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下)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下)   
平头




性别: 性别:男

加入时间: 2007/03/04
文章: 477
来自: 丹麦
经验值: 30559


文章标题: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下) (923 reads)      时间: 2016-4-20 周三, 下午12:16

作者:平头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一,香港特线团伙

因腐败、通共纳共、滥性、假政庇敛财等问题陷入信任危机的民阵主席盛雪,正在遭遇众叛亲离的窘境。在这危难之际,香港特线几个自诩“民运老战士”伸出了援助之手。

这其中就有陈景圣、陆伟萍、陈劲松,以及笔名申渊的陈愉林等等香港国安特线团伙。



图1:与盛雪结拜姊妹的上海国安线人陆伟萍

作为前英国殖民地,香港回归以后,香港的实际控制权,当然在中共手中。中共在香港的特线,不同于其他国家和地区,他们无需恐惧所在国(地区)的法律,不怕被揭露(在德国,二名中共特线因为打探维吾尔世界代表大会,最终入狱)。香港的特线可以用四个字形容:有恃无恐。他们从来不隐瞒自己的身份,而且以炫耀自己的特线身份为荣,甚至互相攀比,“我爸是李刚”成为一种奇特的香港线人文化。

香港线人将有中共国安和公安特色的“喝茶”搬到香港,每每在席上,总能听到“你最近回大陆,是不是到扬州述职去了?”诸如此类的问话。陈景圣从常州回来,大家都要他说说,常州国安对某某问题的看法。陈景圣被上海公安遣送回港,他公开宣布明天我要去上海与虹口国安见面。每次海外民运开会,线人们都纷纷回大陆去拿经费,然后集合,一起出发,毫不讳言。中国有一句老话,此地无银三百两,香港线人却是此地有银三百两,以至于有人拿到大几万人民币,不当众显摆一下,就感到不爽。

香港的特线文化,决定了特线们“实话实说”的的特色,我是扬州的,你是上海的,他是常州的……都是特线们自己说的,盛雪要证据,那么你就去问问这些队友。



图2:常州国安见习线人陈景圣在凤凰卫视上现身说法

陈景圣是盛雪在香港的死党(其姘头陈某玲与盛雪结拜姊妹),红黑通吃的主,其“蓝皮红心”、“姐夫”以及特线江湖的多重身份,彰显了盛雪香港特线团伙的厚黑性质。

常州国安见习线人陈景圣麾下,有上海线人、扬州线人、福建线人、广州线人等等。

金华酒楼“告密门”

香港九龙一家名叫金华酒楼的茶肆里,是内地各省市国安、公安线人定期聚首打探消息的场所。香港弹丸之地“狼多肉少”,加上线人无业,被民主派排斥,无法融入香港主流社会,线人告密的情报资源少得可怜,于是,难免线人圈里窝里斗——互相告密领赏。

某天,上海线人陆伟萍在金华酒楼指着扬州线人绰号“舔葡萄”陈劲松的鼻子破口大骂“通共告密”,原来陆伟萍与盛雪,以及陈景圣的姘头陈某玲结拜姊妹后,又“火线入党”——秘密填表加入香港民阵。当时陆伟萍填表时就陈景圣、陈劲松两人在场。哪知“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第二天深圳国安就知道了!

这陆伟萍也不是省油的灯,心想填表时只有二陈在场,必有一人是告密者。陈景圣是“姐夫”,哪有“姐夫”搞“小姨子”的道理?陆不疑有诈。剩下来只有扬州线人“舔葡萄”陈劲松是最大嫌疑者。于是上演了上述指责“舔葡萄”陈“通共告密”一幕。

陈劲松“鸭子吞筷子——脖硬”,赌咒发誓死不承认,“向深圳通报线情不是我陈劲松,我即使汇报也是向我扬州方面汇报……凭什么姐夫就不会吃熟不吃生?”他还反唇相讥道,“说我通共,那你陆女士怎么这么快就得到那边的消息呢?!”……

于是,这上海、扬州、常州三角关系“告密门”陷入各说各话的“罗生门”。但深圳国安次日知晓陆伟萍填表加入民阵倒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过去海外民运组织的参与者,50%以上是中共线人,现在情况变了,海外民运组织的活动竟然由中共线人提供活动经费,左右或主宰这些活动。像盛雪一手包办的“香港民阵”全部由中共线人组成,实在很少见!

多伦多盛雪团伙下三滥的招数读者诸君已经领教,诸如女流之辈李菲菲出口成脏就骂“三字经”;“法律学者”李天明公开叫嚣“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骟了费良勇!“无间道”之陈用林扬言悬赏一万美金割了某女作家的舌头……

各村有各村的高招。盛雪的嫡系香港特线民阵成员的素质与不遑多让,这帮线人是一个没有理想、没有灵魂、没有人格的败类,有六个基本特性:1,全部是中共国安或公安的线人;2,全部是无业人员;3,全部没有受过高等教育;4,全部无法融入香港主流社会;5,全部被香港民主派排斥;6,全部被所属国安或公安部门视之如破履。

有道是: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盛雪的打手陈景圣把持的香港民阵全是由中共国安线人组合,盛记民阵是什么货色,大家一目了然。如此一番扒皮过后,再反问一句“盛雪是谁”,如果由此延伸出“盛雪从哪儿来”、“盛雪要到哪里去”,并与“盛雪是谁”组成哲学式的终极命题,更是呈现出另一种容易被人忽略的复杂性。

特线力挺盛雪悉尼“顺延”一届主席

2015年3月,盛雪邀请香港等地非民阵成员前往澳洲悉尼,在民阵十一届里监事会成员大部分缺席的情况下,盛雪企图强行召开民阵第十二届会员大会。盛雪让香港特线火线加入民阵,企图凑足法定人数。这里必须要指出的,出席悉尼会议面目不清的香港与会者,竟然有幕后金主出资机票和住宿费用,甚至连新西兰的旅游项目也有人出钱!结果,在只有二十人左右的与会者并有将近十人反对的前提下,强行通过了盛雪“顺延”一届主席的决定。

这次召开的选举会上,盛雪做了很多很卑鄙的手脚,在仅有与会的20多人中,有13人是来自香港号称“香港民情研究所”成员,而现查明这些人多数是有着大陆背景的中共线特,有人公开承认从中共那拿了钱。这其中就有陈景圣、陆伟萍、陈劲松,以及陈愉林等等特线。因为这些人首次出现在民阵的选举会上,没人认识他们,老民阵成员就向他们询问,听听这些人自己的回答:“有人出钱让我们来,我们就来了,”“以前不知道盛雪是谁?没听说过,也一点不了解”。
在这样的情况下,让这些人举手表决通过让盛雪顺延主席的决议完全是中共暗中操控的黑道帮派的做法。

可笑的还有,这13个香港人中,在这次以反中共为主题的会议上,有8人被安排在大会发言,这8人上台,都是给盛雪唱唱赞歌,就下来了,所说内容与会议主题没有丝毫关系。比如扬州线人陈劲松上台为盛雪“酸葡萄”理论背书,这个初中文化的大老粗实话实说:反对盛雪的,女的就是嫉妒盛雪的美貌,男的就是得不到才倒打一耙(盛雪云:男人反对她,就是想沾她的边没沾着。女人反对她,就是嫉妒她的美貌)。回港后,有人和他开玩笑:你陈劲松已经五十年不举,怎么吃葡萄啊?这个扬州老流氓竟然无耻地说,不能吃,舔舔也好,陈劲松“舔葡萄”的绰号不胫而走。

这次非法的选举活动是有严重作弊嫌疑。13个香港人不仅到澳洲来开会旅游的费用有人全出,还包揽了他们到新西兰旅游吃饭、住宿的全部费用。

二,为保盛雪抛出陈愉林和贝岭

陈愉林虽不是盛记伪香港民阵的成员,但他与盛雪瓜葛不少(既赴澳洲悉尼力挺盛雪,又在香港特线力挺盛雪的通电上联署,还在其主编的《婆娑谍影》奉旨演“苦肉计”——将盛雪与桂民海并列放在书中第八、第九号“小骂大帮忙”)



图3:《婆娑谍影》有关盛雪篇章

桂民海(阿海)被从泰国绑架回国后,中共方面为了洗脱盛雪的嫌疑,先是陈愉林被抛出来做“替罪羊”,贝岭率一众独立笔会成员(盛雪也在这十六人联署名单中)口诛笔伐,贝岭和一干独立笔会的成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地谴责陈,实际上也是为盛雪出卖情人阿海撇清干洗。随着网上有文质疑盛雪出卖桂民海后,继而贝岭被香港《成报》指证是“中共特务”。

陈愉林只是小特线,贝岭也就认怂的“甫志高”,中共丢卒保车抛出陈愉林和贝岭,实际上是为保已窃据“全球民阵主席”的“深喉”盛雪,以达到“控制并引领民运”之目的。

陈愉林其人其事

一九三六年出生在上海的陈愉林,年幼时入读上海基督教青年会中学,和江泽民、李岚清是校友。该校是中共地下党主攻的目标,三八年就建立地下党组织民先队,陈愉林十二岁就祕密加入地下党。

四九年中共夺取政权前夕,虽然遭家庭激烈反对,陈愉林和父亲(当年上海自来水公司总经理,后被打为苏联特务,闷闷而死),毅然留在国内,没有和其他家人前往香港等地逃难。陈愉林其后火红一时,当团总支书记,考大学又被保送到北京外国语学院,一九五六年加入共产党,五七年反右,他是学校积极批斗右派的学生领导人物。 一九五八年被打成右派,直到一九七九年被「改正摘帽」回上海。

六四促当中共特别党员

七九年陈愉林右派被摘帽后,因为右派生涯时跟随一个老右派,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个环境工程硕士学到过硬的技术,他成为知名的环保专家,担任上海某国家级设计院院长,非但享有「全国人大代表」荣衔,而且内定为国务院某部部长接班人。

但八九年六四镇压前,十八名人大代表发出连署信,要求反对戒严部队进驻天安门广场。正在尼泊尔公干的他从加德满都发了一份传真,向全国人大常委会表示,要求在这封公开发表的联名信上,加上他的名字。

因为这封信,他被勒令停职检查,面临整肃。

就在此时,有关方面向他布置一项特殊任务,如他乖乖受命,则「签名信」一事「作认识问题处理」。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他成了「中共特别党员」的一员,于回归前祕密派到香港,担任某贸易公司经理,做「小骂大帮忙」的工作,并定期为中共蒐集情报。

三、盛雪与败露“共谍”曾大军


大约一年前,社民党现主席曾大军被美国情治部门以特嫌问题戴上电子铐跟踪调查,今年年初网上爆出曾大军在中领馆帮助下辗转逃回中国的猛料。

其实并非马后炮,社民党中最早揭露曾大军是特务的是林其干。后经过我们的观察与核实,2013年平头在社民党时就与卞和祥一道揭露曾大军,因此得罪了刘国凯,在曾大军的极力挑拨下,社民党一分为三:美东、美西社民党,以及社民党革命委员会。



图4:2007年5月中旬访问丹麦社民党总部。左边:丹麦社民党联络部部长玛丽雅、丹麦社民党工会负责人彼特;右边右起:曾大军(中国社民党联络部长)、刘国凯(中国社民党主席)、刘刚(丹麦民运人士)、平头(中国社民革伙计)

曾大军是何许人?

曾大军系原湖北省组织部部长曾惇长子,原籍湖南邵阳,1947年10月19日出生于武汉。一九六六年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学习,文革中参与造反,受到解放军大将王树声(曾惇好友)的庇护,逃过打击,进入西藏军区担任下级军官。一九八三年退伍加入刚刚成立的中国国家安全部湖北安全厅,公开身份是安全厅外围的掩护机构中国旅行社湖北分社的干部。在武汉大学接受英语培训,一九九〇年潜伏来美。

资料指,曾大军曾混入民运队伍,多次破坏中国民主运动,导致中国国内多人被捕,如社民党成员王小宁。被台湾军情局三处策反的原中国青年报记者董维、董维发展的间谍谭光广,均被判刑十年,谭光广次年保外就医,另一名间谍吴建明在北京被捕,被驱逐出境。爆料还说,是中共运作在台湾军情局的高级特工逼迫董维进入中国大陆,后董维和曾大军于二〇〇三年进入大陆后立即被捕,最终被判刑十年。曾大军安然无恙,半年后回到美国。

大陆媒体湖南邵东电视台2005年9月13日的报道说,曾大军在担任中国社会民主党高级职务(社民党国际联络部部长)期间,曾公开回到大陆,当时身份为(亲共组织)纽约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副会长。

曾大军跟中国住纽约总领事馆官员、中国驻联合国使团官员曾晓华联系密切,资料指为拉拢监控大陆到海外访问的学者、和纽约的一些文化团体的活动。

社民党在十年内分裂过五次,第一次分裂始于2001年,内斗不断一直到2011年,仅在2011年的头8个月中就发生了四次分裂事件,导致最终的大分裂,所有这五次分裂事件都是中共特务曾大军制造。十年来,他一步步收买了社民党主席刘国凯,倚仗刘国凯的保护和扶持,取得社民党主席职务,导致社民党数个高层干部愤然离去而使社民党一分为三。

悉尼开场插曲:两特务上演全武行

2015年三月下旬召开的盛记民阵悉尼大会,一开场就不消停。

话说战斗在不同秘密战线的来自美西的金秀红终于和美东的曾大军(纽约“和平统一促进会”副会长)在悉尼会师了,金女憋了几年对曾男的一腔怒火一整天都在寻找着机会发泄呢。

晚上,当地人员在大唐酒家筵开8席大请宾客,几轮酒肉之后,金秀红开始不忌讳的高声谈论隔了两个桌子的曾大军是中共特务,几分钟后,只见恼羞成怒的曾大军瞪着牛眼拿着酒杯悠悠走向一身红布行头装扮的金秀红所在的桌子,正当满桌人以为他是来敬酒的时候,一杯掺了辣椒酱的红酒已经兜头泼到了金秀红脸上……立刻,大哭、大叫乱成一团……热闹之极。盛记悉尼大会一开场就上演:民主党党鞭PK社民党党魁的精彩戏码。有人私下说“两个特务干上了”,有人说:“这一泼,红酒分辨了谁是真谁是假”……

在盛雪面首张小刚的地盘曾大军竟敢撒野,你打狗也不看看主人是谁?与会众人皆以为盛雪会拿曾大军来“杀一儆百”立威,哪知道盛雪一方面安抚金秀红,劝其“相忍为党”,一方面掩护曾大军私下江湖封口令:“此事淡化处理,从此不许再提曾大军、金秀红互指‘共特’一事云云……”

2016年1月5日,网上盛传“混迹民运多年,中共特工曾大军逃离美国回中国”,曾大军在中领馆帮助下成功逃离美国,并从墨西哥转道返回中国,回到湖北省国安厅官复原职,甚至立功升官,为甚嚣尘上的曾大军共谍案画下句号。而曾大军的密友唐伯桥则别出心裁地“推测”:“是中共方面将曾大军绑架回国”!

曾大军真实身份的暴露,也让人不能不对他所极力维护和掩护的盛雪产生更多疑问,盛雪的背后,到底是什么?东欧共产政权垮台后的秘密档案证实,很多以民运名义活动的人士,包括一些头面人物,事实上早为共产党的线人。

盛雪与“和统会”的关系

2006年柏林大会盛雪死保的“共特”李震,是匈牙利“和统会”会长。参加2013年盛记民阵多伦多会议和2015年盛记民阵悉尼会议的均有原纽约“和统会”副会长的曾大军(会长是台湾臭名昭著的亲共人士花俊雄)。“被视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针对海外华人的统战机构之一”的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成为盛雪的亲密合作伙伴,盛的政治面目显而易见。再加上这次力挺盛雪的大陆的李伟东、北风温云超、国安特务杨恒均、西雅图的金秀红(老民联。1993年民运华盛顿大会,金袖管内暗藏录音机麦克风,被王若望之妻羊子发觉,当众质问她为何要暗地录音。自此之后匿迹长久,但近年异常活跃),香港的杨峥、陈景圣、陈劲松、陆伟萍之流的“共特”及线人千里迢迢地赴会,由他们“引领变革”,也就是中共“领导民运,控制民运”战略的表现。此后2015年盛记民阵的悉尼会议,由全是国安线人组成的伪香港民阵以陈景圣、陈劲松为首更是组团十多人拿着津贴跨洲越洋到澳洲为盛雪站台。所以说,多伦多会议、悉尼会议“引领变革”不只是实践中共“控制民运,引导民运”战略的一个新注脚,更有望被视为中共控制海外民运和引领国内维权的一个新地标。

记得2011年在纽约出席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一次我和卞和祥向刘国凯证据确凿地揭露曾大军是如假包换的中共特务。刘一笑置之说,“我亲眼看到的,曾大军住地下室,捡垃圾为生,一个人常常啃方便面……你说有这样搞潜伏做特务的吗?!”平头也不客气地回敬道:"捡垃圾啃方便面这算什么,当年华子良为了蒙骗军统特务,还装疯吃屎呢!"……博讯(2016.01.05)披露:混迹民运多年,中共特工曾大军逃离美国回中国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6/01/201601052158.shtml#.VowVU7Feh2k现在证明当年卞和祥与萧宏揭露曾大军等等社民党内的特务是正确的。分裂社民党的正是曾大军、汪珉、吕易等特务同党,而盛雪的打手兼面首张小刚现在还揣着明白装糊涂地到处造谣“小平头是分裂社民党的主谋”!现在回看当年给刘国凯的长信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如刘所说“若社民党确实特务多多,自然会遭到历史的淘汰和惩罚,不劳你们操心。” ——不想一语成籖,现如今被吕易、陈钊、曾节明(申曦)等特务把持的社民党端的是“池浅王八大,庙小鬼怪多”。(详见:关于曾大军等特务小平头回致刘国凯——社民党的“维基解密” )

社民党曾大军团队的陈钊(陳澤超)与曾大军、吕易、曾节明都是一丘之貉,整一个中共“把支部建在社民党”内——曾大军是社民党主席,吕易是副主席(现扶正成主席),陈钊是秘书长,曾节明(申曦)是副秘书长兼宣传部长。

我们再来扒一扒刘国凯盛赞的社民党秘书长陈钊是什么货色。

四、盛雪与《成报》陳澤超(陈钊)的猫腻

自从阿海(桂民海)被中共从泰国绑架回国后,网上一篇题为 李郁:盛雪在绑架阿海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点不成熟的分析http://blog.boxun.com/hero/201601/xiaopingtouyehua/28_1.shtml,和阿海写给盛雪的情书——我是你的马仔(多图)http://blog.boxun.com/hero/201601/xiaopingtouyehua/26_1.shtml将盛雪又拉回公众视野,使得盛雪再次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

香港铜锣湾书店阿海等五人的失踪,是中共精心设的一个局,在这场中共内部中央系PK政法系的内斗中,戏码翻新,猛料迭出。尽管盛雪在此过程中使出浑身解数声东击西、瞒天过海,但还是露出马脚。该文一针见血地指出:……阿海被中共绑架后但盛雪始终没有为阿海说话,即便是盛雪的红颜知己陈汉中老叟争宠献媚地倡议盛雪就此登高一呼成立“反绑架大联盟”(汉中老叟原话:盛雪,能者多勞,你能夠登高一呼,我相信你做得到!……「反綁架大聯盟」,可以做大,應該搞大,必須大搞),平常争名夺利“巾帼不让须眉”的盛雪对于唾手可得的“做大、搞大、大搞”之荣誉也大打推三阻四的太极拳,其三缄其口讳莫如深,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

在此节骨眼2016年02月03日香港《成报》石破天惊地抛出《中共特務貝嶺告密,桂民海被拘》

此消息不胫而走,博讯、美国之音中文网、等等各大媒体论坛都在传播此消息。

同一天国内安徽资深民运人士沈良庆在推特(Twitte)上发推文表示

沈良庆 ‏@sliangq 2月3日
无论成报新闻披露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贝岭特务身份真伪,看来事件背后的水都很深,值得大家关注。

沈良庆 ‏@sliangq 2月3日
查了一下披露贝岭特务身份的成报新闻历史,成报曾是香港最畅销报纸2003年以后先后被大陆商人吴征(杨澜夫)和覃辉收购控股,后多次易主并陷入财务危机,不清楚现在跟大陆有无关系,该报道是否中共放水。如报道属实,中共主动办民运幕后操控创办笔会倒是个大新闻,也能说明其中很多怪人和怪事。

起底陳澤超以及《成报》的中共背景

沈良庆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要问《成报》的中共背景,平头在揭露曾大军分裂社民党时恰好与时任《成报》編輯主任陳澤超(化名:陈钊。其在社民党的职务是社民黨香港党部副主任、后被曾大军委任社民黨秘书长,兼盛记民阵的理事)交过手。陳澤超的真实身份是中聯辦特工,《成报》此时抛出这篇《中共特務貝嶺告密,桂民海被拘》,实际上是玩的是“丢卒保车”的把戏——中共为保盛雪“引领民运”抛出小卒子貝嶺,确保盛雪全球民阵主席成为中共“引领民运”的傀儡。

《成报》之举,连同中共方面为保盛雪相继抛出陈榆林、贝岭,街头巷尾电线杆上贴出PS盛雪的裸照,以及中共背景的《明报》力挺盛雪,都是中共配合盛雪自导自演的“苦肉计”,旨在转移视听,丢卒保车。

分身有术横跨多个政治组织

陳澤超兼职横跨多个民运组织:香港民主黨、民間人權陣綫、中國自由民主黨、盛記民陣、民聯陣、社民党、香港民主中國促進會都有他陈泽超一份。他事無巨細,事必躬親,民促會的會議記錄、打電話通知人開會、民促會抗議活動上網報道等瑣事全部獨攬。他僭越甄燊港,自封民促會召集人,私印卡片到處派發,他百般親近公民力量、前綫、法輪功、冤民大同盟、五七學社、勞改基金會,越是反共組織他越往裏鑽。成報長期嚴重虧損,如果是商人早關閉了,成報根本就是中共的報紙,這則新聞說明成報與中共報紙無异:星島環球網 www.stnn.cc 2009-01-15 【星島網訊】《成報》14日突然發表聲明稱,該報總編輯魏繼光已被革職,原因是魏繼光在該報的“歷史上的今天”專欄處理有嚴重錯誤。 《大公報》消息,《成報》14日在頭版刊發此項聲明。聲明稱:“《成報》總編輯魏繼光先生,在處理1月13日報章內‘當年今日’版犯了嚴重的錯失,‘成報報刊有限公司’决定實時解雇魏繼光;另由于《成報》在今次事件上,需要作出全面檢討,故‘當年今日’版從今天起暫停,直至另行公告爲止。”成報大量裁員,長期欠薪,人手極缺。身爲編輯主任陳澤超應該周身不得閑,那有功夫在反共政黨團體處處兼職,事事包攬,更違反了香港傳媒不得參與政治活動、不得加入政治團體的專業操守。但陳澤超偏偏例外。身爲編輯主任陳澤超應該是寫社論的高手,他既然如此熱衷民主事業,却從未寫過自己的民主理念文章。他就這樣兢兢業業一直從事與身份不相符的事業。

中聯辦特工陳澤超幾件事

再看看陳澤超(陳釗)的身份和他從事的與其身份不相符的事業。陳澤超公開身份是香港《成報》編輯主任,但他總是取代總編、老闆,成爲中聯辦系統的座上賓。每每躋身香港報業高層(老總)出訪大陸代表團成員,還代表《成報》出任香港報業公會會員,看樣子他實際上就代表成報。他如果真是反共民運分子,中共能如此厚待禮遇與他?

07年香港五七學社邀請民促會共同舉辦【反右五十周年研討會】,陳澤超包攬及掌握受邀請來港右派名單,結果除倆個僥幸“漏網”的右派赴會,大部分受邀請的國內右派被堵在家門和被海關邊檢攔截。這當然是陳澤超的“功勞”。

最能說明陳澤超的共特身份一件鐵證是:據社民党多個成員說,2008年初劉國凱密約國內社民党党部主任來港密商,陳澤超是唯一參與者,劉國凱後來發現赴香港密會的一名國內党部主任失去聯絡達半年之久,通報中委才曝光此事。該人凶多吉少,恐怕早已陷入中共黑獄,此事陳澤超脫不了干係。

五,李一平认定的国安特务杨恒均

2011年华盛顿汉藏会议时,盛雪特别把杨恒均作为嘉宾请到会场,而杨恒均站在麦克风前面时,还忍不住一口一个“盛雪妹妹”地叫着。他们的关系,的确不能忽视。

有必要着重讲讲杨恒钧国安背景。

杨恒均(1965年4月18日-),中国湖北省随州市人,2000年入籍澳大利亚。是著名时事评论家,网络作家与学者。著有致命系列三部曲,包括《致命弱点》《致命武器》和《致命追杀》。这些作品描述了关于一个中美双重间谍的故事,题材可能有一部分来自个人经历。致命系列填补了中国间谍小说这个文学题材的空白,是网络小说的一部代表作。目前他住在广州。妻子和两个儿子定居澳洲悉尼,是澳大利亚公民。他经常往来两国之间,他本人还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但按规定中国不允许双重国籍,按规定应没收。

经历
1987年至1997年,分别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海南省人民政府、香港中资公司工作。
1997年,在美国大西洋理事会从事国际战略问题研究。
2000年,在华盛顿和悉尼从事国际问题研究。
2002年,开始从事文学创作,已完成小说二百万字,包括惊险政治间谍小说致命系列三部曲;以及纪实文学《伴你走过人间路》。
2006年,开始在网络上撰写散文和时评。杨恒均曾在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工作,3月起出任澳大利亚《悉尼时报》总经理兼副总编辑。
2014年12月11日晚,位于北京后海的庆云楼饭庄3层承志阁,35位来自世界各地的海外华文媒体社长协同成立了国际新媒体合作组织,杨恒均被任命为主席。此组织成员单位多为中宣部投资或者直接控制的海外华文媒体。

查了一下BBC网站:评杨恒均的“投共。 内容摘要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a/2015/05/150527_yangjunheng_to_cpc … ,澳大利亚籍的杨恒均恢复了中国国籍,并据此推断,杨恒均接受了中共的招安,将归国为中共服务。另一些“没鼻子有眼”的网络传闻则说,杨恒均即将主导中共的大外宣,担任“外宣部部长”。

冷眼旁观老共最近跳出来力挺盛雪的招法及人物,诸如亲共《明报》连发五篇为盛雪辩诬;北京两会期间,韦石的博讯推出“北京、泰国的访民同时力挺盛雪”,并配发照片;再一个就是国安特务杨恒均跳出来为盛雪背书——这就为盛雪是特务的证据链凑齐了证据。

即便盛雪团伙的打手李一平,也认定杨恒钧是国安特务:

“到目前为止,我只能确认一个人是特务,他就是杨恒均。因为他自己都承认了曾经做过国安特务,而我知道一个常识,国安是只能进不能出的机构,即使有特例出来了,也绝对不可能放任他走上政治反对道路。”(1)

杨恒均,却也被盛雪安排进2011年7月在华盛顿举行的汉藏大会。

推特信息:杨恒均在为盛雪站台

杨是被公认为与盛雪一样暗通赵家的忽悠打手。所以他用盛雪惯用的混淆事实拙劣手法为盛作伥毫不奇怪。只有更加佐证盛杨同是赵家门的特别工作人员。

2011年华盛顿汉藏会议时,盛雪特别把杨恒均作为嘉宾请到会场,而杨恒均站在麦克风前面时,还忍不住一口一个“盛雪妹妹”地叫着。他们的关系,的确不能忽视。

杨曾在赵家特别部门工作过,挺盛似可耐人寻味。

六,众叛亲离树倒猢狲散

众所周知,由于中共对海外民运的渗透、破坏,各种乱象使海外民运形象一落千丈。在这些年中,以盛雪为首的鬼魅越聚越多,在她身边建立起一道邪恶的屏障,屏蔽掉一切正直的人。他们肆无忌惮地瓜分利益,破坏了海外民运健康的生长土壤,使民阵进入到前所未有的腐败时期。

其典型的例子:最近盛记多伦多民阵的元老八十老翁韩文光,因当众质疑盛雪的六四捐款账目不清、私生活淫乱等等话题,就招致盛雪一贯甘于戴绿帽的“忍者神龟”老公董昕举拳追打比他爸还老的韩文光老先生……

盛雪面对如此举报,苦于无所对策,于是在2月28日召集多伦多众喽罗到她家开会,名为讨论台湾选举,实为向多伦多喽啰们问计,顺便为自己打打气,还叫上了不明真相的老外为她站台。可惜这些老外风闻此女的丑事,赶紧避让,不敢冒头。说那开会时间到了,来的人不外是那几个脑残粉。话说出席会议的有一老者,叫做韩文光韩老先生。老先生1929年生人,今年虚岁八八。老先生为人正直,1990年就参加民阵,实为民阵元老。会议中,老先生不满盛雪盛雪诬陷他人,仗义执言,说,我觉得调查报告有问题,六四二十几年了,每一年的募捐从来不公布,账目有问题,盛雪的私生活也有问题。其实老先生说的还是比较客气的。何止账目有问题,贪污会议费用,截留赖昌星的捐款四万美元,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至于说到私生活,那岂止是一个烂字了得!



图5:盛记加拿大民阵主力阵容(前排右二长者八旬老翁韓文光)

前排從左至右:樂群、盛雪、韓文光、韓廣生(中共贪官,前沈阳司法局局长)。
后排從左至右:余曉智、應宏善、李心佛(又名:边大卫,光头者)、梁詠春(红衣肥头大耳挺胸叠肚者)、羅樂(化名,经常潜回国内)、逸君(又名:贺军,盛雪男宠之一)。
岂料老先生说到盛雪的私生活的时候,她的天字第一号乌龟老公——董昕不知触动他哪根神经,居然难得一见地“雄起”了一回——突然圆睁双目,双手握拳,冲过去要对韩老先生老拳相向,亏的被众人拦住,事态才得以控制。却说盛雪的老公董昕,蔫不拉几的,盛雪明目张胆睡了男人不计其数,怎么不见他有一点儿血性,今天就是因为韩老先生一句大实话倒惹恼了他,这是男子汉吗?向一个风烛残年的爸爸老翁,你以为就是男人吗?你有种就去揍你老婆睡过的那些男人,阿海,顾明,高光宇,张晓刚那一个你不是跟人家笑脸相陪,觥筹交错,全世界早就看不起你了,亏你还在一个爸爸老者面前威风,真是说明你这人懦弱的无可救药。(2)

据韩老说,盛雪呆呆麻木地坐在一旁不发一语,仿佛眼前发生的一切与她无关似的,她的心思全用在应付迫在眉睫的头顶随时落下的悬剑。

平头似乎闻着空气中有点要众叛亲离、树倒猢狲散的味道,正如表面沉静的湖面,底面正泛起惊涛的暗流,外界早已心知肚明。搞不好要出大事。呵呵,果然!

七,张向阳法院起诉盛雪“中共间谍”

剧情逆转,平地起炸雷——张向阳4月7日把盛雪告上安大略省最高法院。起诉理由:“中共间谍”。(3)

张向阳的起诉是压倒盛雪通共纳共的骆驼最后一根稻草。



图6:张向阳自去年11月中旬開始,無懼嚴寒,幾乎每天都出現在國會山莊舉牌抗議,圖文並茂的抗議牌上直指盛雪是「中國間諜」。而盛雪恶人先告状,通过亲共《明报》倒打一耙暗示张向阳是“中共特务”。

众所周知,由于中共对海外民运的渗透、破坏,各种乱象使海外民运形象一落千丈。在这些年中,以盛雪为首的鬼魅越聚越多,在她身边建立起一道邪恶的屏障,屏蔽掉一切正直的人。他们肆无忌惮地瓜分利益,破坏了海外民运健康的生长土壤,使民阵进入到前所未有的腐败时期。

民间俗谚有: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

结语: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综上,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证明盛雪是赵家人已是板上钉钉。在此套用亚伯拉罕·林肯的名言:“假如奴隶制都不是错的,没有事情是错的”。假如盛雪的言行及背景都构不成特务,世界上就没有所谓的特务了。

根据盛雪目前的欺骗性程度,她还有相当市场。背后操控的中共也极力扶持这个“引领民运”的傀儡。

但盛雪终究是“兔子尾巴长不了”!

真正的民运人士坚信,跑得了“共特”曾大军这个和尚,跑不了盛雪卧底“共谍”这个庙!

注释

(1)关于特线问题徐水良与李一平往来邮件

徐水良写道:

民阵这个事闹得很久了。过去我不介入,近几天顺便讲几句。这里索性再讲两句。

我想,这件事请对于彭小明费良勇及民阵大佬这些书生们,也是一个很好的教育。让他们领略什么叫无耻,什么叫颠倒黑白,知道对流氓、对中共特线,是不能用一般规律来衡量的。那众所周知的事情,在特线和流氓的操作下,事情竟然能变成截然相反的样子。今后,他们可以少一点书生气。

十来年前,费良勇反对讲特线问题,反对讲提高警惕,要搞真民运和特线的大融合、大包容,我就知道老费非栽跟斗不可。后来我婉谢老费等几个大佬邀请我参与民阵会议,第一就是我对老费这个思想指导的民阵不看好,而且怕被卷入后来必然的那些纠纷。第二就是民阵捧抬盛雪陈泱潮这些人。

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我想彭小明和老费,现在应该对此深有感受了。

有些人拼命为盛雪的狼藉的名声辩护,把事情反过来说成特线污蔑。实际上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不过,民阵大佬们也不必在意,众所周知的事情,不是靠几个特线和几个众所周知的面首,就能完全颠倒的。盛雪和这些人越是这么做,就越是提供你们说清问题的机会。越是让她自己更加名声扫地。

这里对李一平说一句,你搞小圈子策略,我和张国亭等决定帮你,但看你与特线混一起,赶快离开。但我还是很谅解你的,以为你大概不了解民运情况。现在你竟然与盛雪站到一起,你在海外,难道你对盛雪情况,对海外情况,一点都不了解吗?

徐水良

2015-11-18日

李一平认定杨恒均是特务的出处

$*$*$*$*$*$*$*$*$*$*$*$*$*$*$*$*$*$*$*$*$*$*$*$*$*$*$*$*$*$*$*$

附:在11/18/201512:44PM,李一平写道:

徐先生您好,

费与彭做出这种以造谣污蔑盛雪已经去世的母亲的举动,即使他们高喊反共革命,我都会认为他们卑鄙、下流。对于没有做人底线的人,我一定会与之划清界限,更何况他们根本不认同反共与革命!

众所周知,海外特线密布情况复杂。如何判断谁是特线?我相信大家跟我一样没有一个特科来帮忙进行跟踪侦察,只有靠自己的判断力。我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特务,主要是看他说什么做什么,如果说的做的都是不利于中共的事,而且能持之以恒,我就相信他不是特务。如果一个人既不像是特务而且有做人的底线,即使他可能在某些方面并不完美,我还是愿意与他合作。

由于和国内朋友接触较多,而中共又非常想知道与我们联系的情况,所以我和陈忠和,成斌麟兄之间有个约定,即使我们之间也不互相透露与国内朋友的联系。把握好这个原则,就能在防止特务渗透方面立于不败之地,就不需要对大多数民运同道疑神疑鬼。

我们总结小圈子策略,推广公民同城,目的是配合国内同道为民主革命做准备。由于包括您和国亭兄在内的众多朋友的支持,成效相当好。如果您认为此法有利于推动民主革命,希望您继续推广,不要因为对我个人有意见而停止。

您曾分析过中共的“你来搞民运不如我来搞民运”,“打进去,拉出来”等渗透民运的策略,我认为非常有道理。但是具体到谁是特线,我认为没有确切证据,就不宜把假设当成事实,只能做好自己的保密功夫。到目前为止,我只能确认一个人是特务,他就是杨恒均。因为他自己都承认了曾经做过国安特务,而我知道一个常识,国安是只能进不能出的机构,即使有特例出来了,也绝对不可能放任他走上政治反对道路。望您关注此人,予以揭露

李一平敬上

$*$*$*$*$*$*$*$*$*$*$*$*$*$*$*$*$*$*$*$*$*$*$*$*$*$*$*$*$*$*$*$

(2)附:韩文光老先生的声明:请尊重我!

请尊重我!

我接到民阵通知,2月28日在盛雪家开会,因不按時來接我,使我迟了一小時多才到會(盛雪家)。会议談到盛雪問题時,罗乐说:关於盛雪的問题,我们調査报告已讲得很清楚了。我说:有些问题还没有说清楚,报告没有具体说明,罗乐问:哪个不具体,你说出来?我就说:这20多年来,六四捐款的账目从来都没有公布过,还有盛雪的男女关系问题,話還沒說完,盛雪的丈夫(董昕)就冲过来挥手好像要打我,多亏被众人拉開2-3次没有造成后果。董昕对我这种无理的态度已经是第三次了,前两次也都是很蛮橫无理的质问和懷疑我將開會內容傳给陈毅然,我以后真不敢再上他家开会了。我和盛雪认识和工作已经27年多,早期都是组织者,对多伦多民阵的成绩和问题我都是心中有数的。我希望有问题大家坐下来一起实事求是的谈,心平气和的解决,要尊重事实,要有民主理念,因为我们本身就是一个推进民主自由的团体,而不要用共产党的那套作风,更不应使用违法的手段。

韩文光

(3)张向阳把中共间谍盛雪告上安大略省最高法院(附:英文诉状影印件
http://www.hjclub.info/bbs/viewtopic.php?p=2873199

作者:平头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平头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24405 seconds ] :: [ 25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