人朋友分散轉存,使大筆國務機要費的最終去向不明。這些錢是被王丹中飽私囊,還是為扁家洗錢,大陸民運人士王丹都應向台灣社會大眾說清楚,講明白。經調查,協助王丹在美藏錢,洗錢的人頭有華盛頓地區的李恆青,明尼蘇達州的潘強,以及紐約地區的金岩。

當人們追問王丹錢的去向,他說給了大陸海外民運雜誌《北京之春》,而該雜誌社社長于大海,經理薛偉均出來面澄清沒有收到錢。之後,王丹說錢是給了中國大陸的六四難屬,“天安門母親”組織代表人丁子霖澄清並未收到,也未聽說其他難屬收到由王丹轉匯的任何救濟金。由於王丹的經濟問題導致該組織難以為計,散了夥。

大陸民運組織揮霍台灣納稅人的錢並非自王丹始,也不會自王丹止。但於法,王丹作為從大陸民運人士,頭頂六四學運領袖的光環,卻私設祕密帳戶,規避監督,中飽私囊或為扁洗錢,都於法所不容;於理,王丹嘴說一套,背後卻藏錢,洗錢,褻瀆民運,如此行徑,又如何能被社會認同;於情,王丹拿了扁的大筆國務機要費,其事實已被列入偵辦扁案的起訴書中,本應知所進退,主動向台灣社會各界說明藏錢,洗錢的由來,以及錢的去向,但王丹卻一直掩蓋實情,顢頇不悔,繼續在海外招搖,又如何不被特偵組質疑呢!

http://intermargins.net/intermargins/TwanNews/twnews07.htm

人为炒作“人权个案”滋生投机者
王丹同志撒慌害惨了国内民运人士

有时候谎言是能够害死人的,王丹的谎言就是如此。至少有潘明栋、蒲勇、卢勇祥等人,他们屈死的冤魂日后不会放过王丹。

王丹经常撒谎,一生到底撒了多少次谎,恐怕连他自己也记不清了。给人印象最深的一个谎言,是他自称“狱中罹患脑瘤,生命垂危”。接着,颇有心计的歪嘴老母王凌云便把儿子的谎言反复抛给境外记者,进行舆论炒作,然后趁机贪婪地榨取外国及港台的人权团体的“人道捐款”,迅速跻身京城“大款族”。鉴于王丹“病危”,美国政府也加紧了营救这个“中国政治犯”的步骤。最后中国政府作了妥协,同意让王丹以“保外就医”的名义到美国“治病”。

一九九八年四月十九日,王丹实现了出国梦----投奔美国,从此把坐牢的经历当作资本,收获投机的暴利,而且他很快如愿以偿。台北“国安局”出资二十万美元,把这个“交白卷”的劣等生直接送入美国哈佛大学,挂名混文凭,还安排他做了“北京之春”社长、“宪政协进会”主席、“自由亚洲电台”评论员、“天安门一代”召集人、“中国人权”理事,赴台湾接受阿扁总统和“深宫怨妇”吕副总统的接见,领取多项秘密经费,而且旁人不得查账。王丹名利双收,往后不必打工或者上学了。

王丹够聪明吧。比起王丹来,那个在“六四”时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去阻挡坦克的王维林真是太愚蠢了----他不懂得逃,不懂得躲,也不懂得吹,从没见过大把的美钞、港币,估计他的父母也不如王凌云那么会钻营,结果什么都没有捞到,恐怕这辈子也不会见到台北的阿扁总统了。王丹想到这里,睡梦里也会笑出声来:“脑瘤啊,脑瘤!你王维林怎么会有这样的天才奇思!跟共产党斗可别玩真的,你呀,你可知道我王丹以前写过多少份《入党申请书》吗?我还是共青团的‘优秀团干部’呢。脑瘤!一个神奇的谎言改变了我的命运,实现了我的梦想......”

不过,这个谎言却给别人造成伤害。当底特律医生的诊断书揭穿了脑瘤骗局之后,美国的人权官员以及国际人权组织便开始怀疑所有自称“病危”的中国在狱政治犯缺乏诚实,推断他们以及他们的家属的一再呼救都出自中国式的狡猾和政治手段,从此不再认真看待。此后的几年时间里,美国负责中国事务的官员以及国际人权组织,没有认真理会呼喊“病危”的潘明栋、蒲勇、卢勇祥、黄燕明、燕鹏等中国政治异议人士的求救诉求,没有及时发放入境就医的签证,或者没有及时为他们筹措大笔的“人道援助”款项,甚至没有及时把他们作为“人权个案”向中国政府交涉,以避免再出“王丹脑瘤”那样的洋相。

结果,悲剧发生了----潘明栋的直肠癌渐渐扩散,导致肝癌,于一九九八年八月死于湖南大学医院;因散发传单而被判刑十年的蒲勇罹患胃癌无钱医治,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含恨去世,葬于四川省南江县的公墓里;一九九五年抱病前往天安门广场撒传单的卢勇祥被捕后判了五年徒刑,被关押在贵阳监狱,至一九九八年七月病情恶化导致肾衰竭,虽然监狱医院的医疗条件极差----连洗肾设备也没有,但是狱方却拒绝批准卢勇祥“保外就医”,让他在铁墙内等死;与卢勇祥同案的黄燕明在被判刑后也多次请求“保外就医”,没有人理睬,结果在狱中左眼失明,终身残疾......

真乃“假作真时真亦假”,难道王丹就不应该对潘明栋、蒲勇、卢勇祥、黄燕明等道歉吗?倘若王丹仍不改他那撒谎的恶习,只顾踩着当年天安门广场上无数王维林们的身躯往上爬,向山姆大叔和阿扁总统摇尾求宠,以讨取名利,那么,他还能算人吗?也许王丹会狡辩说,撒谎“属于私人问题”----正如他在旧金山回答听众询问关于他的男同性恋者身份时以“属于私人问题”来回避,拒绝正面检讨,那么,我们必须向王丹指出,当他的谎言已经给别人造成伤害时,就不再是什么“私人问题”了。

8/6/2003

《北京之春》每年为台「军情局」收集250件情报
DWNEWS.COM-- 2006年11月15日5:42:33(京港台时间) 多维新闻

 王丹承认收扁20万美元

 综合台湾《东森新闻》等媒体14日报道:陈水扁「国务机要费」弊案所引起的风波仍持续在海外延烧,虽然日前「民运人士」王丹已经承认有收受来自台湾友人的政治捐款,但是他声称事前不知道捐款是来自阿扁政府。但据台湾《自由时报》披露,「北京之春」每年负责为台湾「军情局」收集250件情报,为此「军情局」专门设立「二王专案」和「文正专案」,资助王丹、胡平分管的间谍网络。

 继日前王丹接受媒体访问时,间接表示收过数笔来自台湾友人的捐款後,平面媒体近日更直接指出,王丹承认所收受的20万美金,是来自台湾的陈水扁政府。面对这样的报道,王丹就特别在《东森新闻》的访问中,郑重否认他知道捐款的来源,是来自阿扁的「国务机要费」。

 此前,曾有人在美国加州的一个公共场所对王丹质询,王丹坚决否认「拿了台湾当局的钱」,还信誓旦旦:不信可以查我的银行帐号了。如果陈水扁的贪污案没有爆发,王丹的誓言也许永远不会漏底,某些弥天大谎也许永远不会被揭穿。但陈水扁忽然自身不保了,「国务机要费」里终於露出王丹的名字。在推拖了一阵子之後,他终於公开承认:我拿了那20万美元。

 「北春」年供250件情报

 2006年3月8日,民进党特意安排王丹、胡平以「外国友好人士」的身份到「立法院」演讲,为不久前陈水扁终止「国家统一纲领」(「废统」)站台鼓气,抗衡外界反对声浪,激励岛内「台独」士气。

 王丹和胡平分别是《北京之春》杂社(北春)的社长和主编,据台湾《自由时报》披露,「北春」每年负责为台湾「军情局」收集的250件情报,为此「军情局」专门设立「二王专案」和「文正专案」,资助王丹、胡平分管的间谍网络。

 众所周知,王丹每月都要定期「进出」台湾。最近记者也爆出他「计划之中的台湾之行」不受影响。人们有理由怀疑:他是否因救驾有功,去台湾领取更多的奖赏去了?

 王丹日前辩称,其实资助海外「民运人士」的资金来源本来就很多,但是只要没有特别的政治目的,他们也都不会去询问捐款的资金来源。


陈水扁给同性恋者王丹20万美元
海外民运要求交代

请王丹就陈水扁20万美元对中国海外民运作出交代的联署声明

一、中国海外民运的大多数是反对台独的。

二、中国海外民运欢迎也曾经接受以最终的民主统一中国为政策的台湾中国国民党政府的支持。这个支持是正义的,是中国民主事业内部的。我们反对民进党台独政府打着所谓“资助海外民运”的幌子,把它变成私下收买个别人物为其分裂中国的台独政策背书站台的工具。特别是对陈水扁将所谓“资助海外民运”当作掩护其贪污犯罪的挡箭牌,隐蔽伞,侮辱丑化海外民运,我们表示强烈的愤慨和抗议!

三、陈水扁辩解他先后将“国务机要费”20万美元给了“海外民运”王丹。我们坚决要求王丹作出说明:

(1)2004年和2006年,你有没有收到过陈水扁这20万美元?(2)这20万美元,你怎么用在“海外民运”上了?

四、陈水扁交代王丹以“海外民运”名义拿了这钱,王丹却表示“困扰”,说是因为从“不过问资金来源”。这是在把全体海外民运当阿斗。我们不是阿斗。王丹是假“困扰”,我们是真困扰。我们决不允许我们都身在其中的“海外民运”的名义,被王丹私下拿去与陈水扁作交易,责任却似乎“海外民运”人人都有份。王丹必须对海外民运作出交代。

五、就在9月23日民主教育基金会上,当黄伟成质问王丹拿了陈水扁民进党政府的钱时,王丹还坚决否认,当众表态“可以查我的帐号”。现在不否认了,只是“困扰”了。王丹新的辩解说,陈水扁给钱“不带任何的附加政治条件”。欺骗!“不带任何的附加政治条件”,只是在你不反对捐款人基本的政治立场和政策甚至与其一致的前提下,才可能是有意义的。王丹若反对陈水扁政府的台独基本政治立场和政策,却扬言陈水扁给钱“不带任何的附加政治条件”,这是自欺欺人,是王丹睁着眼睛向大众说的鬼话!

六、王丹表示“如果有需要,愿意配合台湾的检调单位,提供台湾捐款的资金流向”。很好。但不够。王丹有义务首先配合海外民运的质问,交代清楚陈水扁声言“资助海外民运”给了你,借以掩护脱罪的他那20万美元“国务机要费”的流向。“海外民运”不作陈水扁的替死鬼。

我们等待王丹的回答。特此联署声明

王希哲、徐文立、连胜德、汪岷、黄华、路易、张英、董志飞、黄奔、方圆
2006年11月7日
xz7793@yahoo.con



作者:有奶便是娘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有奶便是娘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99041 seconds ] :: [ 25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