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何天:六四之二--木樨地“平暴”纪实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何天:六四之二--木樨地“平暴”纪实   
草虾
[个人文集]
警告次数: 1




性别: 性别:男
年龄: 29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1667

经验值: 8779


文章标题: 何天:六四之二--木樨地“平暴”纪实 (933 reads)      时间: 2013-6-02 周日, 下午2:11

作者:草虾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何天:六四之二--木樨地“平暴”纪实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04日首发-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1989年5月20日凌晨3时左右,奉命集结在军事博物馆、公主坟、呼家楼、五棵松、六里桥、东高地、丰台路口等地解放军均被大学生、市民围住。在大学生、市民劝说下,一些军车在晨八时许调头后撤。从石家庄风风火火赶来的27军莫团长说:“我们完全理解同学劝说,沿途的确没有动乱的迹象。比上个月来北京的社会序还好,我部奉命进入北京集结地待命,决不是对大学生的。”绝大多数学生,市民在阻拦军车时态度友好。一些学生,市民给当兵的送去了食品和饮料。

早晨的新闻广播中播出李鹏签署的《国务院关于在北京市部分地区实行戒严的命令》,以及陈希同签署的北京市政府实施戒严的第一、第二、第三令。戒严宣布,戒严自5月20日上午10时起实行。戒严期间,严禁游行,请愿罢工等活动;严禁中外记者利用采访进行挑唆、煽动性宣传报道;外国人不准介入中国公民违反戒严令的活动。不等广播结束,成千上万涌向街头,直指李鹏、邓小平的游行示威全市展开。白天,在天安门广场上空,几架军用直升机机低空盘旋飞过。广场上北京和外地的大学生坚持不撤广场。入夜,数十万市民涌上街头。守侯在路口,几乎整整一个通宵,执行戒严任务的各部队没有一支能进入戒严地区。(博讯boxun.com)

5月21日北京市区公共交通电、汽车继续奉命停驶。地铁奉命全线停开。王府井、西单、前门等闹市区,社会秩序井然,商业活动正常。大街看不见军警,马路上看不见豪华轿车行驶。城区上空,直升飞机仍在盘旋飞行。数十万人的游行队伍途径中南海新华门前,齐声高呼“李鹏下台”与天安门广场“李鹏下台”联成一体,震荡中南海上空。晚7时电视新闻播出戒严部队的通告:“为保证首都恢复秩序,将采取一切有效措施进入戒严地区”。副市长张百发发表讲话,说学生静坐和市民拦截车辆,设置路卡,影响北京交通运输,市民生活所需的粮食、蔬菜、煤气等发生供不应求苗头。传说军队今晚强行进入市区。成千上万学生,市民自愿组织起来,赶赴个主要路口,摩托车往来行使传递信息,天安门广场气氛紧张。执行戒严任务的部队,今天还是不能进入戒严地区。

5月22日首都报刊开载:聂荣臻、徐向前接见中国科技大学学生时的谈话,聂荣臻指出“这次学生爱国运动定性为叛乱,不惜用二十天时间镇压掉天安门广场二十万大学生,腾出首都各大监狱等传闻,纯属谣言,请同学们不要轻信”。徐向前保证“绝不是针对学生来的,部队的同志决不愿意发生流血事件,并采取一切措施来避免”。张爱萍等7位老将军联名致函戒严指挥及中央军委“为了避免事态进一步发展,军队不要入城”。因市民和学生拦阻,执行戒严任务军车仍未能进入戒严地区。

5月23日在中南海新华门前,中国政法大学、北京钢铁学院,北京师范大学的数百名师生继续在静坐请愿。学生纠察队在请愿者四周及长安街上维持秩序。协和医院的医护人员自愿在这里设立了一个急救点。下午,北京知识界、文化界、新闻界上万人,举着“首都知识界”的横幅,呼喊声援学生,反对戒严的口号,由西向东朝天安门广场游行示威。天安门广场有二十万大学生以静坐方式坚守天安门广场。自戒严宣布后,连续三天,每天有数十万市民到天安门游行声援学生,抗议政府戒严。

5月24日在天安门静坐请愿大学生组织“保卫天安门广场总指挥部”,由北师大柴玲任总指挥。同时,天安门广场成立“首都各界联席会”组织,由青年经济研究所的王军涛为负责人。

5月25日人大常委会57名常委签名;要求召开紧急人大会议,罢免李鹏。构成超过三分之一的法定人数,程序合法。戒严大部队均退回远郊区的临时驻地。

5月28日为响应全球华人大游行,北京又有近百万人上街游行示威。为不给政府找到镇压学生的口实,首都市民默契配合,自觉维护社会治安。北京市公安局承认,近一段时期刑事案件大幅下降。5,20戒严后,北京大街上警察(包括交通警)不见踪影,但社会环境,和谐有序。

5月30日北京市公安局拘留“工自联”一名领导。同时拘留为市民、学生观察戒严部队动向的摩托车“飞虎队”11名主力成员。

5月31日下午,由中央美术学院20多名师生集体赶制的高十米“民主之神”塑像,在天安门毛泽东像前方安装完毕。北京各界声援市民及广场大学生举行落成典礼。同日,在昌平、怀柔、通县举行经政府批准的游行。参加游行人数称有10万人,没有市民围观,由农民为主的游行队伍主要口号是“反对动乱,支持戒严”。参加游行的每个人当地政府补助人民币十元。这些景象出现在当晚的新闻联播中,北京市民对这些政府策划之游行的组织者和参与者嗤之以鼻。

6月2日上午,北京长安街、前门等道路上。三一群五一伙民工着装青年向天安门方向移动。这些民工着装的青年例属27军现役军人,今天奉命化装进入人大会堂秘密集结。中午,在木樨地,一辆疾驶的武警军车,一次压死三人,压伤二人。愤怒的市民抬尸游行,其中一具尸体已证明是北师大女生。

6月3日凌晨开始,大批民工着装青年继续向天安门广场地区渗透。下午2时时许,在离中南海一步之遥的六部口。市民,大学生截获一辆非法运输武器弹药的地方中巴车。学生、市民就地举办“镇压武器的证据”展览。随后,军警两次试图从学生和市民手中抢回“镇压武器的证据”未果。最后大批军警首次大量使用催泪弹,才夺回这车批枪支弹药。晚6点30分,广播电台、电视台播出北京政府和戒严部队指挥部紧急通告“从现在起,请你们不要到街上去……留在家里,以保证你们生命安全。7时后,有百万学生、市民涌向街头。尤其在通往天安门的主要大街人山人海。

晚8时,从北京四面八方在强行进入市区的戒严部队全部遭到市民和学生坚决的拦阻。军民发生激烈的冲突。所有戒严部队向市中心每推进一个路口,就给北京造成许多人员伤亡及巨大财产损失。以最惨烈的西线为例,戒严部队的38军是军委战略预备队,是解放军装备最精良的合成集团军。晚8点,由38军代军长张美远少将(原军长徐勤先中将因对命令表示异议而被捕),率领解放军万余官兵,搭乘千余辆各种战车,从丰台北仓库、总政大院、向公主坟集结。在公主坟路口得到市民、学生用雨点般的砖头“欢迎”。38军排除万难,在骂声中用一个小时向东挺进1公里路程。

晚9点,38军二个师到达军事博物馆。浩浩荡荡的车队先由30多名防暴武警为开路先锋。防暴队员头戴全防护头盔,手持有机玻璃盾牌和警棍徒步前行。由公主坟到军事博物馆的一公里路程,防暴队员绿色的头盔,被石块砸的变成绿白色。9时许,继续东进的防暴队员与阻拦的市民学生用原始时代战斗方式打了几个拉锯战。受过专业训练的防暴队居然被学生市民赶进军博院里。让站在军博高处观战的军委长官大为震惊。

向东2公里的木樨地桥,是海淀与西城交界处,桥西是众多大学的海淀区。桥东是国家机关集中的西城区。也是北京军区东进天安门必经之路。此时,北京市民,大学生根本没把戒严部队指挥部的命令放在眼里。在木樨地往西到军博的宽八条车道大街上挤满了市民,大学生。他们将320路公共汽车和114路电车推到桥头,把附近隔离带所有的水泥隔离镦堆积在桥头加固阻挡军车的力度。木樨地桥西北的中国科技会堂工地大量的红砖等建材给“抗暴”市民提供不少有力的“武器”。

大概九时半许,防暴队后的军人开始鸣枪示警,但枪声稀疏,而且确实基本是朝空中射击。。这一段时间里,市民是将石头、汽水瓶子投向他们的队伍里,但并没有给他们造成严重的伤害。就是从事后的中共自己公布的"暴乱真相"看,也没有一个武警或戒严部队的士兵是在市民的石头、瓶子下丧命的。

10时30分在木樨地桥西戒严部队遇到市民,学生利用公共汽车和隔离墩组成又一到障碍。此间,大街两边群众有的怒骂,有的投掷石块,部队或是对天鸣枪或检起石头回击,因为没有直接对人开枪,还没有造成人员死亡。木樨地桥西双方都停下来,相距30米人墙对持着,双方初互扔石块,没发生大冲突。几名军官手持电喇叭,催促市民离开,不要坊碍军事行动。

11时部队推进到桥西头,被横在桥中的车辆挡住,部分学生,市民通过桥上人行道撤到桥东头,与桥东的市民汇合起来。双方被二三层车墙隔开。在桥西的防暴队的头盔已被砸的成白色的,他们不敢在没有坦克,军车跟进情况下单独过桥。僵持几分钟后,作为先导的防暴队退到坦克后面,这是一辆坦克开足马力冲向桥中车辆撞击。几名站在高处的青年指挥下,在坦克即将撞开车辆的瞬间,高喊“一、二、三,”数千市民同时潮涌上车后,“咚”一声巨响,车墙与人为的合力下,堵道的电车仍然屹立在桥中坦克倒退原处,市民发出胜利的欢呼声。退回的坦克再次加油向前冲撞,在即将撞到车辆时,市民,学生同时涌到车后用力顶车,双方就这样重复较量。以坦克轰油发出巨大轰鸣开始,以市民欢呼声中告一段落。这种同时冲向车墙的壮观场景,是世界电影史上绝无仅有的镜头。

在坦克多次冲击失败后。戒严部队开始向市民发射催泪弹。这有瓦斯毒的炸弹越过车墙在市民中爆炸。市民四散躲避,戒严部队的坦克乘机开足马力冲向车墙。一声巨响,114的两辆电车被坦克撞的倾斜中间被撕开二米宽的口子。在坦克倒车准备在次冲撞扩大战果时,奇迹发生了,上千市民,学生同时冲上豁口,在不到一分钟时间差,硬是把倾斜的电车推回原处堵死撞开的豁口。并用身躯死死抵住坦克又一次的撞击。一轮又一轮的瓦斯弹爆炸声后,双方同时冲向车墙。桥东爆炸声人群四下散开,桥西坦克引擎骤然轰鸣,桥东市民即刻聚集。岂可用“惊心动魄”所形容的完。

11时,桥西的坦克马达突然全部熄火,突然的寂静让人没反映过来。清脆的枪声划破夜空,仅仅一分钟时间桥东头市民都不见人影。头戴钢盔手持冲锋枪的近百名士兵从桥东人行便道走过来,边喊着口号边向四散的市民开枪。接着二辆坦克一字排开同时撞击车墙。打开豁口后,没人再敢在路中间阻挡了。中共38军的钢铁洪流一路向东狂奔而去。“人民军队”所向无敌是这样形成的。

11时20分,越过木樨地桥的38军的开路士兵,打响了枪杀学生市民第一枪后。继续担当掩护向东狂奔的车队,他们隔几十米就有几十名手持冲锋枪的士兵护卫,不时向二边扫射。从这个时候开始,枪就完全是直接朝人群开始,政府与大学生和解大门彻底关闭了。可是,学生市民仍认为军人不会开枪,打的是橡皮子弹。当确认躺下的人真的站不起来时,愤怒之情无以复加。市民和大学生纷纷就近将树丛、建筑物等当掩体,怒骂:法西斯!土匪!也有人躲在掩蔽物后面继续扔石头、砖块的。已经开了杀戒的士兵毫不克制地胡乱开枪,而且全都是用冲锋枪扫射。只要哪里有“法西斯”的骂声冒出来,哪里有石头、砖块飞出来,就朝哪个方向射击。于是,不断有大学生和市民倒在血泊之中,但大部分立刻就被别的市民和学生用各种车辆运进了附近的医院。

因为当时气氛紧张加之现场上的市民群众和大学生基本没有懂得战地救护知识的,所以有些当场没有咽气的中弹者因为来不及救治而死亡。现场拉运伤员的也没有几辆真正的救护车。对比二十天以前数百辆救护车齐集天安门广场的情景,颇能说明一些问题。因为有复兴门外大街两旁的市民从自己家窗户探出头来痛骂,所以,从木樨地桥到燕京饭店一线(大概有半公里的路程)两旁的高大建筑物都被打得火星四溅。中共有名的“高干楼(或称部长楼)”木樨地二十二、二十四号楼及对面的十一楼,他们不相信会开真枪。几十公共大凉台站满上百市民。士兵听到楼上有人喊“法西斯!”举枪就是一梭子。顿时楼上百来人瞬间没了人影。“人民军队”所向披靡。

12时30分左右,38军所属一万名官兵,踩着市民、大学生的鲜血全部通过木樨地大桥。木樨地以东一片火光和呐喊声。木樨地经过血与火的洗礼暂时安静,静得令人不寒而栗。(未完待续)

中国人民大学何天(博讯记者:蔡楚)[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boxun.com)

作者:草虾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草虾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QQ号码29267950 Skype帐号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85706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