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人生就是大闹一场,然后,悄然离去。”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人生就是大闹一场,然后,悄然离去。”   
钟会
[个人文集]
警告次数: 1






加入时间: 2004/06/05
文章: 2063

经验值: 58945


文章标题: “人生就是大闹一场,然后,悄然离去。” (442 reads)      时间: 2018-10-31 周三, 下午11:20

作者:钟会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在多如恒河沙数的真实历史人物亦或虚拟的角色之中,若是问我最崇拜谁?小钟还真说不上来。但问我愿意投入何人的人生中,不假思索地答曰:李白和令狐冲。左手“葡萄美酒夜光杯”,右手“开天辟地第一剑”, 唱一首《将进酒》,耍九招独孤剑,来个“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没有情感的羁绊,功名的束缚,人生逍遥自在,为人放荡不羁。

我从小向往在亚马逊热带雨林冒险,今年年初终于实现了睽违多久的愿望,在巴西玛瑙斯居住了长达九天。在那里,接触了无论食人鱼,蟒蛇,鳄鱼或是三三两两飞过的蝴蝶,以及遍地族繁不及备载的异卉奇葩,步步惊心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我在给老钟妈报平安的第一个微信语音留言里,就流露出来今后想在那里定居,了却下半生的意思。我娘脾气虽不好,可从不舍得说我。但一如既往,她的回复意思很明确,想都不用想。这趟冒险之旅,我的行李箱中还摆了一套领带西装。目的就是为了在离开玛瑙斯后,第一时间必须穿上它。

得,人生还得继续安分守己,按部就班。小钟此世最大的骄傲,是拥有着一个聪明睿智,无所不能但却跳脱世俗,给了自己人生最大自由选择的父亲。打我从娘胎出世起,他尽量在满足于这个儿子与生俱来的天性,追求着中国社会所不允许的自由自在,不务正业。现下依旧,三天为他的生意“打渔”,两天我可以毫无顾忌地“晒网”。

我也明白他其实并不喜欢我与世无争的性格,但一直默默忍受。所以年齿已长,我已经学着逐渐开始收着性子,从琴棋书画,吃喝玩乐走向真真正正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好听点,这叫责任感。难听点,三十而立,我都三十出头好几年了,吊儿郎当总不是那么回事。只是不甘心人生闹了三十多年后,说停就停。

我始终记得金庸先生说过“人生就是大闹一场,然后,悄然离去。”的那句话。但他妈的,这个老家伙,传奇人生九十四载,你做到了。“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拍拍屁股走了。我还活着,下半辈子真不闹了?

我记得九年前,在本坛有一位才华横溢的老网友叫断章师爷。因为我在某篇拙文里说了一个词“拐子”,他立刻点出此词,小钟是引用于《三侠五义》。因为这是小钟此世读过的第一本“武侠小说”,对其中任何的只字片语都印象深刻。90年代初,台湾的电视剧《包青天》在大陆风靡一时。我妈曾被饰演展昭角色的何家劲,迷得不思茶饭,颇让老钟吃味,微词不断。

有时我不明白,在中国社会,男人包二奶是天经地义,但女人偷汉子就是十恶不赦。但吊诡的是,男人要是幻想老婆以外的女人是十恶不赦,跪搓板也在所不惜,但相反有夫之妇幻想别的男人是天经地义,无从批判。至今如此。我能理解但不知道,当年金庸先生暗恋夏梦时,所遭受的舆论压力有多大。时过境迁才成佳话,美其名曰红颜知己。但在小钟看来,即使当初”两只红杏出墙去“又何如?这是题外话。

其时小钟再次躲进了藏书万卷的舅舅的小书屋里,自己动手,开始囫囵吞枣地读起了《三侠五义》。被那些味如嚼蜡的古文,搞得云山雾罩。那年我才12岁,才上初中。所以坐在一旁抽着烟,喝着黄酒的舅舅的眼神一副,你小子又在不懂装懂,冒充潇洒(九十年代,上海人最流行的俗语)。不过他还是放下自己手里的书,耐心地给外甥解释那些格涩无比的书中名词,舅甥乐在其中,“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直到三番四次催促无效,外婆怒气冲天,我耳朵被舅妈拎着出去吃午饭才作罢。

舅舅是个传统士大夫型的读书人,喜欢之乎者也,反感刀枪棍棒。那时,每每和他下象棋,都说我杀气太重,只重得失胜负,不懂象棋的真谛所在。相反每每和老钟下棋,他总说我患得患失,思前顾后,行棋不够干脆利落。舅舅家里虽然藏书盛丰,开个小型图书馆也不在话下,也涉猎现代文学,但他的书屋一直没有现代武侠小说。我真正看所谓的武侠小说,已经是上高中的事情。

当然就是金庸先生的书。

我读的第一本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是《鹿鼎记》。其后多年才知道,这是他武侠小说生涯写过的最后一本书,随后便退隐江湖。实话说,我从不羡慕韦小宝有七个老婆,虽然很多男人对此书的读后感,向往之处皆为如此。我喜欢《笑傲江湖》,这是我读的第二本金庸的武侠小说。初初“遇见”令狐冲,那一刻心中的震撼,我用“震撼”一词,现下诸位或许读来觉得夸张,我一点都没有在夸张。

其后读的金庸先生的任何一本武侠小说,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但我还是把“飞天连雪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都读完了。

说是外甥多似舅。可惜我舅舅喜欢杜甫,但我喜欢李白,几十载春秋至此,还是闹得不可开交。我舅妈几十年来都不是省油的灯,各打五十大板。我娘这小姑添油加醋。老钟默不作声。

金庸先生去世了。仿佛只是一个话题而已,三十秒内一番鸡嘴鸭舌,谁?是啊?他?嗯。随即餐桌上依旧笑声连连,至此跟金庸先生半毛钱关系没有。

谢谢,人生曾经遇到过你的文字,不是我活着的理由,而是还能活着的支持。因为人生的某一段无聊时光,你帮我给打发了。

老钟只和我说了一句话,继续默不作声。

“文章里,不要再有错别字了。”

我做不到。

我真的试图“人生就是大闹一场,然后,悄然离去。”,但哪怕在家庭聚会上,我都不敢闹。

金庸先生的伟大我没懂过,我承认。反正过几天,没人会记得他了。

我草,人真是贱。所以我们继续谈政治吧。

作者:钟会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上一次由钟会于2018-11-01 周四, 上午5:15修改,总共修改了4次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钟会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875566 seconds ] :: [ 26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