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所谓的“儒家中华文明”,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恶狼----提上来答邑水寒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所谓的“儒家中华文明”,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恶狼----提上来答邑水寒   
钟会
[个人文集]
警告次数: 1






加入时间: 2004/06/05
文章: 2064

经验值: 58974


文章标题: 所谓的“儒家中华文明”,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恶狼----提上来答邑水寒 (419 reads)      时间: 2018-10-08 周一, 下午6:29

作者:钟会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这次老邑出来谈儒家文明的同化性,当真是胡说八道,被人射成马蜂窝也没什么好说的。在我看来,神州千载一路以来只有“儒学”亦或“儒家文化”,根本不存在“儒家文明”这四个字。后浪们硬是要效仿历代列宗关起门来,把这门纯道德伦理学一路吹嘘成人类文明之一。那此类老旧原始,冰封了中国社会几千年的烂污文明,又岂能和所谓的“西方文明”相提并论?

儒家文化至今仍能香火鼎盛,与其说它是“海纳百川”,可以同化任何外来的文化和思想。不如说它是“人尽可夫”,在中国历史每一次“以夷变夏”的过程中,扮演了逆来顺受,委曲求全的窝囊角色。待到北方铁骑亦或西方火枪,附送进来的文化和思想扎根于华夏大地后,又次次跳出来充当“媳妇熬成婆”的倚老卖老的货色,不是对对立文化大加挞伐便是占为己有。

而且从道德角度来讲,以儒家为首的传统道德当然就是“伪道德”。可惜咱们国内的部分历史学者和知识分子,以及大部分人群至今信奉“孔子作春秋而乱臣贼子惧”之类的屁话,还冒充圣之时者,沉浸在现代社会的道德沦丧之痛中而不能自拔,誓要把传统道德发扬光大。却从来没有人发见到,道义的形成,一定程度上,就是对原始人性的背叛。以至诸如儒家道德观这样完美的道义,往往就越没有现实可操作性,只会将社会带入彻底违反人性,而泰极否来,走向反面的极端地步。

当然这账算不到孔子那老家伙的头上,而且像“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之类的伦理学黄金定律,哪怕几万年后仍不会背时。只不过若不是靠抄袭剽窃佛家哲学之论,歪曲痛奸儒家原始教义而推出了程朱理学的宋代大儒造下了如此滔天罪孽,中华文明也不至于到了明朝,便已达穷途末路的时代。

所以哪怕我等对国学一窍不通的同志,都应该发见程朱理学那“去人欲存天理”的最高指示的荒唐之处。众所周知,要达到物质追求的不断提高,社会文明的持续进步的目的,其首要条件,或者说原动力,便是来自于“人欲”的放大扩张。因此“人欲”不仅和“天理”毫不对立为南北两极,相反“人欲即天理”,没有面包就不存在有无名节的问题。也只有咱们的混帐老祖宗才会干出对“人欲”实行种族隔离政策的蠢事来。从而把即使意志卓绝的道德清流毕生奋斗都无法完成的革命事业,当成了全民理所当然应当遵守的基本行为规范。以至完美的操守气节在人力所不能及的情况下,守德便逐渐演变成为了全民作戏,结果只会把整个民族打造成了伪君子假淑女之邦。一个人有无道德,依据标准就是看谁更有戏剧天份。一面行为举止卑鄙下作,一面言论上以道德气节相标榜,两者由此发生了180度U转,而彻底的背道而驰。

若谓不信,那就有请那些崇古而好为先贤立言的同志回答一下,为什么盛产道德大儒的明朝乃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反动,血腥的王朝,吏治律令之乱,当属各朝之首。却又同时创造了花样繁多,“造福”后世同志的春宫淫书,春药淫器的背德之物。

因此这些同志不但没有意识到这个关键问题,反而哪壶不开提哪壶,专门凸显传统文化的阴暗面,越描越黑,为得就是把祸乱民族的儒学余孽从潘多拉魔盒之中放出来,让“伪道德”的牛鬼蛇神肆虐来治所谓的现代社会的“伪道德”。哪怕古人都知道“然议论高而事功疏,好名沽直,激成大祸,卒致宗社沦覆,中原瓦解。彼鄙夫小人,又何足诛哉!”,反倒是某些现代人的脑袋却长进马王堆里,彻底陷入了智力困境中。而且如今网上还竟然就是有那么多同志会轻易相信且鼓吹“(传统)道德治国”的痴人梦话。

说穿了,现代国人缺乏普世价值观,确实与咱们的传统皇权专制主义制度余孽未清有关。其实在一定程度上来讲,中国古代社会其实并没有经历过“封建主义”,充其量不过“山高皇帝远,村长做皇上”的君主诸侯各据一方的分封制度。而中国古代的皇权专制主义制度乃是对权力的最大化的极端垄断制度,“皇权”乃是权力集合中的“属”权力,没有任何的法律或是信仰能够对皇帝的权力有半点的限制和约束权。而个人与集团的权力都无法与皇权相抗衡。

因而恰恰由于这种“政教合一”的特性,古欧洲的专制制度受到了宗教的限制,从而至少在意识形态的管制上,垄断集团完全无法成为全民的绝对权威与主宰者,同样对社会各类资源与财富的支配力度以及权力覆盖的领域范围也根本无法与咱们相比,而不能和本邦的传统社会制度混为一谈。奇怪的是,哪怕连印度人都有个婆罗门祭司可以对皇权进行抵制,相反咱们的宗教发展,却成了巩固皇权的“帮凶”,一直专作愚民之用,只能说明历代国人大多极度缺乏宗教天赋。以至涂鸦每每想起孔子的“祭如在,祭神如神在”的无尽奥妙,都不得不叹服这老家伙的聪明与世故,反倒是如今坚持无神论的蠢蠢凡愚,见识还不如两千多年前的老祖宗!

而且从另一方面来讲,中国传统社会是以家庭作为基本单元,甚至上升到了社会组织的形式,相反人家从一开始就是以个人为单元,家庭毫无任何社会功能可言,仅仅只是一种自然的血缘关系。只这一点,便可以明显区分不同社会制度所带来的两者不同的社会构造。

话休絮繁,中国古代的皇权专制主义制度的基础就是血腥与恐怖暴力,而一旦制度形成之后,作为最大权力者,同时又是受益者的皇帝,在无外部抵抗的压力下,则绝不可能如同一般的专制制度统治者一般,去谋求制度的改革,甚至以妥协让步的方式,主动削弱统治权,来维护自己最大的利益。相反却会动用一切手段,去完善能驾驭黎臣庶民的帝王之术。而在这一过程中,为了节约统治成本,皇帝就必须制造出可以操纵全民思想的意识形态,而这种为了掩盖暴力统治,并且粉饰天下太平的意识形态往往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上。

而就是基于此点,皇权专制主义制度之所以在古代中国沿袭千年而经久不衰,作为伦理学的儒家思想在被统治者定为意识形态基调后,发挥了不可估量的巨大作用。我先前就指出过,理科内的一切学说都没有出现在过鸦片战争之前的中国学堂内,即使所教授的文科也仅仅只有国学一项,而所有的国学都是围绕着<<四书>>、<<五经>>打转。因此古代中国人自小就必须无条件接受儒家的“启蒙”教育(=洗脑),使得儒家教条具有了无法被替代的意识形态权威,而渗透进了民族的一切观念与传统之中。而以“三纲五常”为代表的学说理论,便成了国人言行举止的基准与规范。

毋庸置疑,制度的创新与改变,并不是靠全民的推动下完成的,而应是少数知识分子精英首先运用自己的知识积累,建立起个体思想的转型体系,提供制度改造的基本理论依据,然后推向大众来达到最终目的。但在皇权专制主义制度本身文化流动性微弱,学术自由受到制约的不利大环境之下,咱们的历代知识分子的大脑又被儒家思想牢牢地套上了紧箍咒,不仅缺乏对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研究与思考,而且只知道一味地“代先贤立言”,把故纸堆里的冷饭翻来覆去地热炒,来换取个人的功名利禄,毫无“民族祸福,常在我心”的功利眼光,具备在危机四起之时,有效避免动乱发生的解决能力。

加上皇权专制主义制度的最大缺陷,就在于这种通过暴力来实行的决策机制的不稳定,以及消耗性强,真实性差的特点,让政治,经济等各个领域在制度的弊病中,总是处在一种逐渐偏离正常轨道的逆向运行之中,而一旦人口、土地等资源的分配随之发生了规律性变化,使得这种失控的空间被扩大到极限,最终只会导致控制目标系统的全面崩溃,不仅造成可能的另一种更为强势的专制势力(如造反,起义集团)的形成,同时各代王朝只能由盛转衰,最终周期性的被另一个使用暴力的皇权专制主义制度取代,社会毫无点滴进步,却让全民在血海之中翻滚了长达几千年。

虽然儒家思想与皇权专制主义制度与人的原始本性只会产生冲突的特点上相一致,都有一套完整的压制全民思想的规则与办法。但从本质上来说,儒家思想所强调的“克己复礼”之类的道德观,其实与皇权专制主义制度的国家暴力基础格格不入。强行混血匹配,必然只会产生一加一等于负数的反效果。如同儒家思想所推行的“忠、孝、仁、义、礼、智、信”,完全没有建立在人类自私自利的天性之上,以至不仅不能将人性的善良一面扩大化,相反只会造成全民道德人格分裂,让弄虚作假的伪善之风盛行,使全民吹捧道德,完全成了作“欲做坏人而不得”的反面发泄,让善恶是非形成角色错位,彻底混乱社会的基本价值观。

以至有如欧洲中世纪的神权作用一般,正是孔孟之道在此中对全面的思想起到了道德权威作用,但同前者仅仅是精神权威不同的是,后者完全是一种深入世俗的道德权威。这就是欧洲在政教分离后能迅速摆脱中世纪的黑暗时代,走上康庄大道的缘故。因为后者所建立起来的道德权威完全转换成了一种世俗权力的资源和法宝,甚至凌驾于世俗权力之上。以至世间的一切现实事务都只能用道中理论加以穿凿评定,使得政治权力斗争完全演化成为一种强占道义制高点的善恶之争。完全将一切功利与现实主义思想排除于政治活动之外,使得天经地义,替天行道的邪恶理想主义祸乱而起。

而且这种毫无现实可操作性的伦理规范即使对国家强行改造成功,保证了社会各阶层的和谐,达到暂时天下大治的目的,但所付出的代价,就是依靠人性扩张来提供动力的社会发展与体制改革遭受全面冻结,最终在鬼子的坚船利炮前分崩离析,帝国最终解体。而且尤为悲哀的是,皇权专制主义制度虽然早已灰飞烟灭,但配合儒家思想所留下的思想余毒却难以得到清除,而人性经过长期的异化,也产生了天然排斥新制度规则的本能,宁愿选择在旧制度下,制造多种规则,严重阻碍现代社会新秩序的建立。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说,现代国人对西方文明的抵制情绪,恰恰反映了咱们对专制制度的高度适应性和依赖性。

所以悲哀的是,儒家思想祸害了中国整整两千年之久,那些惨痛的历史经验不仅没有被大众所吸取,反而“革命自有后来人”,这把戏从古代一直被玩到现在,甚至竟然成了网上道德大军坚定的治国信仰。活在了现代社会还死抱着从原始古人那里学来的背时“真理”不放。不主动破除这种伪劣的道德权威,那咱们究竟有什么资格去憧憬梦想民族崛起的美好愿望?或许若是咱们能够不再回到百年之前那段暗无天日的岁月里去,或许已是列祖列祖在天之灵的保佑了。

如今的中国社会虽然被物质主义腐蚀至充满着病态,但这种历史性的转变至少将全民从人性的压迫中彻底地解放出来,最重要的是,当更多的新型人类嘲笑着崇高与良知,想尽一切旁门左道,吃烂老本大户的悲哀之时,至少彻底堵住了民族全面倒退的可能性发生,虽然这样的化疗作用,使得真实的道德细胞随着伪劣的道德神权细胞被一起清除干净,但至少摘下了那个套在民族头上两千年之久的紧箍咒。为民族的未来带来了一丝微弱的光明。

总之,儒家思想治国的合理性与可操作性,其实已经彻底被其历史的实践结果所否定。咱们要真正的挤身于世界强国之林,就必须彻底醒悟,摆脱传统文化的盲目崇拜情结,尽快从几千年的传统思维定势误区中走出来。打开思想国门,敢于接受现代西方文明的长处,彻底意识到仍旧继续所谓的“(传统)道德治国”不仅无法改善中国社会道德沦丧的现况,完成社会的道德架构,相反只能越弄越糟糕,倒行逆施地将社会带向全面退化的危险边缘。

作者:钟会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钟会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916829 seconds ] :: [ 30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