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宣言 | 论坛 | 博客 | 个人文集 | 专题文集 | 期刊  
搜索: 购买芦笛文选  
海纳百川2006年4月号

主编: 湘君邋遢道士

 
十年祭
拽拽


    今日和一个朋友闲聊了几句,突然想起父亲。 (海纳百川 www.hjclub.info)

    算算,若他还在,今年该是68岁了。68岁的父亲,会不会依然笑声爽朗音传十里?会不会依然路见不平调解劝和?会不会依然牵个流浪狗回家把它喂饱?会不会依然突然有几个衣衫褴褛的朋友上门拜访,吃饱喝足以后才扬长而去?会不会依然有多年前教过的学生仍常打来电话来讲述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困惑? (海纳百川 www.hjclub.info)

    一晃,他竟然、居然、已经走了十年。十年啊,不过在弹指一挥间,我终于真切领悟到时间的残酷。 (海纳百川 www.hjclub.info)

    十年,我已由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女长成一个满心沧桑的女人;十年,我已由一个叛逆嚣张的天真孩子长成一个眷念家庭的痴心女子。十年,已足够沧海变桑田,昔人杳远,苦难化烟。唯有父亲,藏在孤寂的心灵深处,泛着温暖柔和的光芒,越发清晰,梦里看见,泪里看见。 (海纳百川 www.hjclub.info)

    以前从未觉得跟父亲有这么亲近。少不更事的我甚至会荒唐到因为自己没有国色天香的美貌而迁怒于父亲,上街拒绝跟他同行;也会因为他坚持穿着破出一个个大洞小洞的白汗衫,而觉得他丢了知识分子的脸,很不体面;更别说那些数不清的烙在童年屁股上的“家法”。 (海纳百川 www.hjclub.info)

    然而从什么时候,父亲突然变得这么亲近了?在我四顾茫然时他的音容笑貌会第一个出现在我的脑海,他的将军肚和温暖的大手演变成了拥有类似特征的朋友传递给我的安全感,就连他的那些乞丐装似的白恤衫都在我记忆深处泛着可亲的味道。在父亲去世多年后,我突然从自己的男朋友类型中发现了自己的恋父情结,多么让人开心而又尴尬的发现。 (海纳百川 www.hjclub.info)

    父亲实在是没留下什么东西给我们,仅仅有的一些珍贵老照片都因为某些失误而损毁了;他从发病到去世的七八个小时内也没留下什么言语,仅仅叫了两声至今仍生活窘迫的我同父异母大哥的小名。然而这十年在红尘的摸爬滚打,我逐渐体会到父亲其实有留给我几样弥足珍贵的宝贝,让我一生受益无穷。 (海纳百川 www.hjclub.info)

    其中最珍贵的,是“乐观”。父亲不曾因为大好前途被断送而怨天尤人,也不曾因为妻子体弱多病及痛失爱女而消沉沮丧,更不曾因为同仁的曾经嫉害而摒弃友谊和爱心。在那些艰难窘迫的日子里,他用乐观豁达支撑起我们这个温暖的大家庭,让开朗的笑声永远飘荡在家的上空。欢乐无忧的童年给我的生命刻上不可磨灭的乐观标度,无论世态有多么炎凉,道路有多么崎岖,我永远都记得抬头向前看,因为父亲留下的明灯总是让前途一片光明。 (海纳百川 www.hjclub.info)



网站首页 | 论坛规则 | 董事会章程 | 法庭规则 | 接受捐款 | 版主信箱
Copyright © 2004-2010, HJclub,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