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河边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60) 强人崇拜与法治(有改动)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河边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60) 强人崇拜与法治(有改动)   
light
警告次数: 1






加入时间: 2006/06/04
文章: 5460

经验值: 165945


文章标题: 河边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60) 强人崇拜与法治(有改动) (95 reads)      时间: 2018-5-12 周六, 上午1:33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河边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60) 强人崇拜与法治
发表于 2018 年 05 月 07 日 由 河边

如今川普的局面难以收拾的原因,在于他恰恰生活在一个强人逻辑(思想)仍然可以运用,但是强人的做法(行为)难以行得通的社会里。也就是说,川普可以运用强人思想来调动民意,获得需要的选票上台;但上台前、后以强人的行为来争取当选和治国却行不通。这中间的道理在于法治下面思想是自由的,所以运用强人思想来鼓动民意是合法的;而强人行为则必然导致强人凌驾于法律之上,是法治所不容的,强人行为因此一定要与法治发生冲突。
美国司法部门的执法者FBI所进行的俄国门调查始于2016年7月,起因是帕帕道颇罗斯的酒后失言,他说自己知道俄国人手上掌握了希拉里的邮件,这话由美国盟友澳大利亚的外交官通报给FBI,结果引发调查。可是川普容不下按照法律程序进行的调查,结果通过他的一系列强人行为阻止调查,引发特别检察官的设立继续原有的调查外加“阻碍司法”的调查和各种相关的调查。这样一来川普更加不能容忍,结果强人与法治的大战愈演愈烈,发展到今天这样川普无法收拾的局面。所以,说到底,问题出在“强人崇拜”上。
一、
强人崇拜一语中的崇拜说的是尊崇与膜拜,也就是把某个对象奉为远比自己和其他人能力强大的人,对其崇敬有加,不仅绝对相信其能力,甚至会愿意为其献身。而强人的定义则有古代与现代的差别。古代的强人强在能够打败他人,所谓“胜者为王”的王,就是这样的强人。因此在大大小小的不同社会里就有着不同的强人。古代社会通常是生存资源相对匮乏,为了生存而进行的竞争是“弱肉强食”的竞争,是一个普遍现象。“弱肉强食”是没有底线的竞争,什么竞争手段都可以用,包括消灭竞争对手的肉体。那样的社会里大家都要争当强人,当不了强人就要跟着强人,否则就会成为他人的砧上肉。所以强人崇拜是个普遍现象,直到今天依然存在。不过现代社会里当出现法治以后,竞争变成类似体育比赛那样的竞争,不是什么手段都可以使用,在这样的竞争中出现的胜利者尽管依然是强人,但其他人也可以通过努力在同样的规则下获得生存机会,并可能在下一论竞争中获胜,而不会因为一但失败就成为他人的砧上肉,所以胜者不再是如“弱肉强食”竞争中的胜出者,败者也不需要一定跟着胜利者走,竞争也逐渐发展为如体育比赛那样的定期举行的比赛,叫做选举。所谓的“公平”,意思是指“大家都有机会”,最后的结局就是“大家都要不断进步”才有后面的胜利,结果就是社会不断进步,所以大家得利,英文叫做win-win,就是“没有输家”的意思,汉语翻译为“双赢”。
现代社会的强人因此指的是那些不顾法治,将竞结果争依然视为“通吃”结局的人。这些强人认为,一个人如果不是赢家就一定是输家,没有其他的出路。在法治社会里,追求这样的结果与法治的精神不容,这样的行为只能存在于小社会里,例如黑帮社会,黑帮老大就是这样的强人。
在传统的人治社会里(也就是所谓的“法制社会”里),因为社会的法律体系并不实行“没有人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原则,社会的最高领袖通过居于法律之上的地位,便可以通过利用法律来打击政治敌手,结果成为与传统社会里的强人类似的人物,强人也就一方面成了与其政治观点不同的人群惧怕的对象,一方面也就成了赞同其政治观点的社会成员的崇拜对象。在法治社会里,一旦有强人破坏了法治对他的约束,就可能逐步打垮法治,最后掌控治理社会的司法体系,通过“依法治理”来打击政治对手,成为压迫者。希特勒就是这样在当年法治的德国最后成为全社会的压迫者的。
二、
笔者在“强人崇拜”的文化中长大。例如当年毛泽东就把法律当作自己的政治工具,把自己的政治对手定为罪犯,进行打倒、关押,甚至处死。不过尽管我对于强人崇拜早有恐惧,但却谈不上有多少深刻的认识。自来到美国生活后,看到这里完全不同的文化,引发我对强人崇拜的思考,花了很长时间才算逐渐认清这个问题。其实强人崇拜并不是中国文化特有的东西,而是一个通过养育(喂养和教育)获得的思维特征,在所有的社会里都会存在。因为个人从小受父母的养育,被教育要服从父母的权威,孩子眼里的强人首先就是自己的父母,把父母当作崇拜的对象,年长日久,必然产生对于权威的认知,它是生存的需要。
可是“服从权威”又是和人追求“不受约束”的本性相冲突,所以才会出现人在走向成年时一旦发现自己的能力大为增加后必然出现反叛行为,我们常说的“青春期反叛”就是这样的现象。但是这样的反叛权威不过是出于本能,不等于出于对于强权的本质的认知而有的行为,也不等于个人不会在成年后重新回到崇拜强权。
当个人生活陷于困境又感到无力改变时(或者是个人相信自己陷入了困境又相信自己无力改变时),个人因为恐惧就会寻求外面的帮助,如同孩子年幼时需要父母的支持一样,意识中会希望有强人出现来帮助自己,接着就会不自觉中陷入强人崇拜。当年中国出现的“拜毛”与今天在美国一部分人中出现的“拜川”,其实都是同一种文化现象,同样是人的认知的结果。很多人(笔者曾经是其中之一)轻易地相信发达国家的文化先进,以为强人崇拜是落后国家才有的事,其实所有的人不论出生在哪里,原始的认知能力都一样。再发达的国家,其居民都要通过养育来获得不同的认知能力。大脑的可塑性使得强人崇拜永远不会消失。
三、
上面说的“(相信)生活陷于困境” 不过是一个社会全体成员中的一部分人的认识,还会有其他的不同认识,而这些不同的认知的必然结果就是个人利益的不同诉求,它们是政治冲突的根源,所以苏格拉底才说“人归根结底是政治动物”,也就是说政治冲突是人类生活的宿命。对于解决政治冲突来说,由强人来解决问题不过历史最为悠久的办法,它是人类走出毫无秩序的“丛林法则”后的进步。
也就是说,强权毕竟不同于“丛林法则”,它即便是个人独裁,那也是有规矩的独裁压迫,只是规矩和压迫不是同等地施加于所有的人而已。这样的思想的系统化在汉文明里应当追溯到“法家”,所谓的法制就是指的这回事,它是一种比较“丛林法则”进步的社会治理方式。
少数人对于多数人的压迫会使人觉得不公平,不过这种不公平未必等于受压迫的人就相信“所有的人生而平等”,因为人从自己的经验里面不可能获得这样的认识,所以反抗压迫的人一旦有了压迫他人的机会就可能会同样地会压迫他人。在“拜毛”社会里长成的人,很多人谈起毛的独裁专制痛加鞭笞,这个行为究竟是出于对于“所有的人生而平等”的认识,还是出于“毛不应当压迫我(们)”的认识,反抗压迫的行为本身不是答案。汉文明的历史里满是反对压迫的造反,结局都是以新一轮的压迫为轮替,道理就在汉文明的主导思想从来是等级社会。墨子号召“兼爱”,孟子说这种思想是“无父”,说实行这样的思想的人无异于“禽兽”。因为事实上人从父母那里得到的爱最多,逻辑上当然人也就只能实行“等差之爱”,而不是“兼爱”。
等差之爱是一个逻辑判断,因此是“理所当然”,其结果必然逃脱不了进一步的逻辑推理:等差-等级-内外-敌我-不容-你死我活等。我们智人的33万年的历史里绝大部分时间都是按照上面的逻辑进行判断,再用这样的判断主导我们的行为的 。
四、
有人或许会说,笔者这样的分析不能成立,难道崇拜斯大林、希特勒、毛泽东、川普、金正恩是一回事?这些人不是相互间打得你死我活,互不相容吗?崇拜斯大林与崇拜希特勒怎么可能是一回事,都是强人崇拜?
这里要回到前面说的“强人崇拜”究竟是个什么意思的问题去。强人崇拜并不是一个现代现象,但是把它作为负面现象来理解则是一个现代才有的概念。现代人的强人崇拜与古代人一样都是崇拜“打败他人的人”,这样的强人追求的都不是共赢,而是第一。这就不可避免地会走向强人凌驾于他人之上的结果,与法治下的“人人都在法律之下”相矛盾。也就是说,因为有了法治,于是强人才成了“置身于法律之上的人”,而不再是“能够战胜他人的人”。现代的黑帮老大在古代都是强人英雄,例如《水浒传》里的好汉,只是有了法治后才被称为黑帮老大。黑帮老大里面不乏仗义执言的人,但是他们的仗义执言的结果却是他们成了执法者,有权决定他人的生死,这样的“仗义执言”当然与法治不容。
“人是政治动物”这个全称判断自然也包括了强人,所以强人有不同的政治观点,现代的强人解决政治冲突的办法只能是“以胜败为定论”,是古代的标准(或者叫做“传统的标准”),他们必定会养着强人逻辑走向凌驾于法律之上,如果容忍它,法律最后也就成了他们用来打倒政治对手的工具,当然也就谈不上法治了。
川普总统提出的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沿着上面的强人逻辑而来。他用这套逻辑来解释世界其他地方的强人,因为那些强人也遵循同样的逻辑,所以川普没说错。不过川普的逻辑的必然结果就是他也要凌驾于法律之上,川普与世界其他地方的强人的冲突,如果要定出胜负必定是你死我活,要不然就是川普“食言“。
五、
生活在法治下的美国、崇拜强人的人,一定会反对其他地方损害美国利益的强人,崇拜川普;生活在美国、反对强人崇拜的人,一定会反对世界所有地方的强人,包括川普。
崇拜强人川普的人不能理解为什么反对其他地方的强人的人会反对自己人川普,笔者以为除了忽视了上面说的差别,还忽视了一个基本的道理:法治的实行容不得强人;容得下强人的“依法治国”必然不是法治。
当然,最为可悲的是川普,因为他生活在美国,这是我写本系列时去不掉的感觉。2015年6月川普宣布参选后,我对来访的朋友说,川普有戏(因为川普提出的议题把社会的不满提了出来),朋友对我的态度不以为然,因为他们不喜欢“花花公子”川普。一年后我开始反对川普(因为我看到川普蔑视法治),并对开始支持川普的朋友说,川普很危险。又过了一年,川普开革了科米,我开始写这个系列。我希望能够记下我所亲历的一个强人与法治的对决,以此来完成我的告别“强人崇拜“。
就在数日前,我刚刚送走了上面提到的再次见面的老朋友,我们见面期间当然又谈到了川普。我对我相识了32年的老友说,尽管你出生在美国,是白人,远比我知道更多的美国,但是你的基因里与我一样不存在“美国文化基因”。对于任何一个具体的美国文化现象的了解,我们之间的差别都只会取决于各自的学习。我还说,我第一次相信,我的有些想法比你更加美国。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light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26435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