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河边 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55) 摊牌?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河边 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55) 摊牌?   
light
警告次数: 1






加入时间: 2006/06/04
文章: 5840

经验值: 180362


文章标题: 河边 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55) 摊牌? (345 reads)      时间: 2018-4-05 周四, 上午10:27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河边 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55) 摊牌?
发表于 2018 年 03 月 20 日 由 河边

一、容忍强人与强人的容忍
法治仍然是通过人来实行的社会管理方式,它因此总是有漏洞,不可能完美,它的独特之处不是“违法必究”,也不是“严刑峻法”,当然也不可能不出现冤假错案。法治的独特之处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或者说,“没有人凌驾于法律之上”,这才是法治的怪异之处。因为“人生而平等”其实说的是人在超然的权威(例如上帝、或自然神)面前具有同样的生命价值,所以每一个人都应当(“应当”说的是人的主观愿望)平等地对待他人。而在现实(“现实”说的是客观存在)生活中,人一生下来就要依靠他人才能生存,父母给予孩子爱的同时也把父母的权威加到了孩子的头上,孩子要学会遵守父母定下的规矩,但不可能要求父母和自己一样地服从同样的规矩。“服从权威”因此是每个人生下来就要学会的生存法则。人类30多万年的历史中,“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是通过漫长的演进才在近几百年实现的社会实践,地球上大部分的地方都还没有实行,实行的地方也难免有反复,所谓的“反复”,就是有人可以在法治社会里推翻法治,最著名的例子是希特勒在德国颠覆法治,他的成功从另一方面来说就是德国人当年没有能够制止他,每当发生希特勒一次次把法律踏在脚下时都容忍了他,让他最终得以颠覆法治,把所有的人踩在了脚下。
为什么德国人当年一次次地容忍了希特勒践踏法治的行为?原因很复杂,包括有的时候是因为希特勒的践踏法律的做法打着复兴德国的旗号,符合很多人的愿望;有的时候是煽动仇恨犹太人,符合很多人发泄自己内心不满的需要;有的时候这仅仅是希特勒的“敢作敢为”符合很多人对于“英雄”的渴望与膜拜。那时也有想要制止希特勒的人,可是他们的数量不够,最重要的是体制上没有建立对于他们的保护,结果这些人都要么沉默,要么被希特勒派人暗杀了或送进了牢房。
法律的实施就是要限制人的某些自由来保护所有人的最大自由,个人的违法因此总是会扩大自己的个人自由。例如车速的限制是为了不让个人高速开车可能发生冲撞他人造成对所有他人开车自由的威胁;但超速驾车的违法行为在违法人来说却是扩大了他的个人自由。社会的人都希望自己有最大的自由,违法因此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只有通过严格执法来制止。
严格执法如果有例外,执法过程中就发生了腐败,最终要么导致严格执法成为口号;要么就是造就特权,把严格执法加在平民头上而使特权凌驾于法律之上,两者都是法治的消亡。因此,要维护法治,说到底就是要坚持在任何条件下都“没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可惜人们总是容易为了利益判断—-也就是政治诉求—-忘记了这个道理,先是容忍强人践踏法律来打倒与自己的政治诉求不同的人,接着就是跟着强人去讨伐政治对手,最后自己成为强人的强暴对象。
如今发生在美国的“川普现象”其实就是上面说的强人现象,不同之处在于美国的法治已经有着坚固的体制性支持,而不是仅仅靠着人们的信念的支持,所以川普到目前为止才无法打垮美国的法治。不过那些早先开始支持他的人,包括川普夸口说的世界上最优秀的川普内阁,都在眼见过川普痛骂自己的各派政治敌人后,开始亲身体验川普对于自己的羞辱。川普内阁的头号人物国务卿悌乐森被川普解职,过程就是川普发了一个推特完事。悌乐森下台后谈到自己的被解职,第一次没有公开赞扬川普总统。悌乐森容忍了强人,但是并不能换来强人的容忍。
二、阻碍司法必须惩处
中国大陆经历过文革的人都熟悉刘少奇的故事。刘是毛泽东夺取政权的战友,在文革中被毛作为敌人打倒关押病死在监狱里,火化时连真实的姓名都没有。刘当年第一个提出“毛泽东思想”,是他把毛抬到了党内的规矩之上,最后当他发现党内规矩对于毛早已不存在了,自己成了毛的强暴对象时,便拿出宪法来保护自己。不知道他那时是真的相信宪法可以保护他,还是以此表达他开始对于法治有所理解。中国近代史上的千百过往重要人物,他们所献身的理想没有不是美好的,因为有了这些美好的愿望,所以任何恶劣的手段都可以容忍,结果恰恰应了这样一句话:通往地狱的道路是由美好的愿望铺就的!(The road to hell is paved with good intentions!)
川普如今在美国与司法的缠斗,最后的决战一定是围绕着“任何人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俄国门调查的范围相当大,抓出几个有与俄国人合谋的人,或者是找到几个贪污腐败的人,将这些人绳之于法,固然是实行法治的一部分,但是最为重要的问题应当是:第一,现行的法治体系有没有能力制止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行为;第二,如果确实有证据说明有权力力图凌驾于法律之上,现行的法治体系在目前的民意分裂的状态下有没有能力惩处这样的行为。
对于上面两个问题,笔者过去一向认为,对于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应当是肯定的,而对于第二个问题则最多只能做到“间接惩处”,也就是有可能通过发现川普的经济问题来惩处川普。笔者如今对于第二个问题的看法有改变:俄国门调查极可能提出川普阻碍司法的证据,美国的体制会以阻碍司法的罪名惩处总统。
三、总统的法定权力是独裁权力
美国不同于当年的德国,尽管民间有3亿多枝枪,但是法律的强大与民意的反对都足以阻止“褐衫党”那样的组织的出现来左右美国社会,川普最终还是只能在法治的框架内通过玩弄法治来诋毁、对抗执法机关,煽动支持者拒绝执法机构的调查结果,希望最终达到逃避法律制裁。川普多年在生意场上玩弄这样的手法屡屡成功,打了3500多场民事官司,所以他一直用老一套来对付俄国门调查,而他统治白宫却用的是总统的独裁权力。
很多人都认为民主是美国政治制度的核心,笔者以为这是一大误解。美国政治制度的核心是法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才是美国社会运转的制度设计。只不过因为有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才会将参与立法、依法选举总统等各项法律保障的权利扩展到全社会,在此基础上建立了代议制民主。这个民主的特点是由民众选出各层领导人,委托这些人代替自己在各个具体的立法和社会政治问题上做决定。在这些民选代表的法定的履行职务期间,选民并无权力对选出的代表说三道四,唯一的制约其实是任期限制,可以等到下一次选举把不满意的代表换掉。在这个制度设计中,当选的美国总统的行政权力的行使是独裁的,只要不违法,总统个人的决定就是最后的决定,行政部门全体200万雇员都要听着他的,白宫没有政治局常委。作为平衡白宫权力的国会虽然有依法监督行政部门的权力,但是如果国会的多数是与总统同党,则国会的平衡力量就会大打折扣。
据媒体的报道,穆勒的俄国门调查已经进展到了约谈总统的阶段。川普多次信誓旦旦地说,他希望尽早与穆勒面谈,如今却要由他的律师班子来与穆勒谈判约谈的各种条件。有过几千场官司经验的川普虽然是第一次与穆勒交手,但川普在这方面的老谋深算不可轻视,笔者猜想穆勒对此恐怕十分清楚。穆勒的办公室到目前为止如同铁桶,任何对手都不得不生畏。但是,穆勒的特别检察官办公室仍然属于行政部门,总统有权力启动程序来罢免穆勒。
四、开革穆勒
上周五(3月16号)晚上,司法部长塞申斯宣布将FBI副局长麦克比(Andrew MaCabe)免职,理由是他主持克林顿的邮件门调查时向媒体泄密,后来在国会作证时掩盖真相,由司法部专门负责调查内部成员违规的“总调查员办公室”(Office of Investigator General)调查后,建议开除。不过该调查员的报告还没有发布,麦克比在国会作证时证明了前FBI局长科米在与川普谈话后的确将谈话记录交给领导层过目,麦克比在科米被解职后代理局长期间自己也在与川普谈话后做了备忘录并交给了穆勒检察官,而川普已经知道此事。所以过去几个月来一直公开攻击麦克比,同时公开攻击自己任命的司法部长塞申斯领导无方,说麦克比还有90天就要退休了,塞申斯为什么还不动手?
塞申斯开除麦克比的时间距离麦克比退休还剩不到48小时,并且总调查员的报告还没有最后提出,所以很多人都认为塞申斯此举有太多的政治考量。塞申斯的命令发布后,川普的律师立即发声明说,塞申斯做了一个勇敢的决定,现在轮到监督穆勒检察官的司法部副部长洛森斯坦也拿出勇气来把穆勒的俄国门调查停掉的时候了!
川普第二天星期六接着发推特,第一次公开指名穆勒,说他领导的俄国门调查根本就是麦克比与科米合谋搞出来的抓巫婆,根据的材料是民主党出钱伪造的达西亚报告。
退休四星上将麦克卡夫里(Barry McCaffrey)上周五第一次公开站出来发言,说“川普是对于美国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他被普京左右了。” 退休的前中情局局长等也站出来批驳司法部解雇麦克比以及川普对于整个执法部门的攻击。前FBI局长科米说,“总统先生,美国民众很快就会听到我的故事了,他们会判断谁才是诚实的。” 科米的回忆录预计下月出版,川普攻击科米使得科米回忆录的订购量飙升,还没出版就占了畅销书排名的头名。
星期日,各大电视台都出动,请来了共和党的重要人物,问他们如果川普开革穆勒的话,他们的态度如何。笔者看到的反应是一致反对,包括金里奇这样的铁杆挺川分子也说,开革穆勒会造成川普的灾难。他们纷纷说,如果你是清白无辜的,那就表现出清白无辜的样子,穆勒是唯一可以还你的清白的人,急着要解雇穆勒,只能让人觉着你有见不得人的东西要隐瞒。
川普的另一位律师星期日晚间发表声明:总统没有考虑要解雇穆勒。
根据白宫透出的消息,川普早就想开革穆勒,只是一再受到手下的劝阻。川普目前正在重整白宫,开革对他制肘的人,替代以顺从他的想法的人。笔者以为,代白宫重组完成后,川普极有可能开革穆勒,上周末是川普的又一次试水。
五、摊牌
试想,如果俄国门调查开启后,川普对全美发表谈话说,大家不要在这个问题上做政治纠缠,让执法部门把事情调查清楚,我们专心做我们该做的那些改革。同时他的推特只关注他的竞选承诺,不提俄国门,那样的话,川普执政该是个什么样子?
但是,他一会说FBI窃听他,一会把科米开革了,然后又把俄国人请到白宫,说他现在没啥要烦心的了,并且他的手下凡是遇到俄国门问题,几乎没有一个不说假话、隐瞒事实。媒体报道说,穆勒已经要求川普公司交出有关的文件。因此,不是川普不愿意把俄国门放到一边,而多半是他的确有要掖着的秘密,这一点上和他与思迷的对阵雷同,凡是对他的或者他的阵营的指控都是假的,可是他又不愿意对假话进行调查。结果他的出路只有把法律玩到他一边去,或者是爬到法律的头上去。
所以,美国的法律下面人人平等的法治容不下川普这样的要爬到法律上头的总统。川普一直是习惯于一言九鼎同时又相信“胜王败寇”价值观的私人老板,也没法在俄国门问题上保持沉默,俯首就擒。总统有着足够的宪法赋予他的权力来抵抗执法,我认为他一定会和这个制度摊牌。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light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29922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