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宣言 | 论坛 | 博客 | 个人文集 | 专题文集 | 期刊  
搜索: 购买芦笛文选  
海纳百川2005年12月号

主编: 湘君邋遢道士

 
决定论、白板论与左派思维 -- 兼论美国的“左毒”
bystander


在实践的问题上,不同的左派分子和左派组织之间可能存在很大的歧异。但是,单从认知的角度看,所有左派的共同信念,就是(1)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Consciousness is determined by social existence.);(2)人的可塑性是无穷尽的(Human nature is infinitely malleable.)以及(3)社会必然朝着进步的方向和目标发展(Society inevitably progresses towards a “telos.”)。 (海纳百川 www.hjclub.info)

不同的个人在性格、能力、情感和思维方式上的差异,主要是取决于先天的遗传因素,还是后天的社会环境?对这个问题的探讨,不仅限于心理学和社会科学范畴,同时也是不同政治理论必然涉及的课题。然而,任何形式的决定论,不管是遗传决定论还是环境决定论,都倾向过分强调机械因果律,将复杂的人类思想和行为简单化,以致完全否定自由意志、主体性、主观能动性,以及个人的权利和责任。换句话说,一切决定论的基本假设,就是自由、自主的人并不存在。 (海纳百川 www.hjclub.info)

法西斯主义和纳粹主义强调种族的优越性,以“血缘”作为民族主义和集体主义纲领的核心内容,当中其实就包含着遗传决定论的元素。三十年代纳粹德国大力发展优生学(eugenics)和遗传工程学(genetic engineering),基本假设就是这些科学必须为意识形态服务。二战结束后,遗传决定论亦随着纳粹主义的没落而被唾弃。知识界普遍认为,与遗传学相关的研究,大多都是以种族主义或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理念为基础,因而极有可能被右翼极端分子利用,作为侵害人权、侵略别国、甚至种族灭绝的借口。 (海纳百川 www.hjclub.info)

受左倾思想影响的知识分子们,普遍相信种族、性别和遗传等与生俱来的先天因素,对人类思想意识的作用和限制,远远不如后天环境般重要;因此,只要在经济、教育、日常生活、社会制度和政府政策等不同方面,作出适当的变革,就可以消灭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令社会变得更公平、合理和进步。可是,热衷于改造思想的左派知识分子们,大多都没意识到,采用社会工程学(social engineering)替代遗传工程学的改革方案,不过是从“遗传决定论”的一个极端走向“环境决定论”的另一个极端,同样可能造成意想不到的灾难性后果。 (海纳百川 www.hjclub.info)

在左派的观念中,人性本无善恶、好坏、优劣的区分,每个人都是“可塑之材”,只要改换社会环境,思想意识自然会伴随着新的经验而出现转变。这种想法起源自十七世纪英国哲学家洛克(John Locke)的“白板论”(tabula rasa)。洛克否定“天赋观念”(innate ideas)的说法,认为一切知识都是以经验为基础,并以此作为人人生而自由、平等的理据。后来洛克的思想成为了十八世纪启蒙运动的精神泉源;可是,当白板论被采纳为社会主义的教条,一些改革者便振振有词地进行各种违反人性的社会实验,包括以集体洗脑方式实行思想改造,彻底剥夺、扼杀个人自由和人权。 (海纳百川 www.hjclub.info)

左派知识分子的通病,就是坚信社会发展的内在规律,早已在他们掌握之中。他们通常考虑的唯一问题,就只是如何夺取权力,着手改变社会,将“放之四海皆准”的普遍真理付诸实践。一旦有机会掌握实权,他们便会按照心目中的理念,实行翻天覆地的社会改革。二十世纪人类历史的给我们的重大启示之一,就是制度必须与人性相符合,让不同的个人在发挥其天赋的同时,不会对他人构成伤害。事实证明,试图以激进手段改变人性,实现乌托邦的梦想,最后必定会以失败告终。 (海纳百川 www.hjclub.info)

今天,人们谈论左倾思想的祸害时,总会想到苏共、中共、赤柬或朝鲜等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政权,在过去实行的那些倒行逆施的政治运动。然而,却没多少人察觉,左派思想其实在美国同样根深蒂固,甚至早已渗透、蔓延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许多人以为左派在美国不成气候,因为美国崇尚自由、民主、人权和法治,在意识形态上与社会主义针锋相对,绝对不会容许左派有任何发展的空间。但事实上,尽管在美国没有以社会主义为纲领的强大政党组织,但是左派思想在学术、政治和社会运动等不同领域,都同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海纳百川 www.hjclub.info)

过去数十年来在美国学术界大行其道的行为主义(behaviorism),本身就是一种左倾的理论。行为主义的基础其实就是环境决定论和白板论,将一切复杂行为的原因归结于环境影响,并从科学角度否定主观意志对行为的作用。其创始人华生(J. B. Watson),在1924年出版的著作《行为主义》中扬言:“给我十数个健康的的婴儿,只要在符合我所要求的环境下抚育他们,不论他们的才智、嗜好、倾向、能力或禀性如何,我可以保证,必定能够把他们训练成为任何类型的专业人员,比如医生、律师、或商人,甚至乞丐或小偷。” (海纳百川 www.hjclub.info)

另一位行为主义学派的大师级人物斯金纳(B. F. Skinner),在其极具争议性的著作《超越自由与尊严》中,全盘否定一切与人性尊严相关的观念,认为主导行为的并不是个人的思想、价值、情感和意图,因为没有人能够以科学方法论证自由意志的存在。斯金纳认为自由、自主的人只是假象;不彻底扬弃与之相关的过时观念,只会窒碍科学发展。他又建议将提升社会生产力、促进整体人民幸福的重任,交托给从事行为科学研究的专家,因为只有这些深谙“行为改良”(behavior modification)原理的人,才真正拥有参与社会规划的资格。 (海纳百川 www.hjclub.info)

尽管行为主义在学术领域的影响力,已经大不如前,但是在公共政策的范畴方面,依然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毕竟站在从政者的立场上,控制群众的思想和行为,从来都是首要考虑。时至今日,不少公共政策仍然是以改造思想或操控行为作为主要目标。其中一个引起不少公众关注的例子,就是有报导指一些女性主义教育家和教育心理学家,将公立学校当作实验场,企图以各种“行为改良”的方法,令学校里的男生变得像女生一样温婉善良。 (海纳百川 www.hjclub.info)

女作家索莫斯(Christina Hoff Sommers)在其著作《对抗男孩的战争》中,揭露一些公立学校如何以各种各样的手段,压制男生的正常行为,并把数百万正常的男生,当作过度活跃症患者一样看待,企图在精神上将他们“阉割”。索莫斯指出,那些执掌教育政策的官员毫不讳言,宣称要从根本上改造男生的思想和行为,让他们变成像女生一样。但是,这些教育家们并没有考虑采用道德教育的传统办法,循循善诱地教导男生如何自我克制粗暴行为,反而从白板论和环境决定论的左派思维出发,否定两性之间自然存在的差异,一古脑儿地将社会改革实验进行到底。 (海纳百川 www.hjclub.info)

也许有人会质疑,上面提到的不过是个别事例,不能作为左派思想在美国渗透的左证。但众所周知,现今布什政府的许多重要决策,其实都是由内阁中占主导地位的新保守派制定。而这些新保守派分子在关键问题上的立场,都明显地与左派思维如出一辙。举例说,他们自信有能力实现“政权更迭”和“国家重建”的目标,主张对伊拉克发动侵略战争,认为只要推翻萨达姆政权,就可以在这个中东国家建立美式民主,对种族、文化、以及传统上的差异,仿佛完全视若无睹。把美式民主视为历史发展的终极目标、把他国人民视作可以被任意洗脑的白板、不惜以一切手段将改革方案强加于人,试问哪样不是左派幼稚病的病征? (海纳百川 www.hjclub.info)

谁说左派思想在美国没有市场?



网站首页 | 论坛规则 | 董事会章程 | 法庭规则 | 接受捐款 | 版主信箱
Copyright © 2004-2010, HJclub, Inc