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关于本区“智力门槛”与“品位门槛”的一点说明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关于本区“智力门槛”与“品位门槛”的一点说明   
芦笛
[博客]
[个人文集]

论坛管理员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31450

经验值: 504866


文章标题: 关于本区“智力门槛”与“品位门槛”的一点说明 (866 reads)      时间: 2009-8-23 周日, 上午10:24

作者:芦笛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关于本区“智力门槛”与“品位门槛”的一点说明


芦笛


若干网友对这问题产生了疑问,连看客同志都曾说:“芦先生的水准说使得新人不敢发言。我看贵论坛的文字有好几年了,最近才鼓起勇气注册。我觉得以‘水准’责人不如以讨论问题的真诚和教养来衡量是不是该封id比较好。”

这位同志水平之高,大家都已经见识过了,可他也曾被吓得直到最近才鼓起勇气注册,可见问题之严重。不难想见,要是他一直没将勇气鼓到超过阈值,本区岂不是要少了他奉献的那些精彩文字?损失又该是何等惨重!

所以这问题看来严重到不能不解决了。我想跟大家说一下这所谓门槛是怎么设定的。

老芦2000年上网,迄今将近十年了。当初的梦想,便是在网上建立一个兼收并蓄、理性讨论的园地。从2002年参与办《海纳百川》网站开始,到现在足足折腾了7年,最后是心灰意懒,觉得那梦想完全超出了国情民俗,各派不可能求同存异,心平气和地讨论。我的网龄也就是在网上打斗的工龄。打来打去实在是腻透了,于是两年多前决定彻底退出公众论坛,只在博客写作。那阵子本网站尚未改版,没有博客,于是就申请了这个小区。原意是当成个人博客,并未想到要办成一个小型的综合论坛。

但我在网上毕竟混了若干年,有一批网络相识,所以小区开起来后,很快就又变成了论坛。我旋即发现,把这个地方当成一伙朋友切磋讨论聊天的场合也不错,所以也就改变了初衷,把它当成论坛办。但为了重蹈覆辙,再度陷入无穷打斗,因此规定了这所谓“智力门槛”与“品位门槛”。这在一定程度上确实也是我的真实想法,盖网上有若干捣乱分子。不设置这俩门槛,把他们关在外面,则本区不旋踵又要实行劣币驱逐良币,如同隔壁罕见奇谈一般,正经写手不堪其辱,忿然离去,而猢狲们爬倒大树后也就一哄而散。

除了捣乱分子外,还有些同志我也无法忍受。这是我个人的阅历决定的,若是谁的发言让我想起文革那一套,我便会跳到九霄云外去,盖我当年实在受够了,雅不愿在逃到海外来还要再度经受那一套。

第一类就是专门追究写手的罪恶动机、背景和来历的人。过来人都知道此乃我党大批判的定式。我和沙人同志翻脸,就是因为他以为我说满清的好话乃是因为我自己是满族。我至今还记得他在坛子里留了个帖说,老芦,你说实话吧,到底是不是满族。如果是,则我完全理解你的心情,再不会说此事了。我看了七窍生烟,当即大骂出口。他可能还觉得很意外,恐怕到现在也没意识到那无辜的(innocent)问题隐含着的侮辱:这世上不可能有秉公直言的人,谁若说满人的好话,那就只会出于不可告人的个人动机。这就是伟大领袖说的“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第二类则是唐好色那种政治指导员,鬼子说的smart ass。那一次我跟他吵得也很厉害,发作规模与诱因完全不成比例,最后当然是以他离去告终。类似地,基甸也让我臭骂了一顿,也是以离开告终。这两次发作广大网民都不理解,许多同志都批评了我。唐好色那次好像连老金同志都批评了我,我虽然认了错,但那其实是惺惺作态,属于无耻欺骗网友。

这些同志是怎么批了我的逆鳞的呢?老芦从小就是个问题儿童,从小就是班主任、班干、团干的拯救帮助对象,因此养成了对那些大慈大悲出来拯救我堕落灵魂的人类灵魂工程师的极度反感,谁要是居高临下对我耳提面命(鬼话说的patronizing),我立刻就要跳到天外去。

不幸的是,在我眼中,唐好色和基甸同志都有这种作派。唐同志因为他是台湾人,逃脱了我党的荼毒,便somehow具有了一种优越感,认定我辈都中了我党的毒,必须由他那文明人来指导我等怎么肃共毒。最搞笑的是我写了《江阿姨的样板戏》,他竟然认为那是阶级斗争新动向,为此坐卧不安,要挺身而出来拯救我等不可救药的共奴了,说这种标题就跟《戈培尔叔叔的党歌》一样,让文明人看都无法忍受(幸亏他还没看见我言必称“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涅,否则不知道该怎么上纲上线)。您说这种“政治上正确”的同志我如何受得了?他配和大陆人谈什么是党文化的毒害么?我有时想,我若是将来发了财,定要去台湾各大报登出广告:“芦笛忠告台湾人民,千万不要和大陆人讲大陆的事,因为尔等不具备起码的预备知识,而且永无可能教会。”

基甸同志也属于那种为他人灵魂担忧的慈悲人士。他看见这儿云集了以小衲为首的马屁精,以为我特地办个马屁论坛来麻醉自己,于是为我的堕落忧心忡忡,生怕我跟伟大领袖毛主席一样,被马屁毒害了。最令我哭笑不得的是,我已经告诉他无法忍受他的patronizing,他的坦率进言是对芦区公民的放肆侮辱,他小人家还要在走前再次重复那语重心长的劝告。

第三类我无法忍受的便是wm与和合那种“口气很大而脑子很小”的雄辩家。和合是位好同志,其实属于那种很严肃很认真考虑问题的人,可惜缠夹不清,思路混乱,偏偏口气还斩钉截铁,写起文章来“高屋建瓴”,尽是那种点化冥顽众生的派头,毫无与人共同探讨与商榷的意识。所以虽然他网德尚可,我还是巴不得他别在这儿发言。

Wm也类此,出场就是以水利权威的身份,简直不容人质疑,而且开口就骂王维洛是小骗子,是白痴,等到正儿八经争论起来,他却连起码的数理知识都没有。最令人无奈的是,我以反问句批驳他,他竟然回答我:你请教我这么多问题,我怎么可能对外行解释清楚?让我气得尿都乾了。

我无法容忍这三类同志都与政见无关,因此还情有可原,但第四类说起来则很不好意思,体现了我对不同政见缺乏宽容性。那就是我无法忍受“屠民治国论”,谁要出来歌颂六四大屠杀何等英明伟大,死者如何罪有应得,我就气不打一处来,觉得持此论者完全是heartless beasts。我当然反对学运,但我更反对政府滥杀无辜,前者不过是犯错,后者则是丧心病狂地犯罪。我实在无法理解,那些在电视上目击兽军杀人的镜头的海外同志,怎么还能认同那种比法西斯疯狂万倍的兽行。那TMD是杀自己的同胞,又不是杀外国人啊!

但一般而言,我还是只停留在理论批判上,虽然口气很不客气,但毕竟还是从理论上批驳,并不偏离主题搞人身攻击,而且人家的发言我一定提上导读,决不实行政见歧视。对和合与卡城老李都是这么办的。唯一无法忍受的是偷着乐。我觉得他完全是胡搅蛮缠,无理取闹,于是在丧失了忍耐之后在跟帖中大骂出口,把他的烂帖子提导后扔到众议院去了,免得我的肮脏跟帖污染本区。

这就是我所谓的“智力门槛”与“品位门槛”,那不是说本区只许聪明人上贴——我自己就不是什么聪明人,只是个常智者,要如此设门槛,无异于我本人自杀,而是说,本区只容许真诚讨论问题的论者入内,不管水平高低,只要态度真诚谦虚就行。其实那俩门槛就是看客网友说的“以讨论问题的真诚和教养来衡量”,并不是真以智力和品位为标准,更不是以学历和财力为门槛。本区是“卢瑟俱乐部”,不是高知俱乐部,更不是富人俱乐部。当然,所谓卢瑟,本区内也就只有我一个。它这么命名,乃是因为主持者本人是个大卢瑟,其他人当然都是成功人士:)

其实对大多数问题,大家都是门外汉。即使大众谈论的是本行的话题,行家也未必能比外行知道多少。佛家说的“知见障”很有道理,知识可能对想象力构成某种束缚,反倒是外行没有多少框框,有时比内行看得还清楚。我想,如果大家都以真诚谦卑的心态参与讨论,则不但能省了不少闲气,而且本区定能繁荣起来。当然,这得首先从我做起。

作者:芦笛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芦笛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1572 seconds ] :: [ 31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