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剥光台湾间谍王丹的画皮 香港《文汇报》连续发表系列文章 (多图)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剥光台湾间谍王丹的画皮 香港《文汇报》连续发表系列文章 (多图)   
有奶便是娘
[博客]
[个人文集]




性别: 性别:女

加入时间: 2008/09/11
文章: 73

经验值: 5238


文章标题: 剥光台湾间谍王丹的画皮 香港《文汇报》连续发表系列文章 (多图) (1219 reads)      时间: 2011-2-14 周一, 下午12:52

作者:有奶便是娘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纵论香港:王丹硬要来港就是要挑战「一国两制」

 王丹前日把他被拒入境香港,说成是「向外界证明『一国两制』根本就是骗人的谎言」。昨日王丹及吾尔开希在台北召开记者会,又声称他被拒入香港显示「『一国两制』已死」云云。 王丹一再诋毁「一国两制」,恰恰说明,他硬要来香港,悼念司徒华为名,真正的目的,是要与支联会配合挑战「一国两制」。香港的「一国两制」生机蓬勃,王丹之流的诋毁只能是蚍蜉撼大树。而王丹不顾民族大义,收受陈水扁赃款支持「台独」,且其生活腐化堕落,都在在说明不是「『一国两制』已死」,而是王丹的良知已死。显然,不批准王丹入境,符合「一国两制」和港人福祉。

「一国两制」生机蓬勃

 王丹诬蔑入境处不批准他入境,是「向外界证明『一国两制』根本就是骗人的谎言」,显示「『一国两制』已死」,这种胡言乱语,违反事实、毫无自知之明。

 王丹所谓「『一国两制』已死」,此种说法并不新鲜,而且早被纠正。美国《财富》杂志于1995年曾预言,回归将令香港「死亡」。但回归十年后,《时代》周刊用25页篇幅,不仅承认其姊妹杂志《财富》当年报道错误,更直认香港比殖民管治时代更有活力。《时代》周刊提到,香港于1997年回归祖国,实行「一国两制」,有如由一颗古老帝国英国殖民时代的「明珠」,变成国际索尼量中国的其中一部分。香港很幸运,回归后正值中国内地迈向更自由开放,可以为香港提供梦想不到的机会。随着中国领导人越来越具有国际视野,内地和香港一定会继续向前迈进。

 一个富有戏剧性的细节是,2001年5月8日《财富》杂志再次在香港举行论坛年会,开幕晚宴上,一位观察仔细的记者发现,会场的席号中没有任何与「四」有关的数字,即没有第4席、第14席、第24席、第34席、第40席……原来,美国人知道港人对「4」的忌讳,会场没有「4」。《财富》杂志是在对外宣布:香港没有「死」,「一国两制」没有「死」。当年策划「香港已死」封面专题的编辑总监Geoffrey Colvin,在回答记者「如果现在《财富》为香港做一个封面专题,你怎么形容香港」时,他思考良久,最后的答桉是,「一国两制」生机蓬勃,香港是「活力(Vitality)之都」。

 王丹诬蔑入境处不批准他入境等于「『一国两制』已死」,完全是恼羞成怒,语无伦次。一个「朝求台湾财,暮伴台男睡」的宵小之徒,其是否来港,岂可作为评判「一国两制」是活是死的标准。事实是「一国两制」生机蓬勃,而王丹的良知已死。

 支联会代主席李卓人与王丹同声同调,声称王丹不被批准入境等于「『一国两制』荡然无存」,并诬蔑中央「是被司徒华安息礼拜将响起的六长四短钟声吓窒」云云。这露骨显示,王丹来香港,是要与支联会互相配合,借司徒华丧礼响起六长四短钟声,还魂支联会所谓「平反六四,结束一党专政」的政纲,挑战「一国两制」。

醉翁之意不在酒

 反对派借司徒华去世,高调宣传「支联会」矛头指向中央的政治纲领,并向特区政府施加压力,要求让王丹来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企图以逝者压生者,引海外分裂势力来港进行挑战「一国两制」的政治活动,为其选举造势。明明支联会联手王丹挑战「一国两制」是不折不扣的「井水犯河水」,李卓人却倒打一耙,声称拒让王丹入境「明显河水犯紧井水」云云。

 众所周知,「支联会」以「结束一党专政」为纲领,一贯进行旨在否定现行宪法、反对中国共产党领导、颠覆中央政府的活动。这严重损害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和香港的繁荣稳定。回顾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在国际国内大小气候作用下,中国发生「北京风波」(即「六四事件」),不久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中国坚持共产党领导,坚持走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 取得震惊世界的成就,这是历史、人民和时代的选择。邓小平早就指出:「中国要是改变了社会主义制度,改变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香港会是怎样?香港的繁荣和稳定也会吹的。」「支联会」与王丹狼狈为奸,企图借司徒华丧礼挑战「一国两制」,违反港人根本福祉。

王丹人品低劣 良知何在

 王丹一贯否定和攻击「一国两制」,支持陈水扁搞「台独」,进行分裂中国的政治活动与间谍活动。王丹到了海外之后,收受陈水扁的赃款,自甘沦为陈水扁和「台独」势力的工具。王丹担任美国「自由亚洲电台」评论员,被陈水扁委任为台谍机构《北京之春》杂志社长,每年搜集250件情报。在由台湾或美国中情局资助的几家网站、报刊、电台上,王丹充当陈水扁和「台独」的喉舌。王丹呼吁欧盟不要删除对华武器禁运,并支持陈水扁废除《国家统一纲领》。陈水扁叫嚣「不接受『一国两制』及港澳模式」,王丹立即叫嚷「台湾人民绝对不能接受『一国两制』,绝对不能让中共统一」;陈水扁诋毁「『一国两制』,『两制』是假的,『一国』才是真的」,王丹立即诬蔑「『一国两制』是真实的谎言」。王丹收受陈水扁赃款,完全沦为陈水扁和「台独」的应声虫,良知何在?

 王丹大搞性淫乱,在海外「民运人士」中人尽皆知,并引起极大反感。总部设在纽约帝国大厦的「中国人权」理事会于2004年1月要求王丹辞去「理事」一职,就此彻底结束与该组织的关系。事情的起因是台湾《TVBS》电视周刊在《王丹真基佬》的报道中,披露了王丹乱搞同性恋的丑闻。刘青认为像王丹这样的人若继续留在理事会,必然会玷污该组织的名声和「道德形象」。刘青向王丹大声骂道:「有人说你『唯男是图』,『人可尽夫』,看来一点也不过分。你滚吧!以后你做任何事,都跟『中国人权』没有关系。」王丹在台湾和美国与一批批男性淫乱,堕落到「唯男是图」、「人可尽夫」的地步,则说明他人品低劣,不知廉耻。

 王丹这样的人来香港与支联会配合挑战「一国两制」,对香港有什么好处?根据香港现行法例,审批入境事宜是属于香港入境事务处的职能。入境处考虑香港整体利益,按照相关法例和政策决定不批准王丹入境,是合法合理的适当决定。

柳颐衡
2011-01-28
http://trans.wenweipo.com/gb/paper.wenweipo.com/2011/01/28/PL1101280001.htm





遭《文汇》文章攻击人格 王丹促拿出证据 否则起诉

香港传媒连日报道王丹希望赴港的消息后,亲北京报章《文汇报》前日刊登一篇署名文章,形容王丹是一个「人品低劣、财色皆贪的市侩小人」,又暗指他在台湾收受钱财,甚至是光顾欢乐场所,「沉迷同性恋淫乱」。王丹对有关指控极为愤怒,要求对方拿出证据来,否则会召集香港及台湾律师追究到底。

文章指控同性恋收台湾钱

文汇报前日在A15 「政情与评论」版,刊登了署名杨正刚的一篇文章,题为《王丹人品低劣 来港所为何事》。

文章以辛辣言词批评王丹,称「揭开王丹虚有其表的假面具,根本就是一个人品低劣、财色皆贪的市侩小人,被人讽为『朝求台湾财,暮伴台男睡』。这样的人赴港致祭司徒华,司徒华九泉之下不知作何感想。」

文章更直指王丹身为《北京之春》社长,在台湾前总统陈水扁的「国务机要费」弊桉闹得沸沸扬扬之时,王迫于压力,承认自己收受过台湾20万美元政治捐款,作者把此事与王丹其后应民进党之邀,到立法院演讲连成一起,指他是为「激励岛内台独士气」。文章又引述台湾一份周刊,指王丹「私生活糜烂,沉迷同性恋淫乱」,质疑他高调宣示赴港拜祭司徒华,真正目的是想掀起政治风波,再为自己脸上贴金。

王丹昨日在自己的facebook网站,表示对指控深感愤怒,「政治立场不同,我可以理解和尊重,但是上升到人格攻击,我绝不容忍。请那些说我人品低劣的人拿出真实证据,否则我一定会邀集港台律师界,司法界朋友会商,针对这种公然侮辱他人,破坏他人名誉的行为提起诉讼,追究其民事和刑事责任。我们已经流亡海外,有家不能回,这些人还要落井下石,做人何必如此呢?」他呼吁网友代为蒐集类似言论证据,作为诉状的参考。

刘锐绍料非北京指令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认为,虽然有关文章刊登在《文汇报》,但相信不是北京下达指令要抹黑王丹,否则北京会透过「外围传媒」来发动攻势。

刘锐绍又指出,相信港府最终是否为王丹来港「开绿灯」,关键在于北京的取态,而不会考虑坊间的舆论。

《明报》加东网
2011年1月8日 星期六 世界华文
http://www.mingpaotor.com/htm/News/20110108/tab2.htm
http://news.mingpao.com/20110108/gga2.htm





港人所不知道的王丹的另一面
----台湾及其他地区媒体报道王丹其人其事辑录

 香港文汇报1月6日「政情与评论版」《王丹人品低劣 来港所为何事》一文,揭露王丹打着「民主自由斗士」的幌子招摇撞骗,但其人品低劣。王丹1月7日在自己的facebook网站要求文汇报「拿出真实证据」,《明报》1月8日对此有报道。其实,文汇报文章所讲的事实,并非是作者的新发现,而是全部来自台湾传媒及其他地区媒体的公开报道。为了回应王丹「拿出真实证据」的要求,也为了让港人了解王丹的另一面,特将这些报道辑录如下。

 提起王丹,香港人往往只知道他是所谓「民运精英」,对其人品不太了解。真实的王丹正如《王丹人品低劣 来港所为何事》一文所揭露,他是由台湾「国安局」出资设立的《北京之春》的社长,他收受陈水扁的赃款,支持陈水扁搞「台独」,他还被台湾传媒揭发沉迷同性恋。王丹1月7日在自己的facebook网站表示:「请那些说我人品低劣的人拿出真实证据。」本文辑录台湾传媒及其他媒体部分关于王丹其人其事的报道,让事实说明王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台媒揭露王丹拿陈水扁钱支持「台独」和收集情报

 2004年5月27日,台湾《中国时报》在显着位置披露,陈水扁当局正策划把海外「民运」变成民进党的「台独」招牌,并企图将海外「民运」推回大陆,变成民进党在大陆的「第五纵队」。《中国时报》披露:「据台湾『国安局』密件显示,台『情报局』在上报『国安局』核准后,决定与《中国之春》展开秘密合作,进行反大陆的活动。为此,台湾特别成立了『移山专桉』,每月资助《中国之春》3万美元。」「据估计,台湾『情报局』十多年的花费至少有500万美元。民进党设立『二王专桉』,资助王丹等人。王丹则向陈水扁提交『工作报告』。」

 台湾《中国时报》的报道指出,台湾「国安局」对拉拢王丹、王军涛的工作相当重视,为此专门设立了「二王专桉」,由台湾海基会副秘书长颜万进和「国安会谘询委员」林佳龙负责相关工作。「民进党当局打着『资助学术研究』的招牌,通过海基会向王丹等人提供经费。从2001年11月到2002年10月,以『推动研究』十六大为名,陈水扁当局共向王丹等人提供了80多万元新台币,其中王丹和王军涛的人事费各为12万元新台币,交通费共10万元,座谈会车马费还有2.4万元。」

 2006年11月14日,台湾《东森新闻》报道:「继日前王丹接受媒体访问时,间接表示收过数笔来自台湾友人的捐款后,平面媒体近日更直接指出,王丹承认所收受的20万美金,是来自台湾的陈水扁政府。」「此前,曾有人在美国加州的一个公共场所对王丹质询,王丹坚决否认『拿了台湾当局的钱』,还信誓旦旦:不信可以查我的银行帐号了。如果陈水扁的贪污桉没有爆发,王丹的誓言也许永远不会漏底,某些弥天大谎也许永远不会被揭穿。但陈水扁忽然自身不保了,『国务机要费』里终于露出王丹的名字。在推拖了一阵子之后,他终于公开承认:我拿了那20万美元。」《东森新闻》的报道说:「2006年3月8日,民进党特意安排王丹、胡平以『外国友好人士』的身份到『立法院』演讲,为不久前陈水扁终止『国家统一纲领』(「废统」)站台鼓气,抗衡外界反对声浪,激励岛内『台独』士气。」

 2009年在香港出版的一本名为《民运精英大起底》的书也揭露:「王丹一再声明自己没有接受台湾的资助,但在陈水扁『国务机要费』弊桉闹得沸沸扬扬之后,他迫于压力,还是承认自己曾收受过来自台湾的20万美元『政治捐款』」。

台媒及其他媒体报道王丹充当台湾间谍

 王丹是隶属台湾「国安局」的《北京之春》杂志社长。「北京之春杂志社」的正式名称叫「中华民国行政院大陆工作委员会大陆政策海外研究室」,它是一个由台湾「军情局」提供经费,为「台独」、「藏独」、「蒙独」、「疆独」制造舆论,并替台湾「陆委会」收集两岸及美国的情报资料,监视、控制大陆流亡海外的「民运组织」以及海外华侨社团的台谍机构。

 中国因特网新闻事业发展重点工程的「华夏经纬网」于2003年1月27日报道:「2002年9月,『北京之春杂志社』(简称『北春』)的经理薛伟在台北告诉《自由时报》记者,台湾『军情局』拨给『北春』的活动经费多达两亿元新台币,『北春』每年必须向『军情局』提交的情报定额为250件。」报道又指:「『北春』经常在杂志上呼吁读者捐款,以制造它是靠读者的捐款而生存的假象。事实上,《北京之春》月刊在编辑、排版、印刷、发行等方面的全部支出,一直由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简称「NED」)拨款资助,www.ned.org网站对此并不讳言。『北春』从台湾方面所获得的巨额经费,则主要被用于与经营杂志毫无关系的间谍活动。」

 王丹出卖人格,不问是非为陈水扁、「台独」鞍前马后卖力,连同属「民运人士」的王希哲也看不过眼。2006年3月8日,王丹在「立法院」支持「废统」的消息传至美国,在美国的王希哲当即写了一篇《王丹,你又错了》的公开信质问王丹:「台湾『立法院』请你,『陆委会』请你,民进党『中常会』开会也请你,倘若你不支持『台独』,『台独』会那么爱你?你姓王我也姓王,怎么『台独』就偏欢迎你王而不欢迎我王?难道你那么福气?」王希哲又质疑:「王丹,你的记性并不好。我曾批评你跟着绿党骂国民党是『外来政权』不妥,你不承认,说你决不会这样骂,竟向我要证据。我把你的白纸黑字给你了,你才说『哦,有这个事。我自己不记得了!』……王丹,你曾经站到过一次反『台独』力量的一边没有?每一次,你从来都站在『台独』势力的一边,为其张目,为其辩护,为其阴阳怪气地站台,这难道不是事实?这难道还不是你事实支持『台独』立场的证据?」

台媒及其他媒体对王丹操守和道德质量的报道

 《王丹人品低劣 来港所为何事》一文指王丹「根本就是一个人品低劣、财色皆贪的市侩小人,被人讽为『朝求台湾财,暮伴台男睡』。」这也是来自台湾传媒及其他媒体的大量报道。

 台湾《自由时报》2008年5月16日报道:「『国务机要费』曝光后,王丹推说把钱都给了『北京之春社』等组织,但『北京之春社』经理薛伟却告诉记者:『我们从未收到王丹转来的一分钱』。王丹对此至今未有回应。」

 据台湾《TVBS周刊》2003年318期披露,王丹经常以同志身份出入台湾及美国的同志酒吧或俱乐部寻欢作乐。据称,其在同志性行为中多扮女性身份,还把自己的『扮女照』粘贴同志网站,四处寻找同性配偶(sex partner);也常在自己的博客里抒发对『他』的缠绵爱情,有时还写一些多愁善感的诗;无论他到哪里,身边都跟着一两个年轻英俊的同志性伙伴。为此,王丹要《TVBS周刊》拿出说他是同性恋者的证据来,并向他道歉。结果,《TVBS周刊》2003年12月9日在一份回应王丹的公开信中指出,他们根据「绝对可靠的消息来源」,并得到了多位社会知名人士的证实,而决非仅仅根据网络信息或者『一名流亡诗人』所提供的内情。」对此,「民运人士」封从德还写了一首《赠王丹》的讽刺诗,其中有一句广泛在台湾和海外流传的「金句」:「朝求台湾财,暮伴台男睡。」

 「华夏经纬网」2003年1月27日报道:「《北京之春》最大丑闻莫过于社长王丹在台湾与多名男性淫乱而被《TVBS周刊》爆料。……有人为此在网上讥笑王丹『口风越紧,肛门越松』。王丹虽不否认自己是同性恋者,却总回避人们询问他的『私人问题』,而结果却是他每到一处总引来人们异样的眼神,好多人交头接耳相传『王丹去台湾卖屁股』,还指着他的后背嘀咕不休。刘青(总部设在纽约帝国大厦的「中国人权」的主席)和王丹吵架时,刘曾指着王的鼻梁骂道:『你知道为什么你的咽喉炎和痔疮总是好不了吗?那都是因为你不正当地使用自己的口腔和肛门,上帝才惩罚你!』」刘青因顾忌王丹的丑闻影响「中国人权」声誉,为此将王丹踢出「中国人权」。

 台湾《自由时报》2008年5月16日报道:「1998年王丹串通家人制造舆论,谎称狱中病重,要求保外就医,但出狱后却发现没有病。王丹出国时曾声称要自己打工,不靠别人,结果却一直靠台湾豢养。」2009年在香港出版的一本名为《民运精英大起底》的书揭露:「王丹进入哈佛大学没有经过入学考试,他连托福都考不到三百分,进美国任何一所普通大学都是不可能的。而他进入哈佛大学的个中堂奥,乃是当年台湾情报机关以『台湾校友会』向哈佛大学东亚研究所『捐款』的方式,为王丹承担了昂贵的学费,而哈佛大学再将其中的一部分『捐款』以奖学金的名义赠予他,使其得以进入哈佛。」

事实就是事实 无法抹杀和掩盖

 关于王丹任台谍机构《北京之春》杂志社长充当台湾间谍,收受陈水扁的赃款,支持陈水扁搞「台独」,以及沉迷同性恋的事实,台湾传媒及其他媒体有大量报道。《王丹人品低劣 来港所为何事》一文以及本文,不过是引用和辑录其中一部分报道。王丹对有关报道和文章表示「深感愤怒」,指是「人格攻击」并摆出要「提起诉讼」的姿态,不过是自我壮胆、欲盖弥彰、自取其辱而已。

黎子珍
2011-01-10
http://trans.wenweipo.com/gb/paper.wenweipo.com/2011/01/10/PL1101100001.htm





廿四味:王丹人品低劣 来港所为何事

 司徒华病逝,王丹急不及待地表示要来港「鞠个躬,上炷清香」,并声言会坚持「三不」原则(不见记者、不开新闻发布会、不参加公开活动)低调行事,但实际上已给港府出难题,即使未能成事,亦可借事件为自己叨光,占领道德高地。只不过,揭开王丹虚有其表的假面具,根本就是一个人品低劣、财色皆贪的市侩小人,被人讽为「朝求台湾财,暮伴台男睡」。这样的人来港致祭司徒华,司徒华九泉之下不知作何感想。

 号称「海外最大民运杂志」的《北京之春》,是由台湾「国安局」出资2亿多新台币设立的,其主要任务是,在「支持民运」的名义下,为「台独」、「藏独」、「疆独」等势力或组织制造舆论,并替台湾情治单位收集两岸及美国的情报。王丹正是《北京之春》的社长。王丹一再声明自己没有接受台湾的资助,但在陈水扁「国务机要费」弊桉闹得沸沸扬扬之后,他迫于压力,还是承认自己曾收受过台湾的20万美元「政治捐款」。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王丹接受台湾有史以来最大的贪污「总统」陈水扁的收买,自然是一种利益交换和人格的完全出卖,甚至从支持「台独」简而化之为一边倒和无原则的支持陈水扁。早在2002年,陈水扁抛出「一边一国论」,台湾朝野高度紧张之际,王丹曾突然现身台北,呼吁台湾各界要支持陈水扁;2006年3月大陆颁布《反分裂法》,令一度嚣张的「台独」气焰大受打击,民进党内部人心涣散,眼看情势不妙,民进党特意安排王丹到「立法院」演讲,为陈水扁「废统」站台打气,激励岛内「台独」士气。

 王丹出卖人格,不问是非为陈水扁、「台独」鞍前马后卖力,连同属「民运」分子的王希哲也看不过眼,撰文质问王丹:「台湾『立法院』请你,『陆委会』请你,民进党『中常会」开会也请你,倘若你不支持『台独』,『台独』会那么爱你?你姓王我也姓王,怎么『台独』就偏欢迎你王而不欢迎我王?难道你那么福气?」

 王丹除了贪财之外,还被传媒揭发私生活糜烂,沉迷同性恋淫乱。台湾《TVBS》周刊曝光,王丹经常光顾台湾的同性恋场所寻欢,与一批又一批男同性恋者约会。

 王丹打着「民主自由斗士」的幌子招摇撞骗,内里却干着敛财纵欲的勾当,高调宣示来港拜祭司徒华的真正目的不过是想掀起政治风波,再为自己脸上贴金,至于能否成事恐怕非其所在意。

杨正刚
2011-01-06
http://trans.wenweipo.com/gb/paper.wenweipo.com/2011/01/06/PL1101060002.htm





纵论香港:王丹来港搞政治 不应准其入境

 王丹来港悼念司徒华一事,自司徒华去世后扰攘至今。王丹不仅收受陈水扁的赃款,支持陈水扁搞「台独」,而且人品低劣,大搞同性恋淫乱,从尊重逝者的角度,不应该让王丹来港玷污司徒华在天之灵。王丹并非司徒华的亲属,如果他想悼念司徒华,完全可以在台湾做这件事。他硬要来港,就是来搞政治,是要将悼念活动政治化,这对香港没有好处。为避免香港社会过度政治化,不应批准王丹入境。

王丹并非司徒华亲属

 王丹并非司徒华的亲属,他如果真心悼念司徒华,完全可以在台湾悼念。正如保安局局长李少光早前指出:「哀悼华叔不一定来香港,我抅香港毕竟有我抅濓制度。」王丹悼念司徒华是出自真心还是假意,从司徒华生前他从来没有真心对待过司徒华就可见一斑。王丹日前在其facebook上承认,前年司徒华最后一次到美国巡回演讲,到洛杉矶的时候,虽然支联会方面曾问他会否赶到纽约与司徒华见面,王丹承认那时他是心想「不用吧」,遂拒绝与司徒华见面。可见王丹对司徒华谈不上什么感情。司徒华去世,王丹对司徒华的感情突然「热烈」起来,令人感到蹊跷。

 王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港人往往只知道他是所谓「民运精英」,对其人品不太了解。真实的王丹收受陈水扁的赃款,不问是非支持陈水扁搞「台独」,生活淫乱腐化。

王丹收受陈水扁赃款支持「台独」

 台湾《中国时报》2004年5月27日报道,「民进党当局打着『资助学术研究』的招牌,向王丹等人提供经费。陈水扁当局共向王丹等人提供了80多万元新台币,其中王丹和王军涛的人事费各为12万元新台币,交通费共10万元,座谈会车马费还有2.4万元。」台湾《东森新闻》2006年11月14日报道:「王丹承认所收受的20万美金,是来自台湾的陈水扁政府。」「王丹坚决否认『拿了台湾当局的钱』,还信誓旦旦:不信可以查我的银行帐号了。如果陈水扁的贪污桉没有爆发,王丹的誓言也许永远不会漏底,某些弥天大谎也许永远不会被揭穿。」《东森新闻》的报道说:「2006年3月8日,民进党特意安排王丹、胡平以『外国友好人士』的身份到『立法院』演讲,为不久前陈水扁终止『国家统一纲领』站台鼓气,抗衡外界反对声浪,激励岛内『台独』士气。」

王丹「朝求台湾财,暮伴台男睡」

 台湾《TVBS周刊》2003年318期披露,王丹经常以同志身份出入台湾及美国的同志酒吧或俱乐部,与一批又一批同志寻欢作乐。对此,「民运人士」封从德还写了一首《赠王丹》的讽刺诗,其中有一句广泛在台湾和海外流传的「金句」:「朝求台湾财,暮伴台男睡。」总部设在纽约帝国大厦的「中国人权」主席刘青和王丹吵架时,刘曾指着王的鼻梁骂道:「你知道为什么你的咽喉炎和痔疮总是好不了吗?那都是因为你不正当地使用自己的口腔和肛门,上帝才惩罚你!』」刘青因顾忌王丹的丑闻影响「中国人权」声誉,为此将王丹踢出「中国人权」理事会。

 王丹收受陈水扁的赃款,支持陈水扁搞「台独」,并大搞同性恋淫乱的事实,是褪不下、化不开的,若他来港悼念司徒华,无论从任何角度看,都是不适当的。

王丹「四不」表白欲盖弥彰

 王丹信誓旦旦,先后提出「四不」的入境条件,包括不见记者、不开记者会、不进行公开活动和不过夜,以换取入境许可。但是,这种表白欲盖弥彰,更难令人置信。吾尔开希在2004年来港出席梅艳芳丧礼时,事前曾作出「不作政治活动」的承诺,但他一落地便违反承诺,高调进行政治活动。他当时接受《亚洲周刊》专访时,公开为「疆独」张目,声称:「今天的『疆独』,其实不是一个分裂主义的运动,而是反殖民运动,反对共产党长期剥夺新疆地区人民自由的这样一种对专制统治的反抗运动」云云。全国人大常委范徐丽泰早前不点名指,过往亦有所谓「民运人士」声言不作公开发言,但在获准来港后并没有信守承诺,令特区政府担心会再出现同样情况。范太之言,是有事实根据的。

 王丹硬要来港,是以吊丧之名进行政治活动。而支联会和反对派政党向特区政府施加压力,要求让王丹来港,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企图借助王丹来港,将司徒华丧礼政治化,为反对派选战造势。可见,王丹硬要来港一事,已经被高度政治化。为避免香港社会过度政治化,不批准王丹入境是适当的做法。

柳颐衡
2011-1-26
香港《文汇报》
http://trans.wenweipo.com/gb/paper.wenweipo.com/2011/01/26/PL1101260001.htm





被拒入港 王丹怒轰一国两制

万维读者网记者晓语综合报道:周三上午,香港特区政府正式拒绝前六四学生领袖、海外民运人士王丹入境香港参加悼念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活动的申请。目前在台湾任教的王丹就此在网上发表公开声明,表达愤怒和失望心情,亦指港府屈从北京意志,香港民主和法治令人担忧。

香港支联会代主席李卓人证实,他1月26日上午接获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办公室正式通知,称王丹的赴港申请被拒。不过,特首办公室没有说明拒绝的理由。他们正要求特首办作最后努力,希望达到好结果,但如王丹最终不能到港,他们会感到非常失望。

担忧香港独立性

据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王丹对被拒到港感到非常失望,他说:“对此我的心情已经不能用失望来形容,我感到愤怒和难过。”他还表示,拟于周五和另一位在台的民运人士吾尔开希在台北举行记者会。

香港支联会星期三中午转发了王丹对赴港签证申请被拒发表的声明。人在台北的王丹星期三中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对香港政府置人道于不顾、放弃港府独立自主性感到难过。

王丹说:“我觉得尽管我一再表达了无意来香港从事政治活动,只是希望作为晚辈尽一份对长辈的心意的意愿,而且港人在我来香港的问题上表达了积极的支持,但是还是被悍然拒绝了,当然,我的心情已经不能用失望来形容,我感到愤怒和难过。那么我想,这次事件再次证明,所谓‘一国两制’根本就是谎言。那么港府已经彻底放弃自治的权利,北京的意志已经成为香港管治的紧箍咒。香港的民主与法治已经日益流失,香港的未来令人十分担忧。”

德国之声中文网称,对最终被拒绝进入香港,王丹呼吁“港人为我主持公道。事实表明,仅仅依靠当局的善意是无法维护香港的民主自由的,我期待能与大家一起,继承华叔的遗愿,为了民主自由挺身而出,为香港的明天继续努力。”王丹也表明态度,会与支联会讨论,在无法亲自出席的情况下,用适当的其他方式参与追悼活动。他相信,“华叔的精神已经薪火相传,中国的民主化事业必将取得胜利”。

他还说:“那么,另外我觉得尽管我无法入境,我还是愿意对我去香港问题表达了很多的支持的港人,向他们表示感谢。我想,还是期待能够继承华叔的遗志,虽然不能去香港,还是愿意继承他的遗愿,为了推进民主自由而继续努力。”

令一国两制蒙羞

香港支联会代主席、立法会议员李卓人和支联会常委、立法会议员张文光一直与特首办公室接触,联系有关王丹等人来港事宜。李卓人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表示,他们对港府屈从于北京的意愿,拒绝王丹入境悼念司徒华感到愤怒。

他说:“他们没有说明理由的。一直以来我们觉得港府给我们的消息是他们在积极地处理,所以我们一直也很乐观。但是今天早上最后说不能让王丹进来香港,我们感到很愤怒,痛心。”

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讲座教授郑宇硕向美国之音表示,港府拒绝王丹入境悼念司徒华的决定,再次损害香港的一国两制,会给香港带来负面影响。

他说:“我们是希望治安当局,他们的考虑就是这个人进来香港,是不是影响香港的安全,而且他的申请合乎一般的规定的话,那我们就不应该有任何理由拒绝他来香港。不然的话,你的一国两制实际是不能维持的,你的许多考虑都是要应因北京的要求。而且你的所谓法治也受到很多的政治考虑所影响。”

此外,德国之声也采访了香港另一位民主人士—支联会的副主席、民主动力召集人蔡耀昌,他表示:“我们香港支联会感到很愤怒,而且很不满,我们觉得王丹来香港是合法、合情、合理的,尤其是他曾公开承诺'不公开'、'不见媒休'、'不在香港过夜'等,我们觉得香港特区政府根本没有任何理由他入境。”

就记者问及香港政府方面可能要考虑的政治因素是否存在时,蔡耀昌认为:“我想香港政府肯定有政治的考虑,因为这也不是第一次拒绝民运人士来香港的桉例,在这样的事情的处理上他们听从北京的意见,他们不想让北京政府感到难受的事情出现,所以香港政府主动做出拒绝王丹入境、或是被北京政府授意不允许王丹入境,我们还不知道细节,但无论如何,肯定是北京的因素令王丹不能够来香港,我们觉得这也是对香港一国两制的损害,香港政府应该有自己的独立的决定,行使自己决定让谁入境的权利。”

记者又向蔡耀昌询问是否针对此事件发起对港府的行动,他说:“我们已经就此事件召开了记者会并发表了声明,表达我们的不满,我们也会和王丹他们继续联系,看看有没有其他的跟进行动,包括是不是有一些法律的行动,我们需要一点时间去研究。”

港府决定各方关注

目前在台湾教书的前八九学生领袖王丹在香港民主先驱司徒华1月2号病逝后申请来港吊唁。王丹为了能来港,提出了“三不”的承诺,即不见记者、不搞公开活动、不开新闻发布会。稍后,王丹又进一步承诺说,他可以在参加完追思会后当天返回台湾,不在香港过夜。

王丹先前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尽管他感到这些承诺压制了他的自由,但是他愿意尽最大努力,让港府和北京当局的担心降低到最低程度。

在王丹表达来港意愿之初,香港保安局官员曾回应说,悼念不一定要来港,引发各界批评,认为这种评论过于冷酷。随后香港政府在这个问题上一直保持沉默。

另外,这个月中,中国国务院港澳办主任王光亚在回答香港记者提问时曾表示,有关王丹赴港的事情,应由特区政府自己处理,相信特区政府会很好地处理事件。王光亚的谈话曾让香港媒体感到王丹入境比较乐观。

另外,在澳大利亚的中国民运团体联合工作委员会秘书长秦晋,星期二上午经台北转机抵达香港,希望能进入香港,参加司徒华的悼念活动。虽然持有澳大利亚护照的秦晋不必签证,但他仍遭拒绝入境,被送上返回台湾的航班。

万维读者网
2011-01-26
http://news.creaders.net/headline/newsViewer.php?nid=459481&id=1038381&dcid=0





作者:有奶便是娘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有奶便是娘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76651 seconds ] :: [ 30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