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我的回忆录之网络生涯梦一场(二.参加革命工作)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我的回忆录之网络生涯梦一场(二.参加革命工作)   
飞虎队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565

经验值: 15810


文章标题: 我的回忆录之网络生涯梦一场(二.参加革命工作) (879 reads)      时间: 2013-8-18 周日, 下午5:44

作者:飞虎队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我的回忆录之网络生涯梦一场(二.参加革命工作)

今天我早已记不起来当初是怎么寻找到这些网上政治论坛的,那时似乎还没有google(查维基得知google是1999下半年才开始启动,看来确实是还没有),我最初都是用雅虎搜索,这个雅虎搜索今天看来是多么的废渣,但我似乎也并不是在直接在雅虎搜索中输入“民运分子”这几个字来搜索的,我那时似乎还没有这么聪明,我应该是用BBS这个关键词搜索的,当时这些网络论坛通称BBS,我上那些盗版网站时也已经见识了BBS这个新生事物。

结果,七弯八拐的,终于让我找到了一个专门谈论政治的论坛。但我已经想不起来这个论坛的名字,似乎是什么“世界经济论坛”之类的,我也一直到最后都不清楚这个论坛的背景和级别,但是,在那上面初次遇见的人,可都是非常有来头的,一直到今天都还算得上是有一定分量。

其中之一就有那个很著名的十几年来一直在网上各处每天孜孜不倦批发民主大字报的张三一言(这人也挺有趣,回头我们会细说)。

还有一个竟然是参与写作《中国可以说不》的那个古清生!这个家伙当年可是中国最主要的几个铁杆爱国贼之一,而且他们写的《说不》可说是开了六四之后中国社会重启政治话题论争的先河,虽然是反面,但是历史意义不可小看。

但没想到的是十几年后的今天这家伙却不知为何已经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变成了民主派自由派,而且已经淡出政治圈,隐退到神农架乡下去种茶叶去了,也许是因为写了那书之后却终究没能像其他几人那样在北京混得下去没能如愿进入体制内,所以影响到了政治立场的改变。

与之相映成趣的是当年那个与余杰并称的“自由主义者”摩罗,在考上一个研究生毕业分配进入体制内之后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摇身一变成了极端反西方的“爱国”左派,之前还在大喊:真想去到绝不沾中国空气的西方泉水中自由呼吸啊(大意)!之后就写《中国站起来》了。

所以我一直觉得支那人都是屁股决定脑袋的,并无可能有什么真正的信仰。

还有一个今天已经很少现身,甚至绝大多数人可能都没听说过,但在当年可是鼎鼎大名,甚至可说比上面几人都要著名,在网上也属人见人爱的万人迷类型^_^,盖因他那时创建了一个应该属于中国最早的专门性政治类个人网站,专门搜罗各类民主派自由派文章资料(我后来也因此跟他有过一些来往),所以影响力在当时是很大的。这人就是春夏评论。

另外一些我已经记不起名字的也不是等闲之辈,特别是几个版主,似乎都是很有社会背景的人物,想想也是,能在当时办这种论坛的岂是一般人物。而且这论坛似乎服务器就在国内,因为从没被封锁过。

我一上政治网站,遇见到就是这些很有来头的人物,但在当时,我可一点都不觉得。盖因当时我的世界是很狭小的,我还以为网上谈政治的来来往往就这么几个人呢。

我一发现这个地方,马上就兴致勃勃地投入围观他们的论战,他们的那些言论让我颇感有趣,当时正值炸馆事件发生不久,国内群情汹涌,实际上很多网站都是因应这一事件而兴起的(例如说著名的强国论坛),但是我之前因为沉迷游戏,对这个炸馆事件关注不多,没想到其在网上已经引起发酵,而且我似乎天生有反政府倾向,一想到炸馆炸的是政府的馆,就觉得关我屁事啊?而且游行都是政府鼓动,所以本能地有抵触心理,故意不去关注,我还记得当年国庆大阅兵,别人都去看阅兵了,我一个人躺在宿舍里哪也不去,我的同学还挺奇怪:怎么不出去玩呢一个人多没劲啊?(我的同学其实对我还挺不错的),他们哪里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其实我在盼着能有人从天上扔个炸弹下来把天安门城楼上那些家伙都炸死呢!^_^

我围观了这论坛上的论战好一阵子,有些人关于炸馆事件为美国辩护的言论让我觉得很新奇有趣,颇为大胆。虽然我本能地不满政府,但是另一面来说那时也还没对美国有什么亲近感,看了这些为美国辩护的言论,我开始觉得其实美国佬似乎也挺不容易挺憋屈的。而且本能地感觉到:敌人的敌人,那可不就是朋友吗?

但总的来说,那时的我,还是比较超脱的,政治认识上也还简单幼稚,只有一个大概的民主专制分野的大框架。

我围观了一段时期,开始有了一些政治上的常识,觉得自己可以小试身手了一下,于是也试着发表一些政治见解(但其实不管从今天来看还是从当时来看都是非常幼稚的),我本来已经记不清楚当时都写了些什么,但到此刻才回忆起来我在网上写下的第一个政治帖子标题竟然是《我支持中国恢复君主制》!(当然,不是用的现在这个ID,而是胡乱起的另外名号)

还记得近来网上出现了一个号称满清皇族后裔的金复新吗?一直在积极宣扬要恢复帝制,我当时初见之下,真是啼笑皆非,还调侃了一番:“我今天才发现原来独评还有宣扬恢复帝制的,而且貌似很认真地在宣扬,围观的人们也是很认真地在与其辩论,呵呵,真正的百花齐放啊。上网十几年来,形形色色的政治流派五花八门的思想流派也见识了不少了,民主派,自由派,共和派,邓共,毛共,爱国贼,皇汉,孔儒,法轮功,台独,藏独,疆独,蒙独,满独,汉奸党,黄皮3K党,灭绝传统派,文字救国主义,宗教救国主义,科学万能主义......,我也用不同笔名多多少少地都参与了一点,现在又有了尊皇派,差不多就要齐了。不过,我这个人的性格素不喜欢跟风,亦不爱人云亦云,而且我知道任何帮派中基本上都是善于投机者才能最后胜出,单纯的理想主义者在做出最初的开创事业之后都会被排挤出去,所以我一般活动到某帮派渐成气候的时候我就感到不得不退出了,然后再去别处开山立派,但是以上诸派都已经座次排定,我不想再去附庸,须得要寻找一个当下冷僻的流派才能显出我的特立独行,而且我已经不满足于仅仅只是做一个“汉奸”了,我想,应该要能够上升到“地球奸”的境界才算真正的上层次,就是不知道遥远的将来有没有正义的外星救球军前来解放人类。所以我决定从明天起要开始宣扬一种无政府主义,虽然是古已有之的一种老主张,但在中国,至少现今中国,是不甚流行的,值得大力提倡,亦可作为帝制派的一种平衡吧,我想。呵呵。”

但是我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是实际上金复新玩的把戏我自己倒是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玩过了。

但是,我真的是“支持中国恢复君主制”吗?

当然不是!我写那个帖子只是钓鱼而已!

有趣吧,我才意识到,其实什么形形色色的网络游戏玩法我都在很早以前就曾率先玩过了:钓鱼,无间道,炮制假新闻,给别人洗脑......

但我当时经验尚浅,技艺生疏,我玩的这钓鱼伎俩其实显得是非常拙劣幼稚的。

我写了那个帖子,第二天再去看时,果然下面一大堆骂贴,不管是要民主的还是拥共爱国的都在骂,有人骂道:我支持中国恢复奴隶制!选你当奴隶!

我感到暗暗好笑,于是再写了个帖子贴出去,解释自己这是在钓鱼,并且苦口婆心语重心长地试图“启蒙”他们:诸位想想,今天我说恢复君主制你们一致大骂,但百年前君主制可是被视为天经地义;同样的,今天一党制你们觉得天经地义,但百年后若有人说恢复一党制岂不是也一样让人觉得荒唐可笑?

结果,这次再也没人理睬我。^_^

很显然,我玩这种钓鱼伎俩还显得太稚嫩笨拙,实在是很失败。

我还写过一些其他正面反面的已经记不起来,总的来说,在那里我的观点见解还显得是很不入流。

现在我们来说说这个论坛上的人,首当其冲的就是这个爱国贼古清生,这家伙当时在那个论坛上其实是属于少数派(因这论坛实际上是属于自由派居多掌控的),这家伙脾气也很爆(当然了,写《说不》的能不愤吗?),我记得他有次气急大骂:张三你的眼睛看妞去了吗?这让我觉得很有趣:原来骂人还可以这样骂啊(我那时还是个很单纯的学生仔)

不过,这家伙除了频频骂街之外,似乎并未见他写过什么有内容的帖子,反正我是回忆不起来。

然后就是这个张三一言,这也是网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啊!虽然这十几年来他其实几乎是天天都一直晃荡在我们眼前,但我这十几年来几乎都快忘了他的存在了,你们应该也都会有同样感觉吧。盖因觉得其实在是已经滥大街了。但其实大家好好想想,虽然他很无趣,但他还真是独特得难有第二个人可相比:这十几年来没有哪一天不是在十数年如一日勤勤恳恳孜孜不倦地走遍各处卖力张贴他的那些“民主大字报”执着忘我工作,而且这些文字全都是千篇一律的“民主专制”八股文,我看他那种巨大的工作量和单调性,那些文章,不要说让我写,甚至不要说阅读,仅仅只是写好了转给我让我各处去贴,这么一天贴下来都会累死我。

更何况听说他居然已经是八十老翁!(我看他那异常旺盛的精力和斗志,我当初还一直以为他是个壮年汉子呢!)

这才真是老当益壮啊!

但这个张三一言跟我可颇有渊源,我一上政治网最初接触的就是以他的文章为主,在当时那种闭塞狭小的环境中,我能接触到的东西还不多,可想而知,他的那种在当时看来显得非常专业的民主政治政论文(其实即使在今天看来他的文字都是非常中规中矩很有他的个人风格的)对我的冲击很不小,我虽然之前也看过一些余杰和老侠(刘晓波)的书,再加上天生的反政府倾向,对什么民主专制一类问题已经有大概的认识和明确的倾向,但像他这么系统而明白的论文,还真的是第一次接触到。

开个玩笑说,他甚至可说算得上是我的启蒙老师了。

当然,这就是开玩笑说说,实际上我跟他并无多少共同之处,虽然在民主专制的大方向上是一致的,虽然看了他的文章长了不少见识,但我的斗争方向从来就不主要在那些民主专制孰优孰劣的问题上(对我来说这些问题还有必要争论吗?),我很快就转移到了攻击中国文化的方向上去了。

他当时的文章中用了一些颇有趣的称呼如什么“一党专制辩护士”我现在还能记得,他好像还把他的文章搞成了一个系列各篇都起个名曰:张三一言与一党专制辩护士论战集(似乎是这样,也许可能记错),我下载了很多在网吧电脑上,结果差点给我惹来麻烦(后话细表)。

我当时看了他很多文章,但不久我离开那个论坛之后,这十几年来我就再也没去看他的文章,几乎没点击过他的帖子,因为他的那些帖子,你只要一看标题就知道他要说什么,而且十几年来我从没跟我这个“准启蒙老师”说过一句话,从没跟过他的帖子,他也从没跟过我的帖子,没有过任何一点点交流,甚至哪怕我用别的ID的时候我也从没跟他有过一点点交流,但我跟这网上不管什么阿猫阿狗其实都曾暗地里多多少少有过一点交道。这也太奇怪而有趣了。

直到前不久我在facebook上偶然看到他,第一次得见他的真容,原来还真是个白头老翁,我想起往事,觉得感慨,十几年来才第一次跟他打了招呼,向他问候,介绍了自己,他也很文质彬彬地回复了我(但他显得似乎对我很感陌生,虽然十几年来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可见他工作的忘我^_^),他的用词很古雅,也不知道是卖弄学问还是真的学究气,我居然查了词典才知道是什么词义。

但是我跟他打了招呼后没多久,我意外地发现他在另一处向人问询:有人在facebook加我为好友,跟我搭话,这些人是不是有什么企图?(他的革命警惕性还挺高^_^)

对方回答他说,facebook上加好友一般都是系统自动推荐的,如果不喜,不理就是了。

然后他就说:哦,那我以后再也不理睬他们了。

我看到这个,感到自己真是热脸往冷屁股上贴啊,也不知道他说的人里面包不包括我。反正我立马回去将他取消关注,省得他会认为我想对他图谋不轨。

我最终还是跟我的“老师”无缘,看来上天安排我们十几年来毫无交道确实是天意啊。^_^

顺便我们再说说这个春夏评论,这人可算得上是个单纯的理想主义者(你看他的ID就知道其含义),人品似乎还不错,人缘也很好。前面说到他办了一个似乎是最早的专门性政治类个人网站,专门收集各种民主派自由派的文章资料,因此影响力很大,我也因此跟他有过一些交道,但他自己其实是不怎么写文章的,而且不知从何时起已经隐退不再现身了,看来是对政治前景彻底绝望了,只是有重大事件或者重大日子时偶尔在《新文化》上露个面。

我在这个论坛上浸淫了其实也没多久,有一天,我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一篇文章,突然从身后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这不是反动吗?我吃了一惊,回头一看,原来是网吧老板的一个男手下(似乎也是她的亲友一类的)正站在我背后悄悄看着我正在看的东西,这家伙是北方人中不多的那种身材瘦小面相贼精比较南相的那种类型,我看着他冷冷的眼神,心中顿时大感恐慌。

其实我正在看的那篇文章并无什么“反动”之处,只是讨论关于中国的粮食安全问题,都没有直接涉及到政治,但就是这样,在一般中国人看来都感到接受不了。我虽然心里恐慌,但还是硬着头皮跟那人争辩了几句:中国的粮食是比较紧张嘛!对方毫不客气地反驳道:粮食紧张有政府处理,需要我们来操心吗?

北方人总的来说还比较好相处,但是一旦义正词严起来也是很厉害的。我又语无伦次地争辩了几句,一边匆忙收拾了一下就离开了。

出门之后,我仔细一扫视周边,猛然才发现就挨着网吧不远处就是一个派出所!以前来去匆匆的居然都没注意到。这下心中更感恐惧吃惊,迅速离开,此后好多天都不敢再去那地方了。

这样过了好多天,心里惴惴不安,却又忍不住想再去看看动静如何,心想我也没做什么,就是看看文章而已,而且当时那篇文章内容也没什么大犯禁之处,如果真有什么事,应该早就找到学校里面来了吧。

于是我又重回那个网吧,一进门,没想到那个小个男人正跟另一个也是老板亲友的男伙计(这个比较魁梧,属于那种面相宽宏憨厚型的,跟我关系也不错)凑在电脑前正聚精会神地看着什么呢,一听有声音,回头一看是我,两人吃了一惊,但脸上马上浮现出一种惊喜的,如释重负的,又有点...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的一种笑容,反正就像是那种盗窃团伙突然看到自己被抓走的同伙被放出来了似的那种偷偷摸摸的惊喜笑容,反正当时我是一看到这种笑容,就明白我没事了!他们没有去告发我!

他们似乎还亲热地拍了我几巴掌:你小子!别在我们的电脑上下载这些反动文章!

原来是我下载的那些张三一言的“与一党专制辩护士论战集”被他们给发现了(我还小心翼翼地给藏在一个隐藏文件夹里都给发现了)

其实,这些做小生意的,或者小摊小贩,一般来说都还不算太坏,他们都有点小家当,最怕惹是生非,特别是怕跟政治斗争扯上关系。倒是那些公司里面或者机关里面的闲人才特别坏。

再者,燕赵之地的人民民风也还算是纯朴,我一直觉得这地方的人应该算是中国人中道德素质最好的吧(虽然北京城之内那些胡同串子给人感觉名声不好)。反正印象都还不错,有时候也有点怀念北国往事(虽然现在已经觉得我过去在支那的生活都是毫无意义毫不值得怀念的,只想统统忘掉)。

他们似乎还叮嘱了我一下以后别再在他们电脑上乱下载东西,我似乎也唯唯诺诺了一下,然后就什么也没发生过的一样各干各的去了。几个小女孩也还在。

这可是在十几年前哦,要知道,即使是今天,也还有人仅仅因为在微博上说了几句并不算太犯禁的话就被劳教的(当然,这种情况属比较特殊的,一般是冒犯到了特定的官员如薄熙来)

这此后,我也还紧张了几次,有几次甚至猛然看到几个穿警服的大盖帽走进来,往里屋钻进去了,这么来来往往好几次,但最后什么也没发生,也从没人注意过我。

后来我才明白,老板,还有这些旁边派出所的民警,其实平常里都认识,也不时走动,借用点什么东西什么的,甚至也许就是住得不远的邻居,那个老板的家就在附近我甚至还去过(但我现在已经记不清我是什么事情跑去她家里的),北方土地平旷,那时也还没有大规模搞商业开发,人们往往就在自己住家附近开店做生意或者上班。

我知道了我什么危险也没有,从此就在这里呆了好长一段时期直到毕业离校,从此,就在“敌人”眼皮底下,放心大胆地开始了我的网络革命斗争生涯。^_^

作者:飞虎队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飞虎队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84873 seconds ] :: [ 29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