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发现芦笛一年前写的文章现在微信上广泛流传,遂在此地再贴一次。该不是被误解为是毛左论点吧?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发现芦笛一年前写的文章现在微信上广泛流传,遂在此地再贴一次。该不是被误解为是毛左论点吧?   
老哈






加入时间: 2009/04/25
文章: 1470

经验值: 60579


文章标题: 发现芦笛一年前写的文章现在微信上广泛流传,遂在此地再贴一次。该不是被误解为是毛左论点吧? (626 reads)      时间: 2015-7-28 周二, 上午10:05

作者:老哈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给党中央的建议:为理论家们扫盲的任务刻不容缓


近年来国内一个怪现状,就是党国理论家们频频在网上搞笑出丑,专闹文盲笑话,“释放负能量”(能量似乎是标量而非矢量吧?有正负么?),给中国的国际声望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损失,令我这忠党爱国的老同志无比痛心,不得不出来向敬爱的党中央建言,提请中央重视这个问题。

文盲理论家们最先引起我的注意,乃是世界历史上独一无二的“反宪政”闹剧。他们竟然在党报党刊上痛批宪政,以此开创了人类历史新纪元。我实在看不下去,乃写了篇短文告诉那伙文盲:所谓“宪政”,就是“严格按宪法治国”的意思。世上有各种各样的宪法,自然也就有各种各样的宪政,民主宪政只是其中一种。您实在要批,就批民主宪政得了,岂能不分青红皂白一锅熬?这不是公开声称《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不过是个欺骗百姓的幌子,我党绝不会按它治国么?这是何等的反动宣传!可惜言者谆谆听者藐藐,直到有人出来说,毛泽东当年也曾是“宪政研究会”会员,“批宪政”的闹剧才算姗姗落幕。

此后理论家们又出来痛批“历史虚无主义”。我只能向他们沉痛地指出,要批这,就一定会批到伟大领袖毛主席头上去,盖他不但在党的八大会议上首倡“厚今薄古”,盛赞“秦始皇是厚今薄古的专家”,更在文革初“大破四旧,大立四新”,把几乎所有的中国文化遗产都当成“剥削阶级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加以无情毁灭。无数珍藏民间的国宝、文物、字画、庙宇、道观因此化为轻烟,远远超过了他宣布的“超过秦始皇一百倍”。此后他老人家又发动批林批孔,将孔孟程朱乃至中国历史上几乎所有的“地主阶级知识分子”一网打尽,统统划为阶级敌人。虽然此后的评法批儒运动给少数历史人物诸如秦始皇、曹操等人落实了政策,摘了帽子,但那主要是四人帮干的。为毛主席亲口肯定的,两千年历史中似乎就只有陈胜、吴广、洪秀全等寥寥几人。

这种“历史虚无主义”,可不是个别学者写的几篇无足轻重的论文,而是以无产阶级专政的强大威力在全国推行了几十年的治国实践。它造出了整整几代对中国历史、世界历史一无所知的文盲(包括理论家们在内,of course)。莫非我党理论家们准备清算这罪恶?如果不是,除了它,世上哪还有什么货真价实的“历史虚无主义”?

接着又是新华社指控谁谁“谣翻中国”的笑话。我再次忍无可忍,撰文告诉那群文盲,如果中国能轻易被几则谣言“谣翻”,那政权也就到了岌岌可危、朝不保夕的危急地步了,比列宁同志对沙皇警察说的“这不过是一堵朽墙,一推就会倒的”的情况还严重万倍。真要到了这种危急时刻,需要的不是拿捏几个无足轻重的“造谣者”,而是立即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

所以,这种宣传,完全是无视中国空前强大的综合国力,抹杀中国数一数二的经济超级大国地位,蓄意在民众中制造恐慌,动摇人民群众对我党制度、理论、道路的信心。

然而文盲实在太多,笑话擢发难数。刚才在网上爬,又赫然看到两则。

第一则是《搜狐新闻》的报道:“目前,我国认定和明确的邪教组织有14种。其中,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文件明确的有7种,公安部认定和明确的有7种。”

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政府不能裁判宗教事务,否则就是搞政教合一,这应该是最起码的文明常识吧?裁判宗教的正邪,既不在中央办公厅与国务院的职权范围内,也不是公安部能管的。“邪教”根本就不是个法律用语。在司法面前,没有什么信仰的正邪,只有是否犯罪的问题。我还从未听说过“加入邪教”能作为一种用于起诉的罪名,更不用说那犯罪性质居然是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确定的!中国这第五大发明,当真是开创了人类历史新纪元。

我不是质疑这些组织是否有犯罪行为,这是司法机关的事,不是我的事(当然也不是中央办公厅与国务院的事)。我只是想告诉文盲们:公安部可以宣布某某组织是犯罪组织,但不能宣布它是邪教组织,因为这是中世纪欧洲宗教裁判所的专利,不是司法部门的。由中央办公厅这种党务机关、国务院这种行政机构来作出这种判决,就更是荒谬绝伦。

更何况据《搜狐新闻》,好几个被判定的“邪教组织”的主要罪行似乎就是“宣扬世界末日”。这算什么低级笑话?

凡有点中学文化的人都该知道,“宣扬世界末日”乃是所谓“亚伯拉罕宗教”(Abraham Religions,包括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在内)的核心教义。这三大教门都宣称,世界末日即将到来,而所有的人包括死者在内届时都将被拎起来,接受所谓“最后的审判”。它们就是靠这核心教义来招揽信徒、规范其行为的。如果“宣扬世界末日”成了邪教的判据,则这三大宗教也是邪教了。

当然,老芦也骂过这三家宗教就是邪教,但我不过是个无权无势的草民,那些话只反映了个人好恶,与具有法律效力的政府行为完全不可比。

最后一则笑话就是引起戴旭大笑极度亢奋的“敌对势力渗透”。据报道,中央纪委驻院纪检组组长、院党组成员张英伟10日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讲话中指出,目前社科院意识形态的主要问题体现在四个方面:第一、穿上学术的隐身衣,制造烟幕;第二,利用互联网炮制跨国界的歪理;第三,每逢敏感时期,进行不法的勾连活动;第四,接受境外势力点对点的渗透。

这真是堪入《文盲笑林广记》了。什么“学术隐身衣”,什么“跨国界歪理”,什么“不法勾连活动”,这类“宇宙真理”过于高深,我辈非文盲不懂,就看那“境外(敌对)势力渗透”吧。请问,那是“组织渗透”,还是“思想渗透”?

如果是前者,那就是反间部门的事,轮不到“社会科学家”兼“御史”开口。如果是后者,那就是文盲笑话——世上哪有“反渗透”的科学?离开“渗透”与交流,何来科学的发展?莫非这位张科学家连一次学术讨论会也没参加过?

而且,真金不怕火炼。既然中国的社会科学家们掌握的是“宇宙真理”,还怕什么思想交锋?为何不敢“让思想冲破牢笼”,把“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让“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却要打造个针插不进、水泼不入的铁笼躲进去,如伟大领袖毛主席批评的那样,“把自己关在小房子里,自吹自擂,称王称霸”呢?

60年代,《毛主席语录》在西方到处自由发卖,从未遭到禁止。就是如今,也没听说中国在世界各地开设的孔子学院吓坏了哪个神经衰弱者。张科学家这种危言耸听,我看跟“谣翻中国”论制造者一般,完全是蓄意暴露我党彻底缺乏“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

凡此种种,暴露了如今的理论家们真是一代不如一代,愧对他们的前辈。其实老一代理论家们诸如陈伯达、艾思奇、胡乔木、陆定一、周扬、张春桥、姚文元等人也都只有中学学历,也就是点知青底子而已。但在我记忆中,他们可从未闹过这种文盲笑话。这说明与民国相比,现代文科教育的水平已经低劣到了何等惨不忍睹的地步。

目睹这种种令人痛心的荒唐现象,我不能不斗胆向中央建议,迅速加强对理论家们的教育。若有可能,应及早安排他们到中学去回炉补课,务必在短期内使他们获得最低限度的文明常识、法治常识以及文化知识,以尽快结束 “文盲管宣传”的外行领导内行的可悲局面。

作者:老哈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老哈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77901 seconds ] :: [ 31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