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樊弓教授: 戏侃马克思主义 (上集)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樊弓教授: 戏侃马克思主义 (上集)   
加人
[个人文集]
警告次数: 2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13291

经验值: 298360


文章标题: 樊弓教授: 戏侃马克思主义 (上集) (326 reads)      时间: 2018-5-11 周五, 上午6:54

作者:加人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加人 前言

当年 热爱中华的芦笛写的非常好的文章。

但经常受那些版主们不公正对待。那些五毛们经常骂我们“汉奸”

“老狼” 说,他要打造一个论坛给芦笛为家。我当时以为他是说说而已。

结果“老狼”真的就创立了这个论坛。名字就叫“汉奸论坛” 。

以芦笛为核心,这里 于是就慢慢聚集起非常多中华民族海外的优秀儿女。

樊弓教授也来到了我们论坛。 后来发生芦笛和樊弓大辩论。

两个都是高手。 芦笛发言时候,我们都觉得芦说的有理。

等樊弓发言,是我们转为同意教授。等芦笛再发言,

我们又站在芦笛方面。

论坛老板“老狼”说的最有代表性: 我们网友都成了墙头草。那边风吹那边倒。

后来论坛改名为“罕见奇谈”。 樊弓 教授批评,改名是软骨头。没有骨气。

今天 樊弓教授 和英雄芦笛都离开论坛。是我们网友的重大损失。

今天中国 死去的毛泽东思想和马克思主义正在僵尸复活。

樊弓教授批判马克思的文章,和芦笛正在写 揭发毛泽东神话真相的文章

都将流芳百世!加上网络的传播。这些都将阻止 中国发生第二次文革。


我个人简单评论 马,毛两个“无产阶级”

马克思到了英国后不劳动,靠恩格斯养活。 恩格斯是英国的资本家。

“资本家必然残酷剥削工人“

可以说,马克思的著作是靠残酷剥削工人而写成的。

毛泽东父亲是湖南的大地主。 “地主必然残酷剥削贫农”

毛泽东的著作字里行间可以看见 贫下中农的血。



樊教授因为文章太长。 分 上中下贴出

=========================================

樊弓

戏侃马克思主义

本文凝聚了作者近30年来对马克思主义的反复严肃的思考。为使文章接近每一个可能的读者,樊弓将以幽默顽皮的口吻和深入浅出的方式来讨论那个对我们的国家、社会和人生影响最为深远的学说,故曰“戏侃”。然而戏侃归戏侃,笔者以数学家的名义向读者保证,下面那些嬉笑怒骂的背后,是科学学人的严肃严谨和彻夜不眠的推敲推理。
樊弓拜谢于此。
最近在网上发了几篇文章,数度提到马克思主义。便有网友以为樊某不懂装懂,随便玷污神圣。樊某真没想到,在经历了“苏东波”和改革开放的今天,信仰马克思主义者还能有这么多。樊某曾跟泰山大人谈起老马的谬误,本意是给岳丈露一手,没想招来好一顿臭骂:全国上下那么多研究马列的还没你懂?差点没把女儿抢回去。
加上老樊在“论模拟法庭”中自报家门,更有人提醒在下,你不是陈景润同行吗?怎么“带球出界”了?当年徐迟写了篇著名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网友应大多读过。徐老兄用尽浑身解数,向全天下做广告说数学家都是生活不能自理的呆子,害得吃数学饭的简直都得打光棍。其实现实生活中的数学家,大多涉猎广泛,且吃喝嫖赌,五毒俱全,跟常人差不多。
樊某到16岁那年才读“共产党宣言”,好不容易把前面那些枯燥的各版序走过,眼睛一亮,那一句“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上空徘徊...”立刻钩住了我的魂。一口气读下去,小樊是热血沸腾。樊某佩服芦笛等前辈的原因之一,是他那一代掀起轰轰列列的地下读书运动时,小樊正在死啃马克思恩格斯选集。而且是一字一字地全部读完。刚刚放下那四卷八大本,邓小平宣布恢复高考。政治那一门小樊是自然是不用复习也考了90来分。凭这报哪个第一志愿都得取。因此从个人恩怨上讲,樊某对邓小平马克思只有感谢的份。

樊某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是在以后乱读各种学说时不断加深的。明天可能比今天又有新的深入。在此侃一部分,众网友中必有教我者。话说回来,数学教授侃马克思主义,恐怕要让人文大师们恼火。因此樊某声明,在下是以文会友,以文求教。再说,听听数学家评论,不管有没有道理,总应该是有好处的。另外,樊某的观点,多半不是创见。樊某读书常忘出处,始作蛹者若发现其理论被剽窃于此,千万发个伊妹儿告知。
各门宗教信徒饶恕樊某。在下绝对尊敬一切宗教。如有顽皮之词只是为增加文章可读性,不要跟樊弓这种不可救药之人一般见识,再拜。
戏侃马克思主义正式开始。
第一节:天堂梦
人类有两个生生不息的庸俗梦想,一是永生,二是天堂。马克思逃掉了永生一俗而免不了第二俗。而且马克思比@!#$的雄心要大得多。宗教是骗你死后或来世进天堂。老马则不然,忽发奇想要建一个人间天堂,名叫“共产主义”。
胡平先生有句话,大意是永生和天堂都是极其无聊的东西。你信不信?刚到美国时一位希腊籍某教虔诚信徒执意要拯救樊某。(为避免得罪该教,隐去教名。望各教信徒不要对号入座。)用天堂地狱晓以利害。可谓苦口婆心。于是有下列对话:
教徒:跟随我主者死后可进天堂。
樊弓:天堂好玩儿吗?
教徒:天堂尽善尽美。
樊弓:进天堂后可有篮球打?
教徒:(停顿,岂有此理?)天堂好处多多,还打什么篮球?
樊弓:不好意思,就爱打篮球。
教徒:既然你喜欢篮球,尽善尽美处应该是有的。
樊弓:那我在天堂打球可有赢球之乐?
教徒:天堂满足你的一切要求。要赢则赢。
樊弓:那我赢谁?
教徒:(语塞)
樊弓:如果我没有输球之虞,那我赢球的乐趣何在?原来你家圣主是要尽找些下三烂到天堂陪樊某打球,免了,免了。
你看这宇宙之中能有天堂吗?你评评理,这天堂是不是无聊?
幸福是相对甚于绝对。我们觉得幸福是因为我们看见别人之幸稍逊于我,或是看见自己今天之幸胜于昨天。消灭不幸的同时也就消灭了幸福本身。
天堂的诱惑是“尽善尽美”。然而“尽善”也正是天堂梦想的致命伤。因为一旦“尽善”,则无“更善”。人类偏偏是追求“更善”的动物。当人被置于断绝“更善”希望之地,要么屈服,要么反叛。人类就是这么贱。
结论:在上帝面前人的罪孽太深重。人类不配有天堂!不配进天堂!
天堂梦想只适合做白日梦消遣,只属于教堂。绝对不能认真。一认真就漏洞百出。更重要的原则是,你的天堂仅属于你,未必适合我。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天堂可不得了,自己做梦不算,非要强加给全人类,而且要用暴力革命来实现。太可怕了。
你说这是不是邪教?
第二节:各取所需
共产主义天堂一言以蔽之,是“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后来被篡改为“各尽所能,按需分配”。没那么多东西去取怎么办?伟光正解释说:
1、天堂里物资“极大丰富”。
2、那时人皆圣人,思想水平无穷高,不会去乱取一气。
3、还是要分配的嘛。
请网友们想深一层。先不要说物资能有多大丰富。就算汽车丰富到人手一车,那时谁去“取”奔弛宝马,谁去“取”天津夏利?你可能说那时汽车没这么个区别。那公路上跑的车全一个样你高兴不高兴?
NBA决赛那两万来张门票让谁来“取”?你要是建一个球场把所有球迷都装下,那谁坐前排?
伟光正也发现了这些漏洞。故改为“按需分配”。那就更糟了。分得不均怎么办?谁来分配?当然是伟光正啦。通往奴隶制之路就是这样建成的。
如果说“各取所需”的漏洞是无视资源的有限性,而“按需分配”在逻辑上则是自相矛盾。既然“按需”来给,还分配个啥子。“分配”就意味着有一个分配者来决定,哪些需要是不能满足的。因而必定是不能“按需”的。
结论:无论是各取所需,还是按需分配,这样的天堂都是不存在的。一旦存在,则非天堂。
至于“天堂”里能否人皆圣贤,有两种对立的流行说法:
1、只要把人的思想觉悟提高到共产主义社会的要求,共产主义便能实现。
2、正因为人的普遍思想觉悟不可能达到共产主义的要求,因此共产主义不可能实现。
樊某认为,这两种说法都不对。而且,在下对此将有振聋发聩的分析。请网友们容我先卖个关子。读到后面自见分晓。
节间闲话之一:
樊某本文,好像是得罪了全天下的基督徒。在下负荆请罪。樊某生性顽皮。常有亵渎神圣之言。意在挠网友们的胳肢窝。樊某已经自认无药可救。尔等何必跟在下一般见识。
樊某最近大忙。本文只能是边写边改边贴。实实是想到哪侃到哪,望网友们不吝赐教,多发见解。樊某不胜感激。
世界有两种讲学问的人,一种人是有意无意地把未必深奥的理论讲得玄乎无比。你听不懂是因为你没修够基础课。他深怕不玄乎显得没本事。这种人在数学家中占90%以上(绝大多数数学演讲5分钟后听众便不知所云)。别的学科里这种人有多大比例不敢说。樊弓的师父是另一种学人。写文章做演讲一定要把深奥理论讲得中学生听懂了才算有学问。师兄弟们出去演讲前,必跟师父先讲三遍以上。网友们可能不信,师兄的一个演讲被师父臭骂了19遍。第20遍听完才说:徒儿可以去了。樊弓在本文涉及的理论,完全可以玄得如同嚼醋。而樊某的目标,是要这些理论侃得如儿戏般简单。这不是对这些理论的不敬,乃不负师父教诲也。
后面要侃马克思的经济学,网友们会发现,象“边际效用”这样的吓人词汇,其实也是很好懂的,就看你想不想要人懂。
另外,请网敌不必用樊某曾是马克思主义者来奚落在下。樊某对此无怨无悔。一个人20岁以前不信马克思主义是无心肝,30岁以后还信则是无xx(记不得是何人名言。xx说不出口是因为有座右铭三约束,网友不必追问。)
网友中有一种普遍共识,以为马克思是对的,错在列宁斯大林。樊某意在改变这种思维。在下坚信,马克思主义从马克思起就错了。到列宁斯大林毛主席,错误则变成了罪恶。请网友们听我细细道来。
接着侃。
第三节:公有制和“各尽所能”
马克思天真地假定,一旦生产资料公有,人人都会“各尽所能”。因为人人都在为那个公有的“自己”工作。是嘛,你多工作一点,这个公有社会的财富便增加一点,于是你的财富便因公有而随之增加。人们怎么不“各尽所能”呢?这怎么会是不对呢?
世界上的一切错误思潮,乍一听都是正确的。而大多数人都不具备深入分析的兴趣、能力和学问。小樊当年也是如此。
马克思的错误在于一无严格定义,二乏定量分析。
首先,“各尽所能”是什么意思?工作8小时就回家那显然没有尽其能。你完全可以再干一小时嘛。从严格意义上讲,你只要不干活累死,你就没有“尽”你之所能。老马显然不指忘人人都累死。就是忘了搞清楚这“能”该如何“尽”。老马的“数学手稿”写得比数学家樊弓还认真。可惜在这个假定上没有做最简单的定量分析:
在一个1000人的公有社会里,一个人加班一小时所增加的产值,摊到他头上,只值1/1000小时,这种用1去换1/1000的买卖,只有傻帽才干。反过来,当他偷懒一小时,只损失1/1000小时。这种用1/1000小时的产值换取1小时休闲的勾当,绝对值得!
如果这个共有社会是由一亿人组成的,那更是不得了。一个人“尽”其所能,给那个公有的“自己”增加的财富也是约等于零。他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才去受累?
想用公有制来促使人人去干那种无法定义的“各尽所能”,是对人性的错误假定和对数学的错误应用。与马克思的愿望恰好相反,无论从理论上还是实践上,正确的结论只能是:公有制是懒惰的温床。马克思在这里可是错得连边都不沾。Airball!.Airball!(篮球俚语,指投篮时篮筐、篮板和篮须三不沾)
比公有制私有制谁是谁非更重要的问题是:要搞公有制你去搞啊,谁拦着你了?
从来没听说资本主义社会里禁止开公有企业。你老马找一帮人去试验试验嘛。(据说以色列就有共产主义公社。)那马大胡子吃饭都要恩格斯供着,办不出公有企业本来也没人笑话。可他一不劳神搞试点,二不耐烦建特区,要干就是全世界工人阶级总暴动。我的妈呀你悠着点行不行。根据马克思版的“五七一工程纪要”,那总暴动一旦闹腾起来,就要剥夺“剥夺者”,全面共产。你那时跟想他打个报告开块自留地,门儿都没有。 (注:五七一工程纪要是林彪的武装起义纲领)
第四节:劳动时间和商品价值
马克思是唯物主义者。只相信商品的内在的,用所谓“劳动时间”来量度的价值。因此马克思不能理解下述商业行为的意义:
1、张三生产了十个苹果。李四生产了十个橘子。王五不生产任何产品,只当一个中间人。为说明问题,我们还可以假定这王老五懒得门都不想出。打定主意这回不干任何“劳动”。
2、王五向张三借6个苹果,跟李四借6个橘子,捎个口信叫他们分别送来。
3、王五当即还给张三4个橘子,李四4个苹果。跟二人说声拜拜。自吃2个苹果2个橘子。
假定苹果和橘子的“劳动时间”相同,按马氏理论应等价。那么张三李四是不是以6换4的傻帽?王五是不是不劳而获的奸商?根据马克思主义,答案应该是“是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连张三干吗要用苹果换橘子都闹不清。你有苹果吃不就得了?马克思所不懂的是,商品不但有价值,而且有“效用(utility)”。张三辛苦了一年终于有苹果了。这第一个苹果多香啊!于是这第一个苹果的“效用”最大。一个苹果已下肚,这第二个就差多了(边际效用递减开始)。这“下一个苹果的效用”,就是所谓“边际效用(marginalutility)”。(对学过微积分的网友:效用函数是单调递增的下凹函数。函数值单调递增而导数值单调递减。边际效用在数学上就是效用函数的导数。--你看这玄也不玄)

对张三来说,第五个苹果已经没什么吃头。不反胃就不错了(边际效用接近零)。于是张三心想,要有橘子吃该多好?他绝对愿意用6个苹果换4个橘子。他不但不觉得上当,而是觉得太赚了!因为就那第一个橘子的滋味(效用),已经远大于那后6个苹果的效用之和。
于是,王五的牵线搭桥,虽然没有丝毫增加这个三人社会的绝对产品数量,却实实在在地增加了全社会的效用总和。因而也就当之无愧地得到2个苹果2个橘子的回报。
你是应该相信马克思的“劳动时间决定商品价值”,还是更应该相信效用理论?
节间闲话之二:
樊弓叩拜发来伊妹儿的网友,对所有写来喝彩、建议和批评的妹儿表示感激和敬意。网友中果然大有教我者。请网友们再接再厉,樊某必忘掉自己姓甚名谁,侃他个唾沫乱飞。
许多网友来妹儿要文集。在下很惭愧。1、樊弓本行是数学,写这种文章是狗拿耗子不务正业,故逮着的也不多。2、樊弓也是追求“更善”的动物。希望明天的文章写得比今天好。谁要是把我10来年前在soc culture china上打笔仗老底泄漏出来,我这下就跳楼。
在下也借此机会戏耍一下那些只懂粗鄙语言而说不出个所以然的网敌:樊弓是我党我军久经考验的网虫,一肚子歪理坏水不说,面皮比城墙还厚。升高樊弓血压的唯一办法,是亮点功夫出来,在理论上,逻辑上驳倒樊弓。请出招。
接着侃。
第五节:计划,计划,如何计划?
马克思看到一个显然事实:资本主义社会隔三差五地发生“周期性经济危机”。每次危机到来之时,企业倒闭,工人失业。“生产力遭到极大破坏”。他老马也是个好心人,不假思索,立即就有了对症下药的济世良方:计划经济。
是嘛,眼下美帝国主义正在闹准经济危机(曰经济衰退)。樊某的股票是输得要当裤子还没人收。朋友也被Lucent裁员。其显然得不能更显然的原因呢,就是那些公司之间连个计划也没有。瞎生产那么多。一下子卖不掉。那当总统的就知道玩见习女秘书,也不帮着计划一下,搞得我们大家跟着倒霉。行行好,快“计划”吧!下回别在来这一套了。一旦计划好,这GDP必永增不降,道琼斯便只涨不跌。天堂也!哈-里-路雅!哈-里-路雅!(注:基督教圣诗)
英文有一句格言,网友“OK”译文附后:
Fore very problem there is always a solution which is so quick so appealing and so wrong.(对每一个问题,总有这样一个解答:直接了当,引人入胜,然而谬以千里)
计划经济就是这样的解决办法。
先给马克思主义者一根稻草:用严格的数学可以证明,这个完美计划还真是“存在”的。注意,这是数学意义上的“存在”。圆周率3.14159...是存在的,我们只能不断地去逼近它。它的精确值只有上帝才知道。
做这个计划的神人,必须不仅要计划到每一件原料何时送到哪个车间,还要计划到爱迪生何时拿出他的下一项发明。你说说,这个计划是不是只有上帝才会做?
提出一项原则而不考虑其细节和可行性。这种错误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中不胜枚举。而后来的马克思主义者们也不去搞清楚就去实施。你说怎么不尽捅搂子。
那么,凡人做不出完美的计划,可不可以去做近似完美的计划呢?理论上好像也没什么不可以。但是你做计划就要有信息,你要么
1、让市场以供求决定物价并从价格得到预测变数。
2、挨家挨户去问。
前者推翻马克思主义的根基。后者是太抬举消费者的智商。我樊某人根本就不知道下个月想买什么。不必了,马克思先生。我们可以用数学的最优化理论证明,在一个“完全竞争”的条件下,资源分配自然达到那个最优的计划。“完全竞争”的理想条件是很容易近似的。只要经常去拆散AT&T,起诉微软就行了。(注:“完全竞争”指的是这样一个理想状态:每一种商品都有足够多的独立厂家生产,使得任何一个厂家都不能用调整自家产量的方式来影响市场价格。)等等,你老兄别走。我怎么还见有经济衰退呢?
答案:
1、我们只能近似地做到“完全竞争”。
2、经济发展必须优胜劣汰。你要么通过经济衰退来淘汰夕阳工业,要么叫政府开坦克赶人。请问网友们要哪头?
谁说经济衰退只坏不好。毛老头子还知道一分为二呢。
计划经济行不行得通还是次要的,因为它和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之间还有着更深刻的,在于人性意义上的区别。
市场经济把每个人的命运交给他们自己,给你一条起跑线,你自个儿撒开大脚片子跑去。先跑到的吃肉,后跑到的喝汤,不跑的喝西北风。你自己看着办。也就是说,市场经济假定生产者是自身命运的主人。
计划经济的思路是,人和生产过程必须是被“计划”的。我们天下无敌的乒乓球队,连每场球让谁输都有计划。人是计划的被动执行者。人被要求是这台共产主义机器上的闪闪发光的螺丝钉。
请问:如果你有选择,你是要做人,还是要做螺丝钉?
节间闲话之三:
一些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善意地发来伊妹儿,指出樊某没有真正理解马克思主义。马克思的意思其实是如此这般。樊某诚心感谢。
爱因斯坦有个啥子“相对论”,说是你要是撒开脚丫能追上手电筒那条亮道道,人家看你就是扁的。这理论据说全天下只有10个人真懂,还不知道是哪10位大侠。
这马克思主义好像比老爱还要玄。全天下有资格懂的咱掰着指头数得出来:列宁还有一口气时只有列宁明白。列宁刚一蹬腿,斯大林立马就懂了。姓毛的小子那胆子贼大,斯大林眼还没闭,就敢说他也懂。那全国第二号走资派眼见毛皇帝跳进长江还能浮起来,吓得赶紧检讨说没学好马列毛思想。等**一驾崩,他“总设计师”便黄袍加身,冷不丁连发展马克思主义都会。整个马克思主义学说史,就是谁当教主谁懂,谁有生杀之权谁懂的历史。
爱因斯坦那玩意儿10个人懂恐怕是够了。你马克思可是要“解放全人类”,要把一切肉体凡胎的七情六欲剔掉,改造成共产主义圣人。可你那学问弄得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连受过最严格逻辑思维训练的数学家都看不懂。你还想搞共产主义不想?
还是樊弓师父的原则有道理:你那理论要是人人都听得出岔子,或是大家都听得打呵欠,是你的责任而非听众的不是。很多网友来妹儿说当年上马克思主义课实在是学不进去。樊弓答:不必惭愧哥儿们,那正是马克思的错!
好货无人识等于没好货。怀才不遇等于没才。深奥理论没人懂等于放屁!(爱因斯坦除外。)
对“你没弄懂”之类的劝告,在下完全没有必要做更多的解释。网友们自可判断。樊家顽童只有一句:“那皇上真是光腚的哎!”你要跟我解释说万岁爷那件新褂子要修完博士后才看得见,我保证洗耳恭听就是。
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樊弓对马克思的理解之所以不同,是因为樊弓理解得太深刻?
继续侃。
第六节:剩余价值之迷思
马克思号召全世界打工仔起来用暴力革老板的命,因为他认为,资本家“剥削”了工人的“剩余价值”。他马会计还算给你听:你今天干的活儿按“劳动时间”计算值10个袁大头,老板只给了你9个。你这还不去宰了他?你一听当然是一肚子火不知从哪个门往外冒。毛教主这会儿让你去天安门自焚你都不眨一个眼。
这玩意儿的理论基础叫“劳动价值论”。说商品的价值是劳动创造的,而且仅仅是由劳动创造的。别的因素都不算。(德国一位经济学教授来伊妹儿指出: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奠基公理,其他所有理论皆源出于此。樊弓谢教授指点。)
天下文人为此争论了两百年不止。你要以为在下今天也来加入那套象牙塔里面才管用嚼醋大赛,那就太小看樊大侠了。
这个争论常常落入一个逻辑圈套。因为“劳动价值论”可以有两层意义:
1、一件产品追根搠源,是劳动创造的。是嘛,你用的机器是别人劳动造的,资金原本可能是劳动挣的,追到最后,不是上帝给的就是劳动创造的。
2、一件产品在这个生产环节里,其新增价值也只是劳动创造的。资金,厂房,设备,生产管理,原始设计都不算。
反对“劳动价值论”的学人,基本上是反对第二层意思。
拥护者则是诡辩术,他们用第一层意思来为“劳动价值论”辩护,把你的招数档回去就立马跳到第二层意思上去。这种江湖术士的儿戏骗别人也就算了,跟数学家过招还是嫩了点。
在樊大师看来,你们吵了200年,不就是为那10块大洋分赃不匀打破头吗? 马克思硬说那端盘子的应该把10个全拿走。餐馆主子说不行,你得给我留俩,要不我喝西北风。这种官司再打200年也还是打不清。
唯一的永远公平的原则只有一个: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们干事得先小人后君子。你进来端盘子前先跟老板娘打个勾勾,几块大洋归你,几块归她。干几个月再商量不就行了吗?她要敢不跟你涨两个子儿你走人就是,谁拉你后腿来着?马克思你也是挑拨离间,为那一块元宝非要人把老板一家全宰了。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嘛!
用亚当斯密的经济学原则来说:一件交换只要是在双方自愿,任何一方无法垄断资源的前提下,这项交易就是“双赢”买卖。
请问网友你还信不信“剩余价值论”和“劳动价值论”?
节间闲话之四
本文原意是写给中国人看的。洋人信不信马克思主义关我什么事。樊某在美国还真的碰见好几次马克思主义者。最荒唐的莫过于约1990年一帮20来岁的毛主义者,在校园散发传单。说毛思想是马克思主义的最高境界,文化大革命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革命运动,号召美国人民起来用武装斗争推翻资产阶级暴政。搞得我哭笑不得。不过你看美国自由不自由?
一位热心的网友,不辞劳苦将前几节翻译成洋文,转给老马故乡德国的一经济学教授。该教授研究马主义已逾10年,见译文立即发来伊妹儿,曰与在下不谋而合,并顺便教习几招。樊弓在此万谢该网友。于是樊弓自然是得意洋洋,忘乎所以。这回居然连挟洋自重的本钱都有了。岂可不接着侃?
再来!



第七节:剩余价值之迷思(续)


作者:加人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加人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62825 seconds ] :: [ 32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