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河边 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58)法律与政策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河边 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58)法律与政策   
light
警告次数: 1






加入时间: 2006/06/04
文章: 5572

经验值: 170224


文章标题: 河边 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58)法律与政策 (381 reads)      时间: 2018-4-11 周三, 上午8:33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河边 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58)法律与政策
发表于 2018 年 04 月 10 日 由 河边

昨天FBI 突击搜查川普的私人律师考哼的住家、旅馆住房、两处办公室的新闻十分轰动,川普为之震动,甚至说搜查是“一小撮人在打击这个国家,打击我们所代表的(基本价值)”这样的话。笔者继昨天的介绍(56-4),今天再来继续这个话题。先看看下面的照片,认识一下川普说的与搜查直接相关的“一小撮人”。

58_1


左一: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是第一个站出来支持川普竞选的共和党参议员,被川普任命为司法部长。
左二:美国检察官伯曼,由司法部长塞申斯挑选,川普面谈后于2018年1月5号任命为纽约曼哈顿区的联邦检察官,是昨天负责实施突击搜查的检察官。伯曼在大选中捐款4万元给川普阵营。
左三:司法部副部长洛森斯坦,是川普亲自任命的,共和党人。
左四:特别检察官穆勒,是洛森斯坦任命的,共和党人。
左五:FBI 局长瑞,是川普开革科米后挑选任命的,共和党人。大选中给共和党捐款4万美元。
据媒体报道,昨天的搜查起因是穆勒主持的俄国门调查发现考哼的犯罪线索,报告给上司洛森斯坦,洛森斯坦在司法部内部讨论酝酿,司法部决定交由管辖考哼所在地的伯曼检察官处理,伯曼把搜查程序完成后得到司法部的最后批准,交给联邦法庭申请搜查许可证。得到法庭批准后由瑞局长领导的FBI (包括处理“律师保护法”的专家在内的)搜查组实行突击搜查。
川普说这样一些人是阴谋集团,早就处心积虑要推翻他。
一、为了政策制定法律
“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是我们这一代人耳熟的话;对于它的下半句“万万不可粗心大意”,我们自然也忘不了。可是,如果问:政策与法律有什么不同?“坚决执行党的政策”与“严格遵守法律”是一回事吗?如果不是一回事的话,差别究竟在哪里?两者间会发生冲突吗?
对于上面的问题的涵义,在如何认同法治的前提下,人们会有完全不同的理解,结果对问题的答案也就不同。但这不同的答案却被理所当然地接受了,因为忽略了对于问题的涵义的不同的认识。那么,这个“涵义不同”究竟不同在哪里?
政策的意思是“施政纲领”的意思。施政是执政的意思,纲领是起主导作用的想法。例如,一位民主党总统执政,他的主要的想法是“让社会各阶层民众都有医疗保险才是公平的”,于是,他就会制定“努力实现全民医保”的政策。换了一位共和党总统执政,他的主要想法是“让所有的人各自通过市场竞争来解决医疗保险”,于是,他就会制定“鼓励发展保险业务,通过增加保险公司的自由竞争来给民众提供最好的医疗保险”这样的政策。
在法制(即人治)社会里,总统可以决定法律的制定,他只要召集议会(或其他形式的民众代表大会)来制定法律,保证政策的实施,或者干脆下达行政命令来执行他的政策。至于议会代表们是否同意总统的想法并不重要,因为总统的权力高于法律,大家都要听总统的。有的时候总统的意见可能与大多数人的想法一致;有的时候不一致,成了少数逼迫多数。
在法治社会里,总统需要到议会兜售他的主意,说服专管立法的议员来制定相应的法律来实施他的政策。如果大多数议员不同意,总统的主意就只能搁浅了,因为总统的权力受法律的制约,不能在违法的条件下行使。这样一来,就能保证多数人的意见占上风。
看明白了上面的过程,我们自然不难明白,真正对民众的日常生活发生影响的是政策,法律是约束人的行为的强制力,有了它才能谈得上政策的实行。
但是,因为社会所有成员的利益不可能完全一致。例如上面谈的医疗保险,不同的人会倾向于支持不同的政策。如果总统不仅可以提出政策还可以规定法律如何制定,最后必然出现“谁有权谁说了算”的局面,时间久了,难免会走向个人逼迫多数的统治,社会运转也就难以稳定。
二、为了政策打垮法律
追求自由是人的本能,自由就是“不受限制”,掌握了权力的人总是希望能够不受限制地行使手中的权力,而不受限制的权力一定会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会导致绝对的腐败”。不仅如此,说这话的爱克顿爵士(Lord Barron Acton,1834-1902)还说,“权利总是倾向于腐败,绝对的权利导致绝对的腐败。所以几乎所有的伟大人物都是坏人。”(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 Great men are almost always bad men. —1887)
正是有了“伟大的人物都是坏人”这样的认识,所以才会出现专注法治建设,把法治建设这样的制度建设置于盼望出现伟大人物来领导民众建设人间天堂的认识之上。窃以为对于习惯于人治的国人来说,“伟大的人物都是坏人”是值得深思的话。
现代国家中同样不乏怀抱伟大理想、希望通过自己的施政来实行伟大的政策的人物。法律对于他们来说常常是他们施政的制肘,所以他们都希望法律是为了他们的伟大理想而制定。如今的美国总统川普不仅认为自己怀抱要“重建美国的伟大”的崇高理想,恐怕还是一个当选之前就是为了追求自己的利益把玩弄法治看作正常的生活方式的人。如果平时就可以通过几千个官司来摆平一切,当了总统还有什么办不到的?
川普所以对于现存的各种规则一概嗤之以鼻,只要不符合他的愿望的,可以不守的就不守,可以废除的就废除,不管是国内的还是国际的,一切凭实力说话,都可以打翻掉重新来。
三、利益
“利益是永存的”这句话有两层意思,第一层意思是说人总是在追求个人的利益,第二层是说人的利益是变化的,这层不言自明的意思却常常为人们所忽略,因为人没法准确地预期自己的远期利益是什么。心里学家的研究发现,人的行为几乎都是在追求短期利益。
川普多年的商业活动使他能够认识到人性的这一特点(弱点?),所以他一面自己成了一个不惜一切追求个人利益的商人,一方面也懂得了如何煽动人们对于利益的追求。川普的执政到目前为止都是围绕着他对于个人利益的估量在进行,政策翻来覆去,早上说的话到了晚上就可能变了,因为他需要不断地获得人们对于他的政策的反馈,途径就是观察他的支持者的反应,方法就是看电视,并且专注福克斯电视台的反映。
一切都是为了利益—-这样的想法使得川普无法认识到法治下面的司法中立。川普亲手挑选了他的司法部的各层领导,甚至开除了原来主持曼哈顿地区的美国检察官,新任命了伯曼检察官,但是他还是理解不了司法中立,理解不了为什么他任命的司法部要来调查他的律师。
四、中立
司法是黑白两色的世界,只有有罪与无罪的黑白之分。政治是灰色的,没有绝对的对与错的两值判断。川普不知道或者说学不会在两个世界之间进行转换来当总统,他认为所有的认识都是主观的,不同认识的人都只会认同强权,他如今是总统,他手下的人理应为他服务。谈中立不过是一个托辞,那些搜查考哼的人都是他的敌人,一定和他有着利益之争,尽管他看不到争夺的究竟是什么利益。他于是说,那“一小撮人”都是奥巴马的人,不管事实上他们都是他自己任命的人。
川普这样说,很多他的支持者也就跟着说,因为川普在他们的眼里代表了自己的利益。川普了解这一点,他于是便一再煽动对于奥巴马和克林顿的仇恨来绑架支持者。
川普后面会做的就一定包括如何对付那“一小撮人”,并且他恐怕还不会意识到自己是在和美国的司法作战。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light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286523 seconds ] :: [ 29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