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 5.1毛泽东的第一次不讲理和丘德功为其倒霉

April 10th, 2016 by 格丘山

(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丘德功从第一次劫难中脱险不久,文化大革命就来了,这是公元一千九百六十六年的春天。

今天我们从中国的史料去回看这场文化大革命,不免会有读三国演义感觉,毛泽东, 造反派和老干部,形成了三个又对立和又依赖的关系。像三国演义的作者一样﹐从上古以来,中国民族就是一个主观意识和感情色彩极其强烈的民族,要中国民族去客观地叙说一件事情,不将自己的关系远近, 派系,好恶、爱憎放进去几乎是没有可能的。不管是将毛泽东看成曹操﹐还是造反派是曹操﹐此后的故事是无法公平地讲出来的, 其结果就像三国,使大家永远也不明白,一个聪明得像神一样的诸葛亮加上一个善良得像君子一样的刘备怎么最后会输给又蠢又坏的曹操?中国人的历史, 文学和故事都是戏,中国人生活在非常复杂的关系和斗争中, 但是一到文化中他们就乱编胡造, 把它都说成戏, 不让你知道他们真正的生活样子。

正是这样,写到文化革命的事情,我就会陷入非常困难的境界,读者脑子中已经固定地将文化革命与一些画面和模式连在一起了:暴徒打砸抢论,老干部被迫害论,毛泽东整刘少奇论,灵魂大革命论,个人大崇拜论,或是人民文革论等等﹐等读到这个故事时﹐立场和喜恶早就预定了,会将他们预定的观念自然而然的结合到我的故事中去, 丘德功不是成了打砸抢的小流氓, 就成了与专制官僚斗争的民族英雄, 和他们成天看的子虚乌有的戏和写的时评混到一起。

可是离开文化大革命又怎能理解丘德功的命运和悲剧呢?我举笔难定,最后终于改变了只谈丘德功故事, 避免过多谈论国家政治的初衷。因为我一旦走到对丘德功命运的深度思考之中,就会发现那个时代个人的空间已经几乎被国家和集体全部吃掉了,也就是个人的个性被强悍的时代共性压抑到非常微弱,根本无法左右和改变自己的命运。 如果我们那样去谈丘德功,会完完全全歪曲丘德功的故事和经历。实际上到了这个地步,丘德功对于自己的命运已经不能负责,也做不了什么,它完全控制在国家政治手里。

...

(more...)

建议

January 29th, 2016 by 狼协

抱歉,这几天出差,在外面很难爬墙上来。现在深夜才回来,快两点了,明天七点就要起来,但惦记着这事,还是上来先看一眼。才知道事情非常紧急。估计老稀月底的光纤就要拔了。今天已经是29号,美国是28. 所以只能简单说两句。因为论坛上已经没有俱乐部内坛的链接,老芦现在也难找,找到了他也未必愿意管,所以不妨就在这里公开说一下。

老非说的是对的,重大决定要通过董事会。但是现在并不涉及网站的所有权转让问题,只有一个问题:原来的服务器没有了,没钱就得关张。有网友提议捐款。说实话,老狼不好意思再让大家捐。但是这不是老狼一个人的事情,所以把这个选择权给大家。现在既然有不少人愿意出钱让网站维持着,这样就没有什么大的改变。无非就是凑个几百块钱找到新的服务器(顺便说一下,Light所说的那种一年11块钱的托管是不能用的。这个海纳百川刚开张的时候用过,一个月25美金好像。两下就因为访问量被踢出来了。现在虽然访问量比以前小多了,但这种虚拟服务器做论坛仍然不靠谱)。有了新服务器后,将网站移过去先延续下来,然后大家再慢慢议选择版主。

现在已经有不少网友公开或私下跟我说愿意掏钱。既然是网友掏钱,所以仍然不涉及所有权和管理权的改变问题,跟以前没有本质的不同。只不过以前担子是压在老稀一个人肩上,现在让他喘口气。但不知老稀是否仍然愿意在网站程序出现问题的时候帮忙维护?因为找别人又涉及一个可靠性的问题。实际上,我们之前也一直是依靠网友做的技术服务。一开始是老二,后来是老稀。boatdreamer同学自己就有服务器,本来是最好的,他又懂技术。我个人不反对放他机房。可以让老稀转移之前,把log里面的IP地址都删了。当然新的IP地址还是会有,但我觉得那没什么鸟用,没有必要恐惧到这种地步。老狼自己是真实姓名,而且在国内工作,不一样没事。国内现在的反动言论太多了,哪里还有费这心思去挖人的IP。要泄露,早就在新海川抢劫服务器的时候都泄露光了。实在怕的,就用代理上贴好了。因为老芦的意见不一定能及时问到。所以如果老非同意,我们就先放他那里,但是说明了他不干预管理。同时老稀和我做好备份。如果老非不同意,我们就另外找地方花钱托管,只是技术上要有人管。

...

(more...)

答Truman与钟会

April 24th, 2015 by 芦笛

很久没到驴鸣镇来了,刚才进来看看,见到Truman与钟会的帖子,发现我虽然早就离开了此地,但有些旧事至今还被提起,而且还与如今的坛务管理联系在一起。犹豫了半天,最后决定还是答复一下。

首先要说明一下,我早就离开此地并且永远戒网了。如今的驴鸣镇管理与我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我和老稀只保持着纯粹私交的关系。虽然他老是想让我回来,几次提到这事,或是提起坛务,但我都厉声让他住嘴,甚至说到他若再纠缠此事,则我不得不与他切断通讯联系。但言者谆谆听者藐藐,至今他好像还贼心不死,所以看来咱们迟早得断交。

为什么如此决绝?我已经跟老稀一再讲明白了:我还想活下去,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劳动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等待老芦去视察,而我眼下的身体状况非常之糟,是否还能活五年都没把握,死冉冉其将至兮,恐名胜之未历,看来只能抱恨终天了。而这完全是上网坑的。

我本来基因优秀,活到90岁毫无问题。但不幸上了网,从此脱身不得,十几年来,为了维持这家网站,我每天一帖,每帖至少5千字,而且开头还是利用业余时间,这狂热的劳作,就算是超人也受不了。更何况我还天天在网上跟人打架,前十年无一日不陷在与爱国贼、民主贼的鏖战中,什么匪夷所思的侮辱、诬陷、诬蔑、诽谤都遭受过来了,天天心情激动、愤懑、委屈、恼怒,最后气出了心梗,折寿起码20年。

所以,我早就想离开这家网站了,其实并不是见不得谁谁,而是为了保命。当初我辞去版主职务,把《芦笛自治区》改成《驴鸣镇》,邀请胡平、河边等人来此,就是为了金蝉蜕壳。最后离开时,我也说明了这一点,特地指出我虽然见不得captain nino,陈皮与一票友,但这三个人不过是导火线,早在几年前我就想戒网了,完全是因为金唢呐声称要“与芦区共老”,盛情难却而留下来的。如今老金根本来不了,那我就再也无理由恋栈了。

...

(more...)

“《海纳百川》内坛与军机交往的全部密档”

June 27th, 2014 by 芦笛

(这个帖子本打算贴在智力难民营中,但刚才试验了一下,我的三个笔名“芦笛”、“韵谷”和“信天翁”仍处在被暗杀状态中,不得已只好贴在这里,敬请网友将本帖转到智力难民营去,务必让徐水良看到,多谢!)

适才在智力难民营中看到反间专家徐水良《就胡安宁自删帖,请教胡几个问题》(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09097),笑掉了大牙:亏您还以抓共特为残生己任,生命不息,抓特务不止,慨然以“民间FBI”或“民间MI5”自命!就您这点智力,也配?胡安宁说什么您就信什么?他说他是温家宝的特使,您也就信之不疑?天下咋会有这么傻的傻子呢?笑死我了。

这人的底细我早在智力难民营揭发过,您这就戴上老花镜去仔细攻读吧: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854401

胡安宁当然是中共特务,他在网上留下的证据已经足够了,否则他为何吓得赶在FBI抓捕前,没命逃回他的伟大社会主义祖国去?这还不光是他本人的自供以及我的揭发,还有他的部下Novell的反戈一击。

这Novell原是海纳百川俱乐部成员,因被弹劾被迫退出,从此恨狼协入骨。所以,胡安宁在与狼协闹翻后,Novell自 报奋勇当了《国风》的技术斑竹,协助电脑盲胡 ...

(more...)

尼罗河船游散记(三)

June 2nd, 2014 by 芦笛

四、黑嘎达

黑疙瘩上面已经介绍过了,完全是为了迎合游客需要,在沙漠里建起来的空中楼阁,其成本大约与著名的巴比伦的空中花园也差不多。城里有几个景点,都是新建的,没什么历史人文价值。

一是清真寺,外表不错,但清真寺可不是教堂,平时不开放,只能在外头看看:

一是基督教的主教座堂(Cathedral)。埃及据说有15%人口是基督徒,信奉东正教的一支——科普特正教。信徒们称为科普特人,已经成了埃及的一个少数民族。人数虽少,盖的教堂却非常漂亮,不仅黑嘎达的教堂如此,阿斯旺的也如此。

黑嘎达主教座堂

阿斯旺主教座堂

这两个教堂的建筑风格都明显受了回回影响,不仅穹顶和拱门完全阿拉伯化了,就连前面也有类似回回祈祷呼唤塔(我还不知道正式名称是什么,就是清真寺四角的尖塔。过去是阿訇们爬上去吟唱,通知大众祈祷时间到了,如今则使用高音喇叭)的高塔。如果没有穹顶上的十字架招牌,游客一定会把它们当成清真寺。从这些教堂的规模气势来看,科普特人的财力堪称雄厚。我从未在基督教国家见到如此壮观的清真寺,可见回回的宗教容忍远远超过基督徒。

阿斯旺教堂没进去,黑嘎达教堂倒是进去兜了一圈。注意到了两个与众不同之处。

第一,东正教教堂内部不为教徒设座位,然而此教堂内却有座位。据导游解释,那是因为当地天气太热,年老体衰者或孕妇站着受不了而作的变通。座位实行性隔离,男左女右(或男右女左,记不得了),不得混杂而坐。看来南橘北枳,不管什么教,都不可能不受当地民俗影响。

...

(more...)

尼罗河船游散记(二)

June 1st, 2014 by 芦笛

三、印象之二:刁民

吾团先后有过两个导游:黑嘎达导游威利与船上导游默罕默德。威利态度比较平和理性。穆罕默德则是爱国反美民主愤青,非常爱国,非常反美,非常民主,非常愤激。

两人都介绍过回回用的水烟袋。我都告诉他们,那不是阿拉伯人而是土耳其人的发明。威利立刻就承认了,但穆罕默德却硬要说那是土耳其人从他们那儿学去的。就连这么一个未必光彩的发明荣誉,他好像都得为祖国去力争。

[IMG]http://i.imgur.com/ukPjT07.jpg[/IMG]
回回水烟袋。顶部的金属容器是个微型炉子,以木炭为燃料,烟丝和香料燃烧后,产生的烟雾通过下方金属导管被吸入下端的玻璃储水室中,过滤后经中部的橡皮管及吸嘴进入吸食者肺部。每次“加料”后需要一小时才能吸完。回回用来待客,主客轮番吞云吐雾,其乐无穷。

有次他无限自豪地告诉我们,尼罗河是世界上最长的河流。我不知趣地更正道:那是过去的说法,如今有人认为亚马孙河才是最长的。他竟有些恼怒,说那是“American bullshit”(此处删去十个惊叹号以及大量横飞的口沫)。因为亚马孙河在美洲,所以美国人要编造这弥天大谎。我实在忍不住,说,C’mon,亚马孙河在南美,不在美国。此说是南美学者提出的,没听说有美国中情局介入。你这说法才是“African bullshit”。

真正惹恼了他,还是我不知趣地问,听说古埃及人已经灭绝,是吗?他 ...

(more...)

尼罗河船游散记(一)

May 30th, 2014 by 芦笛

一、穷游者们的“阿拉伯之春”

“茉莉花革命”爆发后,埃及一直动荡不安,旅游业一蹶不振。为避免破产,业者们只能不顾血本,降价经营。旅行社竞相抛出各种廉价节目。这对穷游者们来说倒是福音。

前段某旅行社推出了个相当吸引人的节目,该Package包括往返机票以及沿途接送,在黑疙瘩(Hurghada)海滨五星旅馆全包(all inclusive)居停8天,尼罗河船游7天(也是全包,包括饮料和全部excursions),除了小费外,两口子只需2千镑(相当于人民币2万元)。老芦于是当机立断走了一遭。

个人觉得,这买卖性价比相当高。文化程度决定了各人旅游兴趣的不同。有人喜欢看自然风景,有人偏爱人文风景,有人则什么都不喜欢看,只喜欢去海滨晒太阳兼胡吃闷睡。这package恰好结合了这三者,提供了尼罗河上的自然风光,古埃及人留下的文化景观,以及红海海滨上五星级旅馆的土豪享受,值得向同好推荐。

还要指出,上述价格是上限,有更便宜的package。例如有的在黑嘎达(Hurghada)的旅馆是四星级的,价格就相应低一些;有的只在黑嘎达居留2天,船游7天,那就更便宜了。即使买我挑中的那个Package,也有省钱之道。例如船游7天可以不包饮料,岸上出游(shore excursions)可以不参加或是挑着参加。我们船上有的英国佬什么出游都没参加,饮料也是现买,那样当然很省钱。不过,神庙都在岸上,若不出游,光是坐船,那还有何必要跑到埃及去?不懂ing。至于小费,除了给船上导游的不可避免外,其他的还得靠自觉。您若不给,估计也能混过去吧。不管怎样,如果挑选最便宜的节目,大概每人不到500镑(相当于人民币5000)就可以搞定了。

...

(more...)

不得不再说几句

May 28th, 2014 by 芦笛

这捐款的事闹得我六神不安,一直惦念着后事如何,当真是“居则忽忽如有所失,出则茫茫不知其所往”。回来第一件事就是赶快上来看看,幸亏老稀已经开始退回捐款了,可老狼又出来出馊主意,说什么捐款给芦笛出书,又逼得我不能不违反初衷再度上贴。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说明。

首先要交代一下由已故原野先生发起成立“原野基金会”帮助芦笛出文集的事。按出版界的规矩,出一本书,如果卖20美元一册,书商拿10美元(50%),作者拿2美元(10%),出版商拿剩下的钱。《芦笛文选》主要在网上发行,不通过书商,因此能拿全部利润。这事完全由老狼策划经营,印刷了2000册,定价似乎是每册20美元,大概卖出了几百册,基本上都是网友购买的,所获不到1万美元吧(必须说明,我只负责编书交稿题词,毫不涉及经营,以上情况是否准确不敢肯定,如有错误,请老狼更正。个人觉得,此事应该对网友有个明细交代才是)。

我早已声明,该书版税全部捐给海纳百川网站,因此我非但分文未得,反倒自己贴了一两百镑进去,花在买纸、签名、题词、邮寄以及给网友寄书上。老狼给了我三千美元的支票,让我拿去还原野夫人。蒙新海川某网友赐告原野夫人的邮址,我和她联系上了,得到了她的姓名住址,于是便把支票从英国用保价信寄过去,但Royal Post Office真他娘的扯淡,寄出一年后,对方仍未收到。为防万无一失,我只好请老狼把钱划入我的账户,我自己亲赴丹麦,用信用卡取出相当于3000美元的丹麦克朗来,面交原野太太。这其中的花费也就不必说了,求的是个良心平安,也算是现代版的“季札挂剑”吧(http:// ...

(more...)

致网友

May 24th, 2014 by 芦笛

致网友

芦笛

我正在旅途中,上网很困难,就连这帖能否发出去都不知道。但前天好不容易上来,看见老稀张罗为我募捐,心中大急,立即给一位朋友发了手机短信,请其转告老稀:第一,募捐不能涉及我,必须与芦笛无关。第二,我决不会要一分钱。但那位朋友是否收到那短信不得而知,所以还是只有设法上帖说明一下。

1)万分感谢朋友们的错爱,很抱歉我离去引起了这么大的动静,给朋友们造成了困扰。尤其是老稀引咎自责,说他run down了这家论坛,连潜水多年也出来检讨自己释放了负能量云云,让我极度内疚。我这人行事任性,离开论坛前没有想此举的后果就轻率行事,完全不曾换位思考,为老稀、老潜等朋友设身处地地想想。其实这是明摆着的,人家当初完全是为了我前来此坛的,尤其是老稀自报奋勇当斑竹,我却一走了之,置人于何地?在此谨向他们道歉,并说明我的离去与他们毫无相干。

2)早在2007年,我就想离开论坛去开博客了,办《芦笛自治区》就是为此。那时网站还未改版,用的是老二写的软件,那软件不能开博客,我于是申请开小区,目的是把那小区当成博客。没承想小区一开起来朋友们又跟着来了,于是又变成了论坛。我只好自任斑竹,把捣乱分子踢出去。但小区毕竟不是论坛,无法避免与网人接触。待到小小衲莫名其妙地贴上来,先是肉麻吹捧,继而痛心疾首,不断给我发站内短信,专在我的人格上作文章,宛如被我欺骗失身的少女一般委屈悔恨,苦大仇深,在我几次委婉请他离去后还要赖着不走,终于吵成仇人之后,我就彻底fed up了,乃请求将《芦笛自治区》改为《驴鸣镇》。当时我特地说明,《驴鸣镇》不再是芦笛客厅而是公共论坛,与芦笛再无相干。我走这一步,就是为了逐渐从网站脱身。所以,这次离开虽然是三个烂仔触发的,但那不过是导火线而已,这念头早在七年前就起了,之所以推延了这么长的时间才实现,恰是因为我看重友情,与加人的指责相反。

...

(more...)

我为何离开此地?

May 9th, 2014 by 芦笛

其实早在走前的博客文章《转移阵地通知》里就说清楚了:

http://www.hjclub.info/blog/?p=15812

上面说得明明白白,我是被陈皮、captain nino以及一票友的恶臭熏跑的。只是light想让我回来,为此责备那三个烂人,陈皮矢口抵赖,反装成是体贴我的知音,令我哭笑不得,只好出来证明light说的一点都不错,很久很久以前,陈皮就是我最讨厌的愚而好自用、贱而好自专的蠢货,到最后完全引起了我的生理厌恶(倒不是他说的什么中医分科的鸟事,而是该烂仔居然把我太太扯进来,说我抨击基督邪教是不尊重她,这完全是low life才干得出来的下作烂事),以致我把他和那俩烂仔放进了黑名单。无奈我用的browser存下来的cookies不经久,时间一长就自动脱出了登陆态,必须再度登陆,而在此前一不小心就会看见恶心烂仔(们),于是最后干脆决定远走高飞,再不回来了。

我已经在那《转移阵地通知》里说过,这个论坛是老芦流血流汗卖命撑起来的,我没有义务永远为它卖命,谁也没有权利指责我离开,因为你们谁也不是我的雇主,我才是你们的大施主,无偿为你们奉献了那么多年的精神食粮,奉劝诸位先把这层关系拎清爽,学着有点感恩情怀好不好?谁要想说三道四,自己先来顶上半年试试。咱们也不敢用我当年日产万节的高标准严要求,只要每周一篇两千字以上的正经文字就够意思了。做不到这点,趁早给我乖乖闭上鸟嘴。

马悲鸣等小人出来扮阿Q,以为我会被他们骂回来,可笑到了极点——大爷又不是孩子,还会上这种当?这次若不是light为我蒙冤受屈,因为转述我离开的原因被陈皮(准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